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22/2014

種下的每棵樹苗都是一場祈禱

  昨天忙了一整天,仍只將三十棵棕櫚樹苗給種了一半!今天大夥兒繼續努力!
  來幫忙的朋友將樹苗像嬰孩又像寶貝一樣地抱起,直直抱到挖好的樹洞裡,每棵樹苗的根部皆肥碩飽滿,種下之後,只露出上頭的綠葉枝幹,看起來不大,但這樹苗肯定很重,真是辛苦所有前來種樹的人們了!
  



  植樹工作並非在樹苗種下後,便大功告成,隔天還得趁著泥土軟化時,重新整理出更適合棕櫚樹苗生長的樣子,並細心地用厚紙包住樹枝樹幹,好抵擋沙漠狂風侵襲!
  呵,確實啊,蒙受人類細心照料的植物確實長得更佳,也將以樹蔭果實回報之!
  
  
  

  今天四哥上午特地抽空來幫忙,這輩子從來沒這麼高興看到他!在他鼎力協助下,植樹工作進度更為迅速,卻也讓他累得數度停下來仔細瞧瞧近乎因鋤地而受傷的手掌!
  我謝謝他幫忙大家種樹,他則謝謝我為這塊荒蕪的麥田帶來棕櫚樹與復耕的可能.
  
  
  

  大夥兒頂著烈日酷曬,辛勤地在堅硬乾枯大地上,種下一棵棵綠化沙漠的新希望!
  那是一份努力,與很深很真的愛!對土地與人,自然單純的愛,以及對生命及希望永不放棄的力量!
  
  


  棕櫚樹苗種植初期,需要大量的水來灌溉,我們今天又叫了一水車的水,竟然差點不夠用!三十株的棕櫚樹苗,竟然至少得兩大水車的水才免強足以灌溉!
  然而幸好有水車幫忙載水,否則這麼多株樹苗需要灌溉,若只能仰賴人力與水井,只怕累癱所有人!
  
  


  然而當水車裡的水沒了,我們只能到儲水區,將水裝到水桶裡,來來回回地一桶桶灌溉.
  烈日下,種樹者在心力體力與精力上的付出確實極大!
  
  
  

  沙漠生命對水極為敏感,瞧,正當我們還在田裡忙著,鳥兒便已聞到樹苗與
水的味道,聞香而來,前來拜訪我們的棕櫚樹呢!看著鳥兒們在樹苗間來回盤旋飛翔,或停在樹根旁,與棕櫚樹苗分享一丁點水源解解渴,不自覺地滿心歡喜了起來!
  
  
  


  在我們忙著種樹的工作期間,數隻這種鳥兒不斷造訪,來回盤旋歌唱,荒蕪的麥田竟因棕櫚樹苗在此種下而熱鬧了起來!
  
  
  


  說時遲,那時快!一位前來田裡工作的鄰人見我們這兒正忙著種樹,特地跑過來關心,聊著聊著,得知我願意以【守護小王子的撒哈拉】集資計畫募得的款項來支付鑿井所需,熱情開心地幫忙尋找水源!只見他拿了尚帶水且分叉的樹枝,在田裡來回走著,當樹枝開始向上昂起,便表示該地含藏水源!
  呵!這尋找水源的傳統做法真的好神奇!據說當地遊牧民族都是這樣找水的,但不是每個人都有辦法這樣找水,仍與個人敏銳度有關,老先生與貝都因男人用這樹枝在同個地方找到水源,然而我與其他人試了試,樹枝可是一動也不動啊!
  好消息是老爹田裡好幾處都有水源,一旦鑿井,不僅大夥兒贊助的棕櫚樹苗有水喝,也可提供給附近鄰人做灌溉用水!
  
  

  
  老先生其實是騎著腳踏車,載著水桶,要到遠處水井取水,好回去灌溉他的棕櫚樹的,雖然他被視為「找水達人」,但他無力鑿井,一遇乾旱,大湖乾枯,他也只得靠著體力勞力,往遠方取水啊!
  臨走時,他還熱情開心地跟我揮手道別!
  
  
  

  瞧老先生如何騎著腳踏車在崎嶇不平的田裡來回載水,在沙漠務農種田真的好辛苦!
  俗話說:「有土斯有財.」可在這地方,有土地還不夠,更得想辦法找到水源!於是乎在這裡不管想做點什麼,都得先有口井!
  
  
  


  這兒絕大多數農民無力鑿井,灌溉時,只能一桶桶地自遠方鄰人水井處取水,真的好辛苦!但他們不曾放棄自己的農田,不放棄希望!只要棕櫚樹還在,生命的希望就在!
  
  
  


  整整忙了兩天,傍晚時,可終於把三十棵棕櫚樹苗如數種下!夕陽金黃光芒映照沙丘與棕櫚樹,讓人心裡一陣歡喜感動!我願意相信是撒哈拉認可了我在這兩個月的努力不懈與對她誠摯無悔的愛,讓我在這趟旅程結束前,有了個為土地與人真實做事的機會!謝謝撒哈拉我的母親接受了我,更謝謝【守護小王子的撒哈拉】集資計畫每一位贊助者,讓這一切有機會被創造!
  感謝所有!
  
  
  

  啊諾……,我知道大家很關心我的近況等等的,還很想看到我跟貝都因男人的合照之類的,為了慶祝種樹成功順利,就來點不一樣的吧!這張照片是從影片擷取下來的,我正在拍他幫棕櫚樹苗穿衣服,好抵擋沙漠風暴侵襲,由於樹苗較大,他竟叫我過去幫忙,便也就難得地錄下這樣的影像.
  瞧,我身上還穿著Lindy媽媽親手做的愛心紅毛衣呢,呵呵!為沙漠種樹真的很不容易,我從發想集資,再到種樹過程的鋤地、灌溉澆水,甚至是為樹苗穿衣服,無一不實際參與,真的是奮鬥不懈,誠意十足啊!
  開心地種樹回來,在信箱收到了文山社大這學期因報名人數不足而無法順利開課,在短暫的金錢焦慮之後,我竟詭異地想,我的人生轉折都好快喔!兩三個月前,以為自己這趟是短暫出國,怎知出國前竟不得不搬回西螺,連在台北的落腳處也沒了,回來還得重新找房子!兩個月行程結束,我無意間與眾人為沙漠種了樹,當天得知連文山社大這個曾讓我每周不得不回台北一趟的牽絆都解除,那我還有啥理由非留在台北不可呢?那還需要在台北找房子嗎我?
  我仍天真樂觀地相信這是一場來自於神的祝福!在這趟旅程即將結束,我慢慢找到與當地人合作好為土地與人做事的可能性之後,先前僅存的牽絆」就這樣又斷了些,當我不聚焦於金錢焦慮,只覺自己的生命好開闊、好自由,充滿無限可能!我勇敢開心地相信,這是神聽到我的聲音與祈求,為我安排更好的路途與方式,好讓我早日回到朝思暮想的沙漠定居並創造!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