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23/2014

小小貓上沙丘

  傍晚,我們到沙丘上散步,順道帶Simon 出來見見世面,即便Simon本貓意願並不強.
  
  
  
  

  他是真的很不開心被強硬帶來這個陌生之地,一張小臉臭嘟嘟地!
 
  
  

  
  每天清晨,我都會一個人上沙丘,聽【金剛經】,或埃及傳統音樂,或撒哈拉音樂,或我的靈魂之歌:蘇菲音樂,但我不曾真的跳舞,因為音樂訴說的,遠比身體(舞蹈)自由靈動且豐富直接.
  在音樂與沙漠中,我看見一份朗朗的愛,神對世人的愛,無始無終.年輕時,我不解,若神真愛世人,世間何以諸多苦難不堪與無能為力?我曾憤怒地對祂說:我希望有一天我能理解在活著的痛楚無奈中,祢的愛,究竟於何處藏身?
  歷經人生諸等轉折,那答案,那照見,終於來到我心中,而心一旦看見了,便再也無法視若無睹.世間一切無不是神的愛,若人能放下分別心,一個經驗並不比另一個經驗價值更高或更美好,便愈能領會神的愛,明白所有發生在更高層次都是有意義的.
  離開沙丘,走入人的聚落前,我趴伏在沙丘上祈禱:「撒哈拉我的母親哪,請讓我將自己準備好,得以如實完成所有我該做的,我願學習臣服、交託與信任,我願學習讓自己的意志臣服在神的意志之下,我願小我消融,讓自己成為全然的管道.」
  舞蹈是一場祈禱,時時刻刻於日常生活這聖殿裡進行著.這是我放下舞蹈,走入沙漠前,舞蹈所教會我的事.帶著這份知曉領悟,之於我,生命本身即是一場舞,隨著變化詭譎的生命之歌,即興著.
  正於沙漠面對極為本質艱澀的生命難題,我無法說的!卻竟也讓我更深刻感知天地的愛與生命本然俱足的歡喜,在每回轉身離去,孑然一身的悲痛中,靈魂最底總照見更為巨大豐沛的愛,那無關乎陪伴或占有,就只是明白,所以自由.若隻身讓人寒冷,不過是小我作祟,尚無法領受更大自由.
  偶感節……,偶整個層次又再更進化了些.這人生哪…….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