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1/2014

向沙漠學習

  沙漠夜裡氣溫好低,讓我的小腳腳冷吱吱,就這樣凍醒了,好感傷!
  利用斷斷續續網路上網,才知今天是2013年最後一天,啊,時間過得好快,祝大家新年快樂啊!
  今天預定行程是要到沙漠深處尋找遊牧民族婦女購買【守護小王子的撒哈拉】另一部分的回饋物,據說光是騎摩托車在沙漠顛簸,就得花一個半小時才能找到那位遊牧民族婦女居住的地方!我覺得我好熱血,好投入在「實踐諾言」這件事情上喔!呵呵!
  這回我要從沙漠帶回台灣的回饋物,每一件都堪稱獨一無二吧,我想.「萬物各有姿態且無法被大量複製販售」,是我深愛沙漠的原因之一,讓我渴望帶回台灣,讓習慣消費流行商品的我們感受不同的生活美學,感受人與物品間不太一樣的關係.
  在我心底,我一直都明白不是我們要來這兒做啥慈善救濟,卻是讓日常生活用品的製造販售與消費的過程,浪費太多資源且製造過多讓地球難以承受的垃圾得我們,需要在此學習更為簡樸、單純、喜悅而自然的生活態度.
  
  今天造訪的遊牧民族婦女居住在極為遙遠偏僻的地方,貝都因男人有次帶著觀光客遊覽沙漠,無意間發現這一家子竟住在人煙罕見的地方,納為婦女做了些手機袋與頭巾等手工藝品,專賣觀光客.我仍對他用「非常遊牧民族」來形容這一家,讓我非常好奇!甘願跑遠路造訪.
  這趟路確實頗為辛苦!沿途路況不佳,有一大段路並無柏油路,就只有碎石小徑,不時還得爬坡,若遇沙丘,摩托車根本難以行進,我只得下來步行.這一折騰下來,待我們抵達那兒,至少也花了兩小時!不得不佩服自己老當益壯,永遠青春熱血,為了執行【守護小王子的撒哈拉】裡的承諾,甘願大老遠跑這一趟!
  在我眼中,沙漠景致千嬌百媚!沿途行經的風景千變萬化,廣袤赤裸ˋ直接強烈瑰麗,讓人怎也探索不盡!我在心裡告訴她我有多愛她,請她讓我留下!

  


  待我們終於抵達那兒,我好慶幸自己不辭老遠跑這一趟,好感謝貝都因男人特地帶我來這一趟!
  陸陸續續見過不少還住在沙漠深處的遊牧民族,今天卻是頭一回見到依然住在帳篷裡的人家,而這位婦女的「小舖」就只是在帳篷旁鋪上一塊布,上頭擺著她自己做的頭巾與他在沙漠撿來的化石,便做起了生意,等待不知何時將出現的觀光客前來.
  當下,我真的好高興自己大老遠跑這一趟!因為在【守護小王子的撒哈拉】集資計畫中,我承諾自己將走訪沙漠深處的遊牧民族,向其購買手工藝品,帶回台灣做為回饋物,讓贊助者提供的資源不僅成就我一人夢想,亦能直接回饋在偏遠地區求生存的人們!回沙漠以來,逐一「履行承諾」讓我好開心!愈發感受到我對沙漠的愛,以及理想與行動的力量,讓我更相信自己一定可以找出為這塊土地與人做事的最佳方式,若這真是我打從靈魂而出的真實渴望!

  


  我向這位遊牧民族柏柏爾婦女購買她親手做的頭巾,這是我在【守護小王子的撒哈拉】集資計畫裡的回饋物之一,也向她買了幾塊化石.柏柏爾族將這些頭巾以特殊方式綁在頭上,節慶時,頭巾上的綴飾會跟著身體跳舞,發出好聽的聲音!我想跳舞時若綁在身上,也是可行!
  平時,她處理完繁忙家務,擠出一點時間,斷斷續續縫製這些頭巾,也因此,一條頭巾縫製完成,約需七八天時間.我盡量向她買東西,問:「妳今天賺的這些錢,可以算妳的私房錢嗎?」她點頭說,有一部份將作為家用,但她可以在身邊留一點錢,自由支配.這話聽得我好開心哪!
  



  這位柏柏爾婦女名為Zara,年約廿八歲,已生育四個小孩,她人極為和善,讓我自由看她的手工藝品,稍微招呼我,隨即忙著烤麵包、烹調午餐,而她的孩子則圍在身邊玩著笑著.
  她任我盡情拍著她烤麵包與孩子笑鬧玩耍的照片,我卻在心裡不斷問著自己為什麼按快門?這些照片要做什麼用來著?我確定不是來消費孩子天真燦爛的笑容?
  


  雖知沿途顛簸,我仍甘願揹著茶與糖作為要給她的禮物,雖然我大可直接拿現金給她,然而此行目的並非「慈善救濟」更非「施捨」,我願讓自己的作為最接近「分享」與「交流」為止,所以便是盡量採購且不議價,尊重她對自己作品的定價,讓她的勞動、巧思與付出,轉化成金錢資源.
  採買完,正打算離去,他們全家熱情地邀請我們一同用餐,我跟貝都因男人說,要我分享這一家子的食物,真的讓我過意不去!貝都因男人回我:「遊牧民族就是這麼地慷慨熱情,或許物質缺乏,但心胸寬大,有顆富裕的心!即使家徒四壁,一無所有,都要餵飽客人!妳一定要接受他們的好意邀請!」
  吃完tajine與沙漠現烤麵包,Zara開始均分鍋裡的肉,一人一小口,我再度跟貝都因男人說:「他們肉食那麼少,我無法吃他們的東西!」貝都因男人回我:「對我們遊牧民族來說,知道鍋裡有肉就開心了,每人嚐個一小口就夠了,根本不用多!而且分享是最快樂、最大的愛!」
  我必須說這一餐很美味,每一口都嚐得到遊牧民族的慷慨富裕與沙漠的廣袤無盡.雖說我是來「公益旅行」的,然而這一家子體現給我的「教誨」與美卻是無價,我只覺Zara給我許多!在我尚不知自己究竟可以為這塊土地與人做些什麼時,沙漠無比溫柔地教我許多,讓我慢慢打破甚至翻轉過往對「貧窮」與「富裕」的認知,讓我體悟在天地懷裡遊走的遊牧民族寬廣心胸裡的慷慨純樸.
  沙漠是慷慨富裕且充滿愛的,而我是這樣深深愛著沙漠,無限沉迷於沙漠的寬廣瑰麗裡.
    


  回程時,我們遇見與沙漠景致融為一體的野生驢子,真的好美!
  



  此時是聖誕接連新年假期的觀光旺季,不少外國旅客到此遊玩,今天在部落通向沙丘的柏油路上,我至少遇見五個手抓沙狐的孩子,一個個站在路邊向所有車輛招手,讓觀光客與沙狐拍照,好賺點養家費.
  我再無法因沙狐的驚慌受苦而責怪孩子的無知殘酷,當我明白自己對這當中環節了解不多且無力改變什麼時.沙狐不時想逃跑,卻永遠難脫人類之手,孩子說這沙狐不賣,我知即使我掏錢買下,放沙狐自由,孩子也只會再度設陷阱,去抓另一隻沙狐來頂替罷了.
  難以破除卻是必須試圖找出解方的,是這當中惡性循環鎖鏈.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