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2/2014

生日願望


  一月十二日我生日,兩年前,這是我離開摩洛哥的日子,沒想到兩年後,我竟帶著五位團員自台灣回撒哈拉懷裡過生日。既是壽星,我想我有權許願:一願我能永遠留在撒哈拉為土地與人做事;二願所有人與土地皆活在幸福喜樂富足與神的祝福裡;三願大水在回沙漠。
  在來到地球這一天,我鄭重誠懇許下這樣的願望,也將一切交付神來安排,而我願意繼續努力成為值得活在撒哈拉裡的人。
  
  好幾天沒PO文,只因沙漠網路不甚順暢,倒也讓我享受幾天「遠離紅塵俗世」的清幽。與團員的旅程持續,每天我都在學習,很感謝神給我這麼好的成長伙伴!過程的衝擊讓我漸放下過往個人角度的善惡對錯,慢慢學著以團體為出發的看待世事的角度與處理事情的方式。我依然學著「承擔」,在這趟旅途之前,我學習承擔自己行為與決定的後果,此時則是學著承擔團體與組織之種種,很慢很慢地,我稍懂得「在組織、為組織做事」之為何。旅途與團員互動不僅讓我學習帶團,也學習「組織」二字,這對生性孤僻且不甚社會化的我來說,確實是革命性的突破!而我堅信這是神的祝福,讓我準備走上下階段的路。
  在沙漠時,我好幾次偷偷掉眼淚,因我知我無法回應這地方與人的基本生存需求,以及當地某些人對我的錯誤期待,但我依舊不願放棄希望,尋找我能在這裡為人與土地做事的方式。在前往沙漠的長途旅行中,我突然明白這地方需要的不過是水,Teen說,沙漠極端氣候不過是此時全球氣候變遷的加強版,佳仙提醒我可以試圖從沙漠農耕出發,尋找讓人與土地和諧共存的方式。我模模糊糊回想之前讀過的書,想著,若我能將餘生用在回應當前時代危機並付諸實踐,這將是能讓我「打從靈魂裡快樂起來」的決定,也讓我過去所有累積與學習有了更深刻美麗的意義。
  團員提醒我,或許在我生前,無法看見我在這裡耕耘的成果,我的眼淚不爭氣地掉了下來,說:「我不介意看不到成果,但我希望自己在看不到成果的情況下,依然能夠堅持,依然有勇氣與智慧把路走完,直到生命的盡頭。」
  我知道很多人覺得我很天真,雖然我常覺得自己其實很「正常」,我心裡有很堅定的信念,知道這世界可以不同、可以更好,如果我們對「活著」一事並未輕忽對待,如果我們願意為心中那美好世界做點什麼。這塊土地給我強大的勇氣與力量,讓我願意一再面對自己的不足與各種挑戰,因著對土地的愛,我願意努力面對與學習。我相信就像佳仙說的,一個人有機會經歷這麼多衝突與波折,是一種「好命」,不斷磨練我,讓我學習與成長。讓這世界有所改變的,往往是天真勇敢的人,正因我不放棄希望並付諸行動,所以我更相信天真也可以是一種單純樂觀的力量!
  與團員的旅程已開始倒數,我真的從每一位身上學到許多,也希望每位團員皆獲得自己真心渴望的!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