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16/2014

荒蕪麥田變實驗農場的構想

  下午特地去荒蕪的小麥田看老人種樹,讓自己在想法上又更向前推進一步!
  那塊麥田之於我並不陌生,早在兩年多前,在沙漠的人文自然探索旅程便已讓我行走至此,小麥田灌溉水源主要來自鄰近大湖,然而沙漠旱化大雨不來湖泊消失,麥田已荒蕪數年,農民生活吃緊.
  今天現場自然不可能出現萬人種樹」的熱鬧壯觀場面,哈哈!只見幾棵法國人捐贈的棕櫚樹幼苗稚嫩地躺在田埂邊,早直不起腰的老人們拿著鋤頭,奮力地在乾枯堅硬的大地上鑿洞,再推著載滿水桶的人力車到遠處汲水,澆灌大地後,才能將棕櫚樹幼苗種下.
  一問之下,才知在麥田邊種植棕櫚樹的構想並非來自法國人,而是當地農民眼見沙漠旱情不解,麥田愈形枯槁乾燥,便著手種植棕櫚樹,好保護麥田,甚至希望將荒廢大地轉化成有著棕櫚樹庇蔭的良田.
  貝都因男人帶我到鄰近一處早他人幾年已開始著手種植棕櫚樹的人家,每棵棕櫚樹都還小小矮矮的,但確實較他處多些綠意呀!這田就靠井水灌溉,可仔細一瞧,植物邊的土地上不時出現白色鹽粒,我好奇一嚐,井水果然是鹹的!
  我問:法國人為什麼會想送這裡的農民棕櫚樹呢?
  他說,在地有個法國人與摩洛哥人合作的民間組織,是這個駐地組織知道農民需求,轉而向法國方面請求資金協助.
  看著幾個老人在極度堅硬乾枯的大地上掘土,只覺老人對自己故鄉情感濃重,無論如何都不願放棄在這裡再造綠意的想望.而事實上,唯有當地人最知當地需求與該如何走啊!之為一個外來者,唯有埋鍋造飯地在當地生根,才有可能真的為土地與人做些什麼事,我一直這樣深深相信著.要讓綠意重回沙漠讓生命留在沙漠,甚至與當地人一同合作,這遠不如想像中困難,因這裡的人深愛著故鄉,且他們早已有一套適應當地自然環境的傳統農耕方式,此時確實因乾旱災情嚴重且缺乏資金,只能讓良田日復一日地荒蕪.
  我腦中突然閃過一個構想:貝都因男人他爸爸在這兒同樣有塊荒蕪的麥田,且遠比一般遊牧民族都熱愛農耕,對沙漠原生植物生態與各種療效瞭如指掌,喜愛種植作物的他,想辦法在家裡種些植物,就只因看到綠綠的,就很開心!」而他一直很想復耕,讓綠意重回小麥田,無奈農作是場不賺錢的生意,他根本無力投資.我構思有無可能與他父親合作,讓他的小麥田成為「實驗農場」,除了讓他可以再度一展對綠洲農耕的長才,也讓樸門自然農法的一些新作為走入傳統綠洲農業裡.我相信若這「實驗農場」成功了,在乾枯荒蕪大地再造綠意,一定可以帶來意想不到的良善影響!
  啊唔歌,這資金哪裡來?
  真是大哉問啊!呵呵呵…….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