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3/2014

編織學習

  貝都因男人身體違和,急需睡眠調養,我說他儘管在家休息,我可以獨自前往遠方另個部落去做我計畫中的沙漠農耕調查,他不肯放行,直說:「妳竟然想要放下生病的愛人,自己跑掉?妳真的好壞!」啊諾……,代誌不是安捏共ㄟ啊!啊唔歌,於情於理於義,我似乎都不適合在此時向外跑,只好按奈滿腔熱血與狂野的心,乖乖留在家裡.
  吃過早飯,見他姊姊與嫂嫂一同編織,我立馬帶著相機飆過去,蹲在旁邊端詳許久,慢慢觀察出那傳統編織方式其實並不難,若暫不強求圖案變化,待我弄來簡單器具,實際操作一番,應就可學起來了.一再與他姐姐再三確認,除去這種地毯編織法,貝都因族尚有另一種傳統編織技巧,我在離去前,應有機會學習才是.
  在傳統生活中,「垃圾」並不存在,編織這些地毯的素材來自廢棄破舊毛衣的毛線,所謂的「紡織機」也不過就簡單鐵條構成的架子,外加雙手與一把小刀,婦女利用家務閒暇時間,在「紡織機」前,哼著歌,雙手忙碌著,孩子在旁笑鬧著,一條家用地毯漸生.
  我思考著:這樣「遊牧民族婦女在家勞動力」可以轉換成什麼樣的方式,為這兒帶來更多資源?這等由廢棄毛線製成的傳統手織地毯是否有市場?多數消費者偏好嶄新亮麗且花紋特出精緻的毯子,我雖也可請在地婦女購買新毛線,織成毯子向外販售,然而這「商品化」過程同時也失去傳統「善用物資」的意義呀!先前與佳仙討論時,她曾提到「直接產值」(不確定自己是否記錯?)一事,沙漠傳統生活珍貴價值之一便是自行且直接生產生活所需物品,生活韻律順應自然且物盡其用,我常覺是這資本主義社會需要反省、改變並向沙漠學習,而不是來自極度掠奪自然資源、浪費物資的現代社會的我們,要來偏遠地區的沙漠「施捨」些什麼.
  所以,我還少了什麼?我該怎麼做?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