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5/2014

布駱駝商隊

  我已開始倒數自己還能留在這裡的時間,然而醫生的藥卻讓貝都因男人鎮日昏睡不醒,雖然心急如焚,我仍不好打擾他休息,只得想辦法用自己的方式讓工作持續推進.在我好言勸說下,他終於把藏在祕密角落的錢拿出來,與我一一清點此時我們究竟有多少資金可以運用.算一算,不得不承認先前那三頭駱駝對改善經濟確實無法幫上多大的忙,賺來的錢幾乎全被駱駝與食指浩繁的家族給吃光光了!所幸我當初匯過來的資金並未被吞食,讓我大大鬆了口氣,除了因為我們多少還有點本錢可以再嘗試其他更好的資源流通方式之外,更因我對亮亮與另一位匿名贊助者有責任哪!
  我很不喜歡他老把現金留在身邊,堅持把錢存到郵局,中午,我特地跑了郵局一趟,無奈今天周五,辦事人員開小差,不知跑哪兒去了!我不死心,關門前半小時再度衝去,剛好被我逮到辦事人員想提早下班,我趕緊微笑地把他們擋在門口,直說我要存錢,他們叫我下周一再來,我推說周末我即將離開,今天非存不可,請他們稍稍延後下班,他們終於點頭,我趕緊打電話叫貝都因男人把存摺與現金帶來,終於,在傲人的台灣效率之下,現有資金就這樣清點完畢並如數存進戶頭了!
  貝都因男人的大嫂是一位娟秀雅致的女性,不到廿歲嫁給了他大哥,陸續生了六個孩子,身體因生產與繁重家務而疲憊變形,因著個性內向沉靜,所有女性就她與我最生疏.先前我與貝都因男人跑到人煙罕至的沙漠深處,向遊牧民族婦女購買手工布製駱駝作為【守護小王子的撒哈拉】回饋物,帶回來後,她從其他妯娌那兒得我買了布駱駝回來,才說她也做了一隻,請貝都因男人拿來給我看.她的布駱駝以黑色為底,上頭簡單縫了幾條彩線,駱駝身形略顯乾扁,賣相不佳,我不可能帶回去做為回饋物,但仍以極佳價格買下,只因我想鼓勵一位想用自己的作品換取資金的女性,並請貝都因男人告訴她,布駱駝需要改善的地方.我想,這可能是她生命中第一次靠自己賺來的錢.
  今天,在我預料中,她又客客氣氣地拿了幾隻自己做的布駱駝給我看,其中一隻上頭甚至還細心地加了坐墊,我挑了兩隻,以極佳價格買下,原因仍只是想鼓勵支持她,她開心地收下我的錢,還加送一隻給我!然後我的行李箱就這樣默默多了一支駱駝商隊…….
  我沒有一刻忘記因著眾人支持我的夢想,此刻我人才能在這兒.將我手上資源給出去,灌注到他人的努力與夢想,讓喜悅與希望茁壯發光,是我該做的事,即便這只是一個小小的舉動,我都必須對自己的決定夠清楚,心裡有八個字提醒著:「回歸原點,莫忘初衷.」
  
  

  先前團員在的時候,曾說在這裡每餐都吃很好,肉很多!我不好意思地說:「那是因為妳們在,才有肉,他們平時不是這樣吃的.」
  照片上是團員離去後,我的日常午餐,同時也是這一家的平日吃食,一碟完全找不到肉屑的蔬菜tajine,外加一大塊自家烘烤麵包.呃……,阿母!我在沙漠都在吃素啦!啊回去妳是一定要幫我補一補的啦!
  先前我跟Lindy說,我自認適應力良好且對吃的不挑,但偶爾早上起床,還是很想來顆蛋,小小地奢侈一下!那時她還笑我:「啊妳這樣是怎麼在沙漠生活啦!」昨晚,我真的很思念蛋的滋味,堅決果敢地獨自走向雜貨店,拎了一大袋雞蛋回來,讓一整個家族每個人都有蛋吃!然後今天早上我終於吃到一顆屬於我的完整的蛋了!真是太感人、太勵志了呀!辦法確確實實是人想出來的呀!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