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8/2014

沙漠遊後反思

  昨日沙漠深處出遊,除了貝都因男人大哥要賣貨我要探訪遊牧民族,同時也是替帶著兩位法國觀光客在沙漠旅遊的四哥與五哥送食品與飲水.
  前幾天,最不常在家的五哥拎著兩個法國女孩回來,是他找到的客戶,我與她們兩個閒聊了一下,很訝異她們雖然是第一次到摩洛哥同時也是首度到沙漠,卻決定將短短十天行程中的五天放在沙漠,進行深度體驗!四哥與五哥陪她們兩個女孩子在沙漠深處住了三天,食物與水快用完了,便用手機跟大哥聯絡,請他送貨.再次地,我見識到家族團結合作的力量!
  我心裡深覺這兩位法國女孩兒真是「識貨」!不走網路上隨手搜尋的到的旅行社廉價行程,卻願意將時間用在感受並聆聽沙漠,將資源往這些最弱勢邊緣的工作者流動.況且,兩位旅客就有著兩個沙漠中人陪伴與導遊,這樣的過程與體驗又怎可能是任何旅行社提供的便宜行程可以比擬的!而當然,對於不曾認識沙漠且藉由網路搜尋旅遊資訊的觀光客來說,價格自然是最直接明瞭的參考數據,對於旅遊過程的種種細節,自是難以想像.
  在沙漠深處重逢,四哥給了我一個單純爽朗的大笑容!其中一位法國女孩兒見到我,熱情地跑過來,跟我說她們這幾天跟四哥及五哥相處,聊了許多,深感沙漠寂靜的美與他們這些弱勢工作者的困境,願意幫他們建立旅遊網站,她本身是唸藝術創作的,在法國有好多朋友都懂得架設網站與處理照片等,若我願意,可以提供一些照片,大夥兒同心協力,幫忙他們!
  我一聽,自是開心感動!雖然旅行社瓜分多數觀光資源,但仍有少數旅客有著不同意識與需求,願意體驗更為深度細緻的旅遊行程,甚至提供實質幫助給弱勢邊緣的沙漠工作者.除了人的善心善意無處不在,我相信這同樣是因為四哥與五哥的誠懇樸實與認真工作說服了這兩位法國女孩兒,讓她們願意主動幫忙.一個外來者對陌生之地的認識,有極大部分同樣建立在旅程相遇的「人」身上,不是嗎?
  外來旅者在異地所能得到的啟發與感動何其多!沙漠的寧靜瑰麗無處不在,而沙漠中人的單純樸實及細膩美好是那樣動人!可此時我仍不知如何將自己在這兒真實看見與感受到的,那宛若在每座沙丘上隱隱發亮的希望微光,轉化成可為這裏帶來實質資源並平均分配的「商品」或說「服務」.每一天生命中,在撒哈拉引導下,我仍一步步探尋著…….
  
  


  所有【守護小王子的撒哈拉】回饋物皆已購齊並請團員幫我帶回台灣,此時向遊牧民族購買任何物品的意義,其實更在於將在台灣募得的有形及無形資源,以我認為更好的方式在沙漠流通出去,形成美善循環,並在過程中,持續自我觀照與思考.
  在沙漠深處造訪時,遇著一戶游牧人家,貝都因男人意外發現男主人竟是他十多年未見的兒時玩伴!我們受邀坐下來喝茶,見我一臉外來者樣,他的妻子自然拿出自己的手工製品,問我是否有購買意願?我問了其中一條披肩價格,一聽就知她簡直就把我當待宰肥羊!我笑著搖頭,她說之前她以更高價格賣了類似披肩給另一位觀光客,我心想:那妳就把這條披肩留著賣給另一個願意出高價的觀光客吧!正因為我是帶著在台灣好不容易募來的資源要在沙漠流通,所以更不願將資源灌注在妳的貪婪上頭!
  她陸續拿了其他手工製品出來,我挑了其中幾樣,藍色那個是她用棕櫚樹與塑膠袋編織成的器皿,讓我感興趣的是在這個物品當中,可以看見遊牧民族如何將傳統自然材質與工業化的塑膠袋並用在一個日常生活用品的製造中.紫白相間布料製成,上頭有白色珠珠的物品,據說是一隻讓人怎也無法端詳出樣貌的「鱷魚」,我好奇地問:「為什麼遊牧民族在沙漠會想做一條鱷魚?」女人無法回答,回我她們只單純想做點「漂亮的東西」好賣給觀光客.接著,我禮貌性地加選了一隻小小的白駱駝.
  再度地,她對我獅子大開口,給了我不可思議的高價!我挑挑眉毛,打算起身離去,貝都因男人耐心地跟她解釋,我其實什麼都不需要,選購這些東西不過是想釋出善意,她實在不該如此趁機哄抬.最後,她終於給了我還算可以接受的價格.
  回到家,貝都因男人不解地問我:妳為什麼要買這些東西?帶回台灣可以用更高的價格轉賣出去嗎?我笑一笑,不知如何讓他理解在這一整個【守護小王子的撒哈拉】計劃裡的基本價值、核心意涵與執行方案?這早已不僅是「消費、購買與交易」,而是一場緩慢而持續進行中的「意義建構與深度探尋」.
  我一直都知道遊牧民族手工藝是女性在家重要的勞動力之一,先前曾構思將她們的傳統手工製品帶回台灣販售,或許可以協助改善經濟,然而與朋友討論這個方案時,她們曾說這些沙漠手工藝品的傳統風味太重,不適合台灣社會的生活型態,市場太小,一般人不會購買,或許我該考慮研發鞋子背包等多數消費者在日常生活中用得上的物品,市場接受度較大,也較能幫助到我想幫助的人.
  我將這只真的很不像鱷魚的布鱷魚拿在手上把玩,問自己:「這當中讓我願意掏錢的『價值』與『意義』,以及我在布鱷魚上頭看見的『美好』,究竟是什麼?」呵,我想我喜歡製作這只步鱷魚的遊牧民族婦女那充滿童趣的創造力與想像力,喜歡她試圖藉由自己的創作、付出與努力,甚至是自我突破,來改善家庭經濟的用心!我希望藉由購買,讓我手上募得的資源朝她的美好流去,讓她現實生活能稍稍更愉快些!這是我在這場「購買與消費」行為中,試圖獲得與完成的意義及流動.
  至於這只奇形怪狀的布鱷魚,在某些人眼中可能是粗糙荒謬的垃圾,但他卻是因著一位沙漠女性的純樸創意與改善家庭經濟的心而誕生,不僅是純手工,而且世上僅只這一件,無法被複製哪!
  所以我該上哪兒找這些跟我一樣願意為這樣的物品價值掏錢,痴狂浪漫的傻子們?
  



  起床後,我自是跑去關心昨日因我靈機一動,意外來到這家庭的小羊兒,福氣小朋友!初到人生地不熟的地方,福氣很害怕,跟羊群保持一定距離,不時咩咩叫,大概很思念沙漠朋友與媽媽吧!
  仔細瞧福氣的眼睛神情與姿態,不得不說他大哥好會挑羊,福氣一臉就是聰慧靈敏且相當有靈氣的羊兒啊!
  福氣小朋友的困惑:人們說沙漠水草不足,遊牧民族把我養得太瘦了,還說等我養胖了,才要把我賣掉或宰來吃,所以我在這裡該大快朵頤地吃飯飯嗎?

  


  貝都因男人試著幫我把福氣逗弄出來,無奈這小傢伙依舊一臉想哭地杵在門口,動也不想動.
  


  我說……,福氣啊……!你就別再讓大家看「小小羊兒要回家」的表情了,命運都把你給帶到這而來了,既來之則安之,你就在這兒好好待下,我不久即將離開,無法為你的一生負責,但命運會如此安排,肯定有原因,咱們就走著瞧吧!

  
  

  他大哥挑的那頭雄偉健壯公羊同樣尚處適應環境中,腳上繩索依然綁著,據說一旦解下繩索,公羊有能力自行回到熟悉的沙漠呢!好聰明哦,這群羊兒!
  
  

  我是個急性子的人,在長達兩年的準備後,好不容易終於再回沙漠,好些事待完成,甚至尋找著那尚不知在何方的「秘密關鍵字」,我簡直就是心急如焚哪!無奈貝都因男人有點小嬌貴,工作一天,就得休息個兩天,不然就要病懨懨地耍孩子脾氣給我看,即便我的心渴望快馬加鞭地向前衝,都得承認此時局勢正如與駱駝漫步沙丘,不得不慢行哪!
  下午,我們一起去羊圈看我的小羊兒福氣,聊著聊著,他開始跟我說他想在家族這塊地的哪兒跟哪兒蓋什麼跟什麼,這兒可以蓋客房,那兒可以造客廳沙龍,另個角落可以當花園種樹,他心裡早有構想,我問:「這樣需要多少資金,要多久才能蓋好呢?」他不以為意地說:「我們沒那麼多錢,在沙漠就只能慢慢來,一次蓋一點,才能經營,才能存活呀!」我說:「但這是家族的地,又不是你的地,你可以全權做主嗎?」他似乎覺得我的話很奇怪,說:「就是家族一起工作呀!」
  我思索著這段時間在沙漠持續感受到,在「一次一點點」的緩慢流通中,細膩連結成一張隱微而無所不在的網絡,餵養一個個相互牽動但未必彼此認識的「家族」與「人」.或許在緩慢步調中,對眼前所見有著更細緻深刻的理解及體認,去發現不同於資本主義社會流通的方式與價值,同樣是沙漠試圖帶給我的教誨吧!




  呵,看來貝都因男人的大嫂非常珍惜我所帶來的掙錢機會,在繁重的日常勞務與孩子餵養之間,她硬是擠出時間,做了四頭布駱駝給我,即便不太確定她的作品帶回台灣全可以找到買主,我仍一一收購,只希望自己的行李裝得下這些東西!我沒有辦法不去看見並珍惜她的用心與努力,以及她如何用盡各種想得到的方式,想給自己的家與孩子們一個更富裕美好的生活,之於我,這當中的「母親角色」與「女性力量」才是這些手工布駱駝所乘載最珍貴強悍的價值呀!
  我仍是特地將布駱駝帶上沙丘拍照,願撒哈拉讓這些布駱駝帶著溫暖與祝福流入好人家,也讓資源流向布駱駝的創作者,大嫂一家.

  


  呵呵!或許是我一一收購大嫂的布駱駝作品且給的價格都很漂亮,大嫂那十歲大的女兒開心地親手做了一個小飾品送我當禮物呢!
  看著這個我也不知道可以拿來幹嘛的小飾品,心裡想著,這裡的人,從老到小,從男到女,全都好習慣也好擅長用手做東西呀!且多數是信手使用身邊可得物資來進行隨興創作,例如大嫂女兒送我這個小飾品,裏頭骨架由野生樹枝構成,再以毛線細細纏繞,縫上幾個小圓鐵片,作品便完成了!
  我問:「她是從哪兒學會做這些東西的?」大嫂理所當然地說:「就跟著家裡女人邊做邊學呀!」



  
  我將昨天跟遊牧民族女性購買的手工布鱷魚帶上沙丘拍照,努力領悟這東西到底哪裡像鱷魚來著?趴在沙丘上,我端詳許久,試圖從中看見在沙漠生活的遊牧民族女性眼中所見的鱷魚究竟長什麼樣?!
  忽覺這錢花得好值得,不禁大笑起來!
  為什麼呢?呵,因為這布鱷魚帶給我許多快樂呀!每當我看見這只完全不像鱷魚的布鱷魚,想著那位遊牧民族女性如何想方設法地將手邊剩餘布料捏造縫製成想像中鱷魚的樣子,不覺笑了出來!這作品中,充滿童趣的想像力與創意,甚至是扭曲歪斜的縫線,無不討喜!未來當我把玩這只布鱷魚,仍將因腦中種種思索與回憶而開心地笑了起來.
  事實上,逗我開心喜悅的,不盡然是這作品的物質性存在與外在造型,而是整個誕生過程與背後的故事,甚至是我與這布鱷魚之間的個人交流與情感故事,我與這布鱷魚是有著個人關係的,而非只是單純購買與消費了一個物品而已.
  我甚至無聊地想著,若非童年記憶與對母親的愛戀,,madeleine 之於Proust,仍是同個滋味嗎?而現代社會有多少人與自己購買的物品之間的關係,僅在於付錢刷卡那瞬間的爽感而已?
  改變可以雙向進行,而我總覺需要做更深切反思自我覺察甚至改變行為的,其實更是活在富裕社會且使用更多地球資源的我們.當我對沙漠理解愈深且愛愈深,這樣的醒悟與反思便愈清楚真切.
  我持續思索著自己能在這裡想在這裡做的事可以是什麼?一個聲音告訴我:「不住於相,莫忘初衷.」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