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5/2014

準備再出發

  神是非常善待我的,即使我只是坐在那兒發呆,祂都捎來我可以在撒哈拉學習的知識.吃早餐時,我眼尖地看見貝都因男人的爸爸正在一旁忙著,立馬衝過去「熱情關切」!呵,果然如我所料,他正在整理乾燥後的草藥!這些植物是他老人家平時走踏沙漠各處採集而來,乾燥過後,以手工製成粉狀,以做藥物或泡茶用.我好奇地聞了一下,不得不說他手上的乾燥植物帶著一種清甜的辛香!據說這是過往遊牧民族用來治療腹痛甚至寄生蟲的藥物!
  我開心而認真地跟貝都因男人說,待團員回去,我想跟他爸爸學習游牧民族傳統草藥知識,我想大略知道每種植物的功效與用法,甚至是生長的地方及採集的季節,而他爸爸也很訝異開心地答應了!
  不曉得這是不是第一次有人主動想跟他學習植物相關知識,他還開心地拿了一小袋,要給我泡茶喝!
  



  還在台灣時,貝都因男人曾經託朋友帶了一包沙漠野生植物做成的茶給我,我也曾泡給幾位來上家教課的同學喝,大夥兒接受度頗高,都說味道接近花草茶,有一股清香.
  這樣的一包沙漠野生植物茶,是貝都因男人年邁的父親走踏各處,一一採集而來,爾後親自整理曬乾,以手工研磨而成,這當中不只是撒哈拉的給予,更是遊牧民族傳統知識的濃縮.
  所以一包可以賣多少?!





  
  近中午,貝都因男人的姊姊突然叫我,我過去一看,發現她正將不穿的舊毛衣的毛線一條條拉出來,整理成毛線球,再做利用,編織成毯子或袋子等日常必需品.
  過往在沙漠,游牧民族日常必需品皆須自行製作,這個家族雖已脫離游牧狀態,但依然保存傳統,手作勞動相當常見.藉由觀察這一家,讓我愈來愈清楚在游牧狀態,人如何在沙漠向沙漠求生,又是如何善用物資地滿足基本維生需求.在那個「取自自然,物盡其用」的年代,萬物無不是天地的禮物,每個物件皆有多重意義與價值,無所謂「垃圾」.
  這幾天,我不斷想著,或許這才是我所得到的「沙漠的教誨」吧,我正尋找的「關鍵字」或許與這有關,可以由沙漠向外流通甚至是「販售」出去的,不盡然是物品或物質性資源,卻可以是一種「觀念」與「價值」,讓人重整自己與自然及物質的關係.
  
  傍晚,我將跟貝都因男人搭夜車,前往Rabat,迎接即將抵達的團員.老實說,我個人是還算蠻緊張的啦,哈哈!畢竟這是我第一次帶團啊,實在難以預料到時候會怎樣,甚至難以想像自己之前計畫的旅程執行起來時,是否真能如當初想像中那樣美好,哈哈!
  只希望接下來整整十四天的旅程,能順利愉快地進行,讓團員快快樂樂出門,平平安安回家,且每個人都在旅程中得到自己真心想要的!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