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8/2014

追行李

  不同的學習功課從團員一下飛機那刻開始,在慶幸團員順利出關後,卻因其中三位行李芳蹤不明,只得勤跑機場追行李,因著種種不在掌控內的因素,經過討論,整團只得兵分兩路,其中四位團員先與貝都因男人繼續原先預定行程,前往Fez,我則與Lindy留在Rabat,為行李奮鬥!
  Fez古城非常觀光化,有時商販頗具攻擊性,加上貝都因男人還有很多事情需要學習,我很不放心讓團員就這樣離去,但也只能順著流走,學著交託,一再跟貝都因男人詳細交代該注意的事項,佳仙還安慰我:大家都是成人了,不會有事的.
  與團員從旅館走向車站途中,經過議會,站著一整排警察,我心想,待會兒應該是有示威抗議吧!待團員上了火車,我與Lindy準備再搭計程車回機場問行李的事情,一走出車站,不過廿分鐘,街上景緻已然不同,被警察團團圍住的示威人士在街頭高聲歡唱,整個局勢劍拔奴張!我不經思考地站上階梯拍照,Lindy開玩笑地說,她可不想行李丟了,還因為拍照而被關進牢裡!我自然回想起先前在這兒參與的示威抗議活動,在心裡問著:當一個外來者觀光客來到某地,究竟可以看見什麼跟想看見什麼?
  



  為了追團員遺失的行李,我突然跟機場很熟!我真的很希望能把行李全部變回來!然而在機場到處詢問的感受,就像在到處碰壁中,試圖尋找一個隱微缺口與可能性的突破.一再交涉與堅持中,我慢慢摸清海關裡的運作狀態,發現這兒跟法國是很像的:同樣都很「人治」,不同的官員,給妳不同答案,A說可以,但B偏偏要把妳擋在外頭!時間就在整體規則不明且不知會遇到誰以及聽到啥答案的狀況下,一點一滴流逝,在小小機場的幾個單位中,來來回回不知走了多少次,更多的是在未知中等待,等著不知啥時會來的答案…….
  最後最後,三件行李追回一件,幸運地遇到善良的辦事人員,奇蹟般地要到了行李失竊證明,確知不管行李是否抵達機場,絕對不會有人主動通知,而且完全沒有將行李寄到我們要求目的地的服務!
  與走出機場時,夜幕已落,好美的天!我嘴角抽蓄地想著:從昨天下午到現在,日子過得好充實!完全無法想像也才過了廿幾個小時而已!老天爺對我真好,一開始就讓我遇到這樣的狀況,讓我慢慢為未來可能發生的事情做好萬全準備!


  


  上午吃完簡單早餐,我與貝都因男人前往機場找遺失的行李,接著趕回城裡送團員坐火車,之後再與Lindy回機場確認行李是否已經抵達,再回到城裡,我才終於有時間吃今天第一餐.
  Lindy貼心豁達地說:「行李遺失不是妳的錯,妳已經盡力做妳該做的事情了,問題出在法航.反正行李我們都盡力了,那就先這樣,妳肚子餓,我們先去好好吃一餐!」
  我哀怨地說:「我好累!那我要吃肉!然後我就帶她去吃我想吃的清蒸羊頭嘴邊肉,當然就是很在地又很好吃這樣!順道還配了甜茶喝.
  當老闆將兩盤羊頭嘴邊肉與麵包端上來,Lindy很可愛地說:「蛤?用手吃喔?」我理所當然地點點頭,當下沒意識過來對她來說,這可能是一件尚未習慣的事情.不一會兒,老闆火速地送上兩根叉子,超級貼心!連Lindy都說好吃,雖然是羊肉,但沒有羊騷味,還說她先生一定會很愛!哈哈!

  



  這就是我們在為行李奔走一整天,犒賞自己的晚餐,同時也是我在今天的第一餐:羊頭嘴邊肉的媽媽,羊頭本人,正沐浴在蒸氣裡,好保持溫度,安慰人類的脾胃與心!
  羊頭,謝謝你!
  



  吃了羊頭嘴邊肉,我與Lindy回旅館歇息,半夜再度出門覓食,因為我真的很餓!然後我們就默默買了消夜──炭火烤內臟串,回來配佳仙貼心地從飛機上帶下來給我的半瓶紅酒這樣.
  生平第一次感受到炭火的焦味與香味伴著肉的味道在嘴裡化開的感覺好濃郁,好單純而奢華!這才明白為什麼窮人的燉蔬菜因無法出現肉塊,便擺上那麼一點脂肪,因只要有脂肪,便多少有了肉味啊!
  



  夜裡的medina是很熱鬧的,我與Lindy稍微散了一下步,行經一處家常麵包攤,我停下來拍照,老闆還探頭出來看!
  這些小麵包攤雖不起眼,卻餵養了鄰近一帶一個個家庭的脾胃啊!且這些麵包全是用木柴烤出來的唷!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