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4/2014

女性藝術的一天

  感謝撒哈拉願意讓我停留在她懷裡,每一天都讓我有所學習!
  昨天,我心血來潮地跟貝都因男人說我想學遊牧民族女性傳統編織技法,不知該上哪兒找這樣的人學習?他說:「我姊姊就會,她可以教妳!」我開心地說我想學地毯與帳篷編織法,剛開始,他姊姊只願教我編織地毯的技法,因帳篷編織非常費時複雜,不僅需要很大的空間,還需要多人一同工作.經過一段不甚順暢的溝通,她終於理解我只是想了解製作流程,而非打算真的編織一頂帳篷扛回台灣,這才點頭答應!
  我開心地要貝都因男人說,從此以後,她就是我在游牧民族傳統編織的老師了!我要拜她為師!
  可她好熱心!上午用過早餐,只見她隨手拿了幾根木棍與石塊,帶著之前捻的毛線,就這樣在院子裡示範傳統編織給我看!家族裡的人說,編織是女人間的團體合作,總是妳幫我我幫妳.
  我看著她俐落地將散落院子的木棍石塊化作紡織機,心裡一陣強烈震撼與感動!呵,取之自然,還諸自然,靠著祖先累積的生存智慧,隨手可取的自然物無不是讓人可以在天地間生活的工具,這不正是遊牧民族可以在沙漠如此艱困的環境中,繁衍數代的原因嗎?!
  貝都因男人的姐姐為我示範傳統編織法時,只見孩子們在旁哭呀笑地玩在一起,妯娌不時過來關心我們的進度,連媽媽都跑來指導了好一會兒,需要人幫忙固定編織木棍時,總有人願意伸出援手.編呀織的,女人們邊閒聊,邊哼起傳統歌謠!見她就這樣坐在地上編織,我才知為什麼遊牧民族手織地毯總帶著泥土的芳香!
  貝都因男人的姊姊好用心,特地用了不同顏色的線來做示範,叫小女孩兒去拿一塊廢棄的頭巾,將上頭毛線一條條抽出來,混到咖啡色的羊毛線裡.呵,在遊牧民族傳統生活裡,從沒有「垃圾」,一切全是可利用的「資源」!
  美麗的,不僅是一條傳統手織地毯,更是這背後的游牧民族故事與生活智慧!
  我已愈來愈不明白來自富裕社會的我們,究竟可以「給予」這些相對貧困者什麼?卻覺或許當我們能夠在日常生活中,減少資源浪費與垃圾製造,留給他人與下一代和諧美麗的地球,便已是一場最大的「給予」!
  



  呵!我已跟貝都因男人的姊姊約好,待團員回去,我將與她前往鄰近小城購買傳統編織所需的工具,從整理羊毛、捲成毛線再到編織成地毯等物品,紮紮實實地一個步驟又一個步驟地從頭學起!
  我知道她將傳承給我的是遊牧民族古老編織技法與生活智慧,而我唯一能回饋的竟是「束脩」.生平第一次這樣真實地感受到金錢是所有給予當中最最淺薄廉價的!
  


  好學的我,在貝都因男人的姐姐示範了一會兒游牧民族傳統編織之後,隨即明白自己必須趕快去找已經完成的編織作品好帶回台灣做演講時的展示品.
  因緣際會下,我獲得了這一趟最最珍貴的禮物:貝都因男人的媽媽年輕時親手編織的舊毯子,據說這張毯子至少有六十年以上!可這顏色依舊嶄新艷麗!除了邊緣有些破損,整條毯子依舊強壯耐用!
  我很深地感受到在游牧民族之間,人與物品之中往往有著深厚的情感與家族的故事,在沙漠生活,許多日常生活物品皆須靠自己親手製作,每個物件皆紮實耐用,一代傳一代是常有的事.在那樣的年代,沒有靈魂需要在購買消費的刺激中,遺忘寂寞的喧囂.
  雖然我從遊牧民族手中獲得的每件物品,無不以金錢作為回饋,然而我心裡竟開始困惑,只覺遊牧民族交給我的,遠比我付出的金錢要珍貴許多!那是傳統工法的作品,那是古老生活智慧的體現,那是遊牧民族在天地間,花費許多時間,融合個人創意與當下靈感,慢慢織出的藝術作品,在這當中,甚至有著家族的故事!相較之下,我所回饋出去的,竟如此淺薄廉價…….
  當我意識到自己將帶著一件件遊牧民族手工藝品回台灣,竟有種很真實的衝突與愧疚感:我覺自己似乎正把屬於遊牧民族美麗傳統的一部份給帶離撒哈拉,卻尚未能給出對此地適恰的回饋與回應.我告訴自己:我願盡力讓這場從沙漠到島嶼間的「流動」,激發人間更多的美麗與善意!
  



  貝都因男人那十歲的小姪女很喜歡黏著我,這次回來,我也特地帶了些小禮物送給這個小女孩兒.我剛到這兒第一天,她便說要幫我畫henna,我說好!可這之間我一直忙著往沙漠跑,讓她每天追著我說要畫henna!接連數天在太陽底下奔走,決定今天下午休息,讓她一展長才.
  她開心地牽著弟弟妹妹,帶我到鄰近店鋪買了henna粉,回家自己調和,還慷慨大方地加了不少香水!她要在我房間裡幫我畫henna,見我房間太亂,還熱情地幫我打掃!只見她動作俐落純熟,想必平時都會幫媽媽整理家務!
  待她拿起針筒,開始幫我畫henna時,我心想:「哇!她才十歲咧!可她畫得好純熟!一點都不像小朋友在亂畫,而是耳濡目染的傳統經過她的手,呈現在我手上的圖案裡!」
  


  她在我手掌手背畫的henna絕對是一場即興創作!只見她一拿起針筒就開始作畫,過了一會兒,還會很可愛地偏頭看著我,尋找靈感,構思圖案,再繼續作畫!這裡的女人全很愛henna,知道她要幫我畫,一個個跑來湊熱鬧,不時給小女孩兒些許指點,讓她把henna畫得更好但從不代勞!
  不一會兒,一個十歲小女孩兒在我手上的henna畫作便完成囉!
  畫完之後,她非常得意地拍拍自己的胸脯,說:「這henna畫得好漂亮!是我畫的!
  


  Henna 乾了之後,在我手上留下的顏色與圖案真的很漂亮!很難想像出自一位十歲小女孩兒之手吧!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