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30/2014

週日在十方禪林

  若非一回台灣幾小時內,我便與RebecaLindy敲定這場在十方禪寺的藝文活動,我今天應也在凱道上!在我媽以撒哈拉手染布縫製成的舞衣底下,我一身黑衣褲,或許也是參與330活動的方式之一吧,呵呵!
Rebeca主持下,活動順利完滿地進行著,而我不僅因此而有了認識其他藝術家的珍貴機會,也為沙漠夢想計劃轉入更多資源,甚至還在佛壇前跳舞,一切無不是殊勝因緣,讓我很感恩!
  


  從沙漠到禪寺,跟著我四處展演的布駱駝。
  



  身為西螺人,特地帶來送給藝術家朋友們的伴手禮自然是西螺名產:遵照古法,純黑豆釀造的頂級醬油。
  



  與禪寺品茗活動相得益彰的撒哈拉遊牧民族女性手染布。
  
  


  當我決定將游牧民族女性手染布自撒哈拉扛回來,怎也料想不到這些女性手作藝術品能以如此雅致喜悅的方式,在這等寧靜美好之地,進行首度公開展示。
真的很感恩!
  



  從沙漠部落帶回來的摩洛哥老舊香爐,原本在旅中折損,可Rebeca請朋友三兩下就修好了,第一次在台灣使用,便是在佛祖前,真是殊勝因緣!
  



  演出前的排練,跳即興兼暖身。
  



  我深深相信每塊撒哈拉手染布無不是出自遊牧民族女性之手的藝術品,有著靈魂與生命,自是召喚來相呼應的人兒來帶她回家。在手染布與沙漠島嶼間的流動中,同樣是一場手染布與其夥伴間的相遇與重逢!
當她一披上這塊布,我就知道這是她的!好美……。
  



  撒哈拉手染布依隨身形與姿態,於背面流動出不同紋路!是故每條作品都是活的,是有生命的呀!在女性身上,各自訴說女人們與身體與生命的故事。我好愛每一條手染布,每逢看見愛她、懂她的夥伴前來帶她回家,我心裡真只一股強烈喜悅與欣慰,真覺千里迢迢把布從沙漠深處扛回來,好值得!
  



  一位對服飾、布料極有研究的朋友說:「這些撒哈拉手染布本身在染的時候,已經是一種立體剪裁!」爾後,我愈看這些布,愈覺她的話真是有道理!
這位女子身上這塊手染布是完整作品,裁不得!可就這樣披在她身上,不同角度各自變幻出豐富層次與樣貌,創造出絕美的女性藝術品,在女子身上!
  



  離去前,女子披著屬於她的撒哈拉手染布,歡喜地在佛前翩翩起舞,蝶兒一般地。
在這當下正發生著的,在沙漠島嶼間流動著的,是那樣單純美好,來自生命本然俱足的寧靜喜悅,當妳朝生命朗朗開放,往內走,自是回歸源頭……。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