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21/2014

在撒哈拉種下綠的希望

  在本人忽然領悟:為撒哈拉種樹的夢想真的一點都不難實現!並迅速在臉書號召有志者一起為沙漠種樹之下,這回行動共為撒哈拉種下三十棵樹,並將由【守護小王子的撒哈拉】計畫撥款,支援後續鑿井工作,讓來自眾人善意的棕櫚樹苗能與當地農民一同守護沙漠綠的希望!
  今天上午,棕櫚樹苗如期抵達,並幫忙運送至麥田,清點並支付樹苗款項後,老爹(貝都因男人的父親)貝都因男人我與一位前來協助的遊牧民族便這樣一同在田裡忙了起來.我本來只負責拍照錄影與紀錄,但植樹工作遠比想像中吃力,我實在不忍讓他們三個在艷陽下忙得焦頭爛額,熱血地拿起鋤頭,幫忙挖洞!這一動手,發現大地極度堅硬乾枯,鋤頭宛若落在石頭上,卻只換來漫漫塵埃!不一會兒,我的手隨即起了水泡,只得回到攝影拍照的崗位,見清癯瘦小的老爹一鋤鋤地挖出足以種下棕櫚樹的洞,好是佩服!
  
  

  植樹的洞挖好後,老爹像是抱著心愛寶貝一般地將樹苗放入洞中,抖抖樹苗,好讓上頭塵埃落下,再一鋤鋤地將土壤埋在樹根上.
  我雖不是專家,卻也感覺得出來樹販因與這一家子熟識,挑了極佳的樹苗給我們,每一株不管大小,皆生命力盎然!據說其中幾棵可以產品質極佳味道即為甘美的椰棗,呵,過不久,歡迎大夥兒來品嚐椰棗!
  
  

  植樹工程極為艱鉅浩大,外加三十棵樹苗的澆水灌溉,幫忙挖了幾個洞便已全身筋骨痠痛的我,簡直不敢想像就這麼一丁點人力,究竟要忙到何時?!幸好貝都因男人靈機一動,提議直接請水車載水來灌溉,畢竟棕櫚樹苗種植初期是絕對缺水不得的呀!若僅是倚靠鄰家井水,不僅費時費力,且人力澆灌無法確保樹苗與土壤可以喝足水.
  幾個小時後,我竟親眼看著一輛水車就這樣昂然開進麥田,專程來灌溉來自台灣善意的棕櫚樹,當下還真有點熱淚盈眶!
  呵,【守護小王子的撒哈拉】計畫執行者,蔡阿任我本人,確確實實很努力、很認真也很用力地在守護著沙漠與眾人的樹苗呀!這點誠意與決心絕對是有的!
  
  

  水車先生一到,解下盤在水車上的水管,手腳俐落地幫忙灌溉已經種下的棕櫚樹苗,大大節省人力與時間!也讓我大大鬆了一口氣!
  當下我真有好深的感觸:自然是當地人最理解當地狀況需求與解決辦法,若能與當地人一同在當地為土地與人做事,才能以最迅速有效的方式,一一完成工作!
  
  


  剛植下的棕櫚樹,需要的水遠比我想像中要來得多上許多!
  他們說,沙漠土壤十分乾燥,且棕櫚樹苗的樹根紮得很深,必須讓樹苗根部周圍的土壤夠潮濕,所以才會需要這麼大量的灌溉水.樹苗在種植初期,每隔四天就得灌溉一次,否則不易在這麼艱困的環境中存活,但若能撐過幾個月,再來就不需要這麼費力地灌溉,也能好好生長,甚至提供人類與動物們樹蔭及椰棗了!
  
  

  由於我們尚未將樹苗種完,水車便已抵達,我們不好耽誤水車先生時間,貝都因男人與他朋友迅速在溝渠挖出個凹槽,底層放上塑膠布,便成水槽.
  呵!務農真的很不容易,需要體力腦力與隨機應變的能力!
  
  

  豔陽下,水車旁,彎腰低頭,一鋤鋤鬆軟堅硬乾枯大地,埋下來自台灣善心善意的棕櫚樹苗,為沙漠種下綠的希望!
  

  

  對於棕櫚樹寶寶,我們可一點都不敢怠慢!水盡量讓他喝得飽飽的,好讓他平安長大!
  今天我也學到如何種植棕櫚樹,真的好開心!只覺自己跟棕櫚樹寶寶一起被種在這裡,要一起長大,共同守護沙漠生命!
  


  
  人力有限,今天無法將三十棵棕櫚樹給全部種完,決定明天再續!
  收工後,老爹自然地斜躺在剛種下的樹苗旁歇息,彷彿樹兒早已長大,提供著綠蔭與椰棗似的!
  我說……,老爹啊!這三十株棕櫚樹就交給您照顧了,相信在不久的將來,今天我們一同植下的每棵樹所能提供給這世界的,絕對不只樹蔭與椰棗而已!棕櫚樹加油!綠化沙漠的希望加油!
  
  
  前來幫忙種樹的遊牧民族離去時,我給了他還算不錯的工資!今天他工作好認真,幾乎是片刻不得閒地又是種樹又是準備水槽的,真的好辛苦!
  貝都因男人說他是遺腹子,一生經歷許多坎坷孤獨事,赤貧至今,卻得一人撐起全家生計.我想起那晚他與貝都因男人在營火邊,吟唱著傳統曲調邊流淚的場景,我雖未必能體會他們緬懷遙想過往在沙漠過著游牧生活的心,卻也慢慢懂得為什麼他的歌聲能輕易觸動貝都因男人的心,明白當自己完全不是該文化下出身,對遊牧民族生活、傳統與文化所知甚少,更須時時提醒自己的無知,學習謙卑.
  

    
  

  收工後,貝都因男人打手機,請四哥騎摩托車來接老爹回家.白天有其他工作,無法前來幫忙種樹的四哥一到,立刻舀水,一棵棵灌溉著所有棕櫚樹苗!
  呵!把棕櫚樹交給這樣的人照顧,我真的很放心!
  
  

  我見識過他們家男人獨自在沙漠荒野生活的能力與招攬觀光客的功力,甚至是烹飪賣雜貨與修車的能耐,此時再加上種田務農的經驗與累積,哇,看來還真得學會十八般武藝,才能在沙漠生存呢!
  
  


  我很喜歡放在他三哥店舖裡的一把游牧民族傳統鎖,據說是他們家族以前使用的舊物,此時拿來賣錢,老爹知道我很喜歡這把鎖,便說要送我!還怕我不知道怎麼用,現場示範一番!
  貝都因男人說,老爹向來對務農及植物最感興趣!當我說我要集資,在老爹荒廢的麥田裡為沙漠種植棕櫚樹苗,就好像呼應了老爹內心長年來的渴望一樣!
  呵!我要貝都因男人跟老爹說,以後當他看到田裡的棕櫚樹,就要想到我,然後一定要祈求真主阿拉讓我可以早日回撒哈拉為土地與人工作!
  
  

  每一株在撒哈拉種下的棕櫚樹都是一份希望與最真摯的祈禱!
  我不知這把傳統鎖可以鎖住什麼?但我願將自己的生命貢獻在這塊讓我摯愛極深的土地,願我能盡早回這兒生活與工作!
  忙了一整天,幾乎曬傷,手也起了水泡,全身痠痛!但真的好開心!一整天學到許多!深深感謝撒哈拉讓我在離去前,有機會很真實地為祂做些什麼!更感謝所有【守護小王子的撒哈拉】計畫贊助者,讓這一切得以被成就!感謝所有!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