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14/2014

情人節的啟示

  愈是在這兒待著,對沙漠的理解與愛愈深,隨著返台之日逐漸逼近,我只看見自己想在這裡做的事,卻不確定這就是可以「讓沙漠需要我」的方式,心裡愈來愈焦慮!夜宿人煙罕見的沙丘深處那幾天,夢裡全想著這事,天亮醒來,腦中第一個念頭仍是:我到底該怎麼做,才能留在這裡且還能開心喜悅地為土地與人做事?
  從沙丘深處回來,歷經數日近乎爆肝的影音剪接工作,昨日再度出發回沙丘深處,不過期望得到個「天啟」吧,希望心與思緒都能更清明地知道我可以如何在這裡「起步」.
  或許是撒哈拉聽見我內心深處極度真誠炙熱的聲音,昨晚撿柴升火,準備燉煮晚餐時,貝都因男人突然說:「我爸爸今天去我上次帶妳去的小麥田那裏,有個法國組織免費送了一些棕櫚樹,給農民種在自己的田邊.」
  我幾乎跳起來,問:「你為什麼不早說?這就是我需要知道的訊息!」
  他狐疑地看著我,說:「我不知道這件事情有啥重要的?不過今天應該只是發放樹苗,明後天才要種樹.」
  我馬上要他爬到沙丘高處,打手機回家問啥時種樹?呵,我真的很幸運!發放樹苗隔天恰巧是星期五,伊斯蘭教徒不太工作的,要把時間用在沐浴淨身與祈禱,種樹時間延到周六!也因此,我們在沙丘深處短短過了一夜,清晨立刻回部落!
  早在兩年多前,我就認為種樹是最能讓生命留在沙漠的方式之一,然而種樹並不是那樣簡單的一件事,除了資金技術人工樹種與種樹地點等項目,棕櫚樹種了之後,同樣需要人的照顧,才可能存活.此外,土地問題在沙漠與邊界尤其敏感,若有人開始在沙漠種樹,很可能被地方政府視為這是要據地為王的舉動.考慮上述現實因素,雖然有數位朋友早說若我真回沙漠種樹,他們願意贊助,我仍將種樹計畫列入審慎考慮項目,而非確切執行方案.
  昨日,我一聽有法國組織免費發放棕櫚樹苗給當地農民種植在田邊,竟有當頭棒喝之感!呵,我怎麼這麼笨哪?如此一來,農民一定會好好照顧樹苗,提高棕櫚樹存活率;二來,農民同樣需要棕櫚樹來保護田裡作物,免受豔陽烤焦;三者,棕櫚樹是極重要的經濟作物,不僅生命力強悍,為人動物與作物提供樹蔭,亦能生產椰棗,堪稱沙漠生命最後一道防線!這作法不正是同時為土地與人做事了嗎?我相信若我回台灣號召,一定會有很多人跟我一樣,願意一同為沙漠種樹的!
  今天是二月十四日情人節,我好高興得知這個新消息與新做法!這真的是上天賜給我最美的情人節禮物之一了!明天我就要去實地拍攝小麥田的種樹狀況,無論如何,我都得知一個可以讓世人一同為土地與人做事的作法,我真的好開心唷!呵呵!
  我的2014年有了最美麗的開始,先是不預期地與五位來自台灣的團員在撒哈拉懷裡過生日,接著是在情人節得到極為重要的啟示!我相信這是撒哈拉對我的真誠與努力的肯定,感謝所有!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