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3/2014

祈禱

  上午陽光燦燦,我持續執行【守護小王子的撒哈拉】計畫,吃過早餐,與貝都因男人一同朝沙丘走去.我答應 M 要錄三分鐘「沙漠的聲音」給她,太陽底下,我與貝都因男人在沙丘上步行至少一小時,走到一個我個人認為人煙罕至的地方,架好腳架,開始錄音錄影.此時才知這完整錄下三分鐘「沙漠的聲音」的承諾竟如此難以執行!
  沙漠毫無屏障,聲音可傳得極遠,此時恰是觀光季節,錄音時,我跟著靜靜聆聽「沙漠的聲音」,竟可聽見自遠方傳來的吉普車聲音!好些個西方觀光客正瘋狂地駕著吉普車在沙丘上馳騁,享受刺激快感,卻吵得整座沙漠不得寧靜!遠遠地,我可以看見吉普車在沙丘上如螞蟻般小小的黑影,轉頭問貝都因男人:「那輛吉普車離這裡大約多遠?」他說:「很遠哪!至少六到八公里以上!」
  即便如此,在沙丘上錄音錄影時,我同樣靜靜聆聽沙漠的聲音,再度地,我聽見一個說不上是啥聲音的聲音,與其說那是聲音,不如說是某種難以言喻的「震動」,細細地.
  


  除了三分鐘「沙漠的聲音」,M 還要我錄下駱駝叫聲,因她想知道駱駝怎麼表達.我拿著相機,站在駱駝面前等他說話,大太陽底下,等到海枯石爛,他依舊沉默以對.
  我在心裡進行「動物溝通」,跟他說:「來嘛!來嘛!不要害羞!好歹也說上兩句啊!隨便說啥都好!讓我好交差啦!」怎知他不為所動,我只好悻然離去,下次再來繼續奮鬥!
  


  貝都因男人帶我來看他計畫在沙丘裡建造露營區的那塊地,早在我來之前,他已開始動工,辛苦地騎著摩托車,載了四五根木頭,立在這裡做為標誌,告訴所有人:已經有人打算在這塊地上動工.那時他甚至開始鑿井了,怎知竟然一開始挖掘,就病倒了!爾後又忙其他事情,接著我人便已抵達沙漠.
  然而今天當他特地帶我來看場地,不僅原本矗立在這裏的一棵小樹被燒毀,就連那幾根木頭都不見了!他很生氣,說木頭有可能是村人拿走,也有可能是被來玩的觀光客拿去當柴燒,取暖去了!
  很無奈地,他只好用幾塊石頭堆起一座小山,另一頭則在原本矗立木頭的洞裡,插上一根樹枝,好做為標誌.我好奇往裏頭一看,發現那洞是在極為堅硬的岩塊上硬挖出來的!這才明白為什麼他之前不斷跟我解釋,在沙漠工作很辛苦,所有事情都只能一次做一點點,慢慢前進.
  呃……,或許我真的不該那麼容易發脾氣,關於沙漠計畫,我應該多給他一點信任與時間才是.



  
  他說打算在這個角落挖個井,沒有水,什麼事都做不了,而所有露營區都需要個井.
  我問:「你哪知這裡有水,可以挖井?」
  他說:「這裡離儲水的大沙丘不遠,一定有水!」
  我說:「何以見得?搞不好就剛好這一區沒水!」他拿起之前被他丟在旁邊的一根樹枝,說:「這是我們遊牧民族在沙漠找水的古老方法,就用一根還帶水分的樹枝在沙漠行走,若遇到一個角落,樹枝開始上下點頭,就表示這塊地方往下挖,就會找到水!」
  




  他用那根樹枝在地上畫圈圈,說這裡跟那裏還有那裏要種棕櫚樹,這兒可以挖井,而且旁邊那株植物長得如此翠綠茂密而充滿生命力,就表示這裡底下一定有水!所以這塊地絕對適合建造露營區!

  


  正當他跟我描述露營區的帳篷跟棕櫚樹與井要設在哪裡,不遠處,男孩兒牽著駱駝隊走過,往沙漠深處尋找觀光客去了.
  呵!待團員來沙漠,自然也是要這樣騎駱駝在沙丘上走走的啦!



  

  冬陽下,特地跑沙丘一趟,是有其他任務的!
  我帶著昨天跟遊牧民族商販購買的沙漠玫瑰與化石前來,一一在沙丘上擺好,讓這些作為【守護小王子的撒哈拉】的回饋物在隨我前往島嶼台灣之前,再度回歸撒哈拉懷抱.我點燃一小截自台灣帶來的沉香,在心裡誠懇地謝謝撒哈拉的賜予,讓沙漠玫瑰與化石的流通餵養了採集石頭的遊牧民族,也讓我換取了實踐夢想的機會!

  


  這是一顆來自北非深處的沙漠玫瑰,帶著撒哈拉的色彩與心跳,我不懂啥石頭帶著啥能量或可以跟啥連結來著,我只知所有人類享有的資源無不來自大地的賜予,包括這一顆石頭.
  沙漠玫瑰的形成是場奇蹟,來自撒哈拉的風及日曬等自然力形塑而成,純樸、自然、粗獷、未經修飾且不容人在上頭刻鑿任何痕跡.
  沙漠玫瑰的美,折射沙漠本身的力量與瑰麗.


  

  由衷感謝每一位【守護小王子的撒哈拉】贊助者,謝謝你們在我的夢想剛起步且尚未做出任何「成績」之前,便已給了我最珍貴的「信任」,謝謝你們願意相信我與我的夢,並參與其中!
  謝謝撒哈拉的慷慨賜予,願這些沙漠玫瑰與化石在世間的流通,於人之間形成一場美好交流,願每一位拿到這些沙漠玫瑰與化石者,皆得到祝福!
  感謝所有!
  



  行走沙丘,我問貝都因男人:「那是誰的足跡?」
  貝都因男人說:「是沙狐.」
  我隨手拍下這張照片,回來才發現色調好美,整座沙丘泛著不可思議的金色與銀色光芒!
  呵!撒哈拉我的母親哪,妳是那樣地美麗!我是這樣深深深深深地愛著妳,願我能夠永遠停留在妳懷裡!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