4/06/2014

初回

  車子在清晨抵達沙漠,夜色未盡,天涼,見著四哥與他外甥已在那兒等著幫我們扛行李,當下確實有著:「啊,有家人真好!」的感嘆,呵呵!
  回到熟悉之地,雖只隔了短短一個月,卻已覺察好些事不再相同:教我編織的二姊在離婚十二年後,忽地嫁了出去!剛進入四月,氣溫已然升高,頗有夏的氣息,連帶也影響我對沙漠的感觸──撒哈拉依舊絕美,然而這兒的生活絕對可以是極度殘酷的.
  下午,前往小城辦事,遇著一位暗啞裁縫師,終究,我仍拿了一塊撒哈拉手染布請他為我做件衣服,與其說是我需要新衣,不如說是想給他一點工作做,也想實驗性地看看撒哈拉特殊材質在當地手工之下,將可變化出什麼樣的樣貌.這看似不經意發生的遊戲與嘗試,在我的定位裡,無不是試圖為沙漠夢想計畫尋找最多元的可能性發展.
  巧的是,就在我回來當天,這兒正舉辦著一場傳統音樂會,我們前往觀賞,不到幾分鐘,我便只想離去.沙丘因來聽音樂的人而佈滿空啤酒罐,我想起 M 提醒我的:想清楚每個行動的背後,真正目的是什麼?我希望沙漠未來變成什麼樣子?如何在一場行動中,讓人與土地取得更深的連結?
  若從這個角度來看,每個行動與計畫似乎都有了更清楚多元的思考點與作為.
  天漸熱,我打算近日前往西撒哈拉一趟,那遠比這兒都更撒哈拉也更荒蕪危險之地.
  沙漠給我不可思議的靜定力量,不久前還能輕易引起我反感厭惡的訊息,此時反應竟只是莞爾一笑,輕輕放下不重要的人事物,將時間與生命用在最能讓我滿心喜悅地向前開創的地方!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