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12/2014

地基漸立

  打地基的速度遠比我想像中要快得許多!一大早,三位工人便來上班,直忙到傍晚六點多,工作告一段落,收拾好工具才離去.
  就像幾十年前正試圖脫離農業社會的台灣一般,此時沙漠的人若有點錢,總寧願放棄傳統土坊建築法,選擇以水泥磚塊與鐵條來蓋屋,然而為了保有沙漠傳統建築特色減低成本、減少地球資源消耗並尋求最接近「綠建築」的作法,我堅持採用傳統土坊建築,貝都因男人一開始並不認同,經過數度溝通,我秀了好些網路上找到的照片與綠建築影音報導,讓他明白我如此堅持的原因何在,慢慢地,我們終於有了共識,也才正式動工.
  雖說這回建屋以傳統土坊築法為主,然而為了讓房子整體更牢靠耐雨,在地基的部分,仍採用石塊水泥與鐵條作為建材,其餘則是土坊.
  在網上找著綠建築資料時,曾有一位建築師說,將建物頂層綠化,作為類似空中花園之用,便能「跟大地借多少綠地,便還多少綠地」.這回房子不過蓋了兩天,我便覺上述理論不過是個夢想,畢竟即使再怎地使用自然建材,甚至綠化屋頂,都無法否認人類建築本身對土地的破壞並對當地生態造成難以復原的影響,差別只是在於程度而已.若建築已是必要之惡,那麼人類只能盡量減少破壞程度,並將向自然借來的資源做最大程度的善用,如此爾爾.
  
  

  

  Simon 昨兒個還熱情開心地吃了不少雞肉,今天除了免強吞了點乳酪,便啥都不肯吃了.昨晚,他窩在我枕邊睡覺,半夜還爬進棉被,窩在我肩頭睡著,早上我醒來,發現他躺在我背彎裡睡著,可整個感覺都不對勁,只覺他生命力極度微弱.
  這方圓數百里,連個動物醫生都無,我雖可想辦法幫他灌食,但我不想用這樣殘暴的方式對待他如此嬴弱瘦小的身軀.小枝枝臨終前讓我明白的事情之一便是所有生命都會自己選擇離開的時間地點與方式,我只想好好陪著Simon,直到最後.
  一整天,除了陽光,他什麼都不要.這兩天相處,我知道他跑出房門外,都有辦法「找到回家的路」,即便知道他幾乎已臨終,仍不干涉他行動.近中午,他走出房門,不見蹤影,我在一棵木頭下發現他,他將自己小小身軀往裏頭塞,吃力地呼吸著,我不驚擾他,就只是關注,陪著.其中一兩次,他甚至曾經抬頭看看工人建築進度,隨即又鑽進木頭裡,繼續睡著.
  說也神奇,在陽光土地枯木與風的撫慰下,到了傍晚,他精神竟較上午好些,進了房間,他仍窩在我枕邊,卻只是睡著,啥都不肯吃了.我不知他能否活過今晚?但我跟他心裡都很平靜,世間一場,不過就個過程吧!若他選擇離開,我也只當他體驗夠了以貓之身在沙漠的生活,前往更好的地方.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