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5/2014

同是學習

  經過數日奔波,【守護小王子的撒哈拉】回饋物已順利地一一購齊,就只剩布駱駝,雖只有兩位贊助者選擇這項回饋物,且製做布駱駝的那位柏柏爾婦女住在極遠的地方,騎摩托車在碎石子路上行走,來回至少得三小時車程,我仍請貝都因男人特地載我跑這一趟.
  今天當她一見到我,立即認出兩年前我曾來過,馬上跟我說她工作辛勞,腰酸背痛,試圖從我身上要東西.接著又伸出右手食指,告訴我,她切菜時如何割到手,再度問我有沒有啥藥物可以給她?我知道這是她試圖引起觀光客憐憫的一場戲,也只是笑一笑,心想:妳一定忘了兩年前當妳第一次見到我,也是伸出右手食指的傷口跟我要東西,若一個傷口可以長達兩年無法痊癒,那麼妳需要的不是我的藥,而是上醫院徹底檢查!
  挑選布駱駝時,她獅子大開口地跟我要了原價十幾倍以上的價格,貝都因男人好脾氣地跟她議價,但我已開始不悅,她一見我有意收拾包包離去,馬上降價,最後我接受了她偏高的價格,甚至還多帶一條黑色披肩回去.
  打包布駱駝時,她一再強調自己給了我多麼友善的價格,因為我們是舊識了,我默默在心裡嘆了口氣,跟布駱駝一樣沉默.
  



  我沒有一刻忘記在這趟旅行背後,有著多少人的祝福與成全,是眾人與我一同逐夢!正因我正摸索找尋能在這裡為人與土地做事的方式,更須不斷觀照自己的起心動念,謹言慎行.我慢慢學著將自己在台灣獲得的一切,用更好的方式給出去,但我沒有忘記自己不是來做慈善救濟,更不是來被坑錢的!我可以明白站在她的立場,難得有「觀光客」上門,當然要當肥羊好好地宰一宰!然而這趟旅程所有花費,是我一堂堂舞蹈家教課的鐘點費慢慢攢下的,或是來自贊助者的支持與善意,我手上資源同樣得來不易.更何況,若我順了她的意,隨她詐欺,不過是餵養了她內在的匱乏、恐懼與貪婪,將不為神所喜.
  我為自己買下她刺繡的黑色披肩,好自我提醒:撒哈拉如此廣袤瑰麗,任我在此探索逐夢,也包容了不同的人在她懷裡活下去.這世界是彩色的,我的心胸必須能夠容得下人性各個層面的折射,我必須讓自己能夠包容接受因人性不堪與內在匱乏而顯現在行為上的小奸小惡,才有能耐在沙漠活下去,甚至找到為這裡的人與土地做事的方式.
  因著對撒哈拉真誠無悔的愛,我願意學習!

  


  在前往柏柏爾婦女居住的遙遠偏僻地途中,行經一處,我遠遠看見一棵好美的樹!便要貝都因男人停車,讓我拍照,接著我架起腳架,默默為M錄下三分鐘「沙漠的聲音」.
  



  這是我每天在院子裡的露天早餐,游牧民族就是這樣,整個天地都是家,毯子往地上一鋪,要客廳有客廳,要臥房有臥房!自家烤好的麵包往矮桌上一扔,直接撕來吃,連餐具都不用!桌上那瓶橘色塑膠桶裡,是沾麵包吃的橄欖油.
  桌子旁擺的是日常生活不可或缺的茶具,仔細看哦!這甜茶可是用碳火慢慢煮出來的,當然香甜啦!
  雖然早餐非常簡單而且每天吃的都一模一樣!可我很真心地喜歡這樣純樸自然的生活,在喜悅自在的節奏中,我很真實地感受到整體身心靈的充沛豐沛!就為了在這裡的每個時刻,我真心感謝撒哈拉願意容許我在她懷裡生活!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