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2/2014

2014年第一天

  2014年第一天,我要貝都因男人帶我去看大湖.據說過往每當沙漠下雨,水總往這兒匯聚,形成一座大湖,有魚有鳥,水深足以游泳,觀光客尤其愛來這兒賞火鶴!然而連年乾旱讓大湖面積不斷縮小,兩年前,當我第一次前來,大湖僅剩往常十分之一,湖面只見零零星星水鴨與唯一一隻火鶴.
  出發前,貝都因男人說大湖已經消失,過往湖所在的那塊大地,此時乾燥一片.待我抵達,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放眼望去,毫無水的蹤跡,泥土乾燥龜裂,讓人完全無法想像這兒曾有一座巨大湖泊!拍照錄影時,我趁貝都因男人不注意,偷偷拭去淚水.龜裂的土地,是撒哈拉破碎的心,沙漠乾旱持續惡化,諸多生命飽受荼毒卻不為人知.我想著全球暖化與富裕社會的人們如何以煙火大餐聚會與瘋狂假期在慶祝新年,想著物品的製造運送與消費過程,如何消耗地球資源並留下垃圾,想著枯竭大地與再無家可歸的沙漠水鳥,突然覺得自己的悲傷好廉價…….
  



  貝都因男人說,大水遲遲不來,兩年前,我離開後約半年,湖泊就此完全消失,至今已一年半,想當然爾,過往湖畔仰賴湖水滋潤灌溉的良田就此荒廢,沙漠居民愈形貧困.兩年前,我曾與貝都因男人在湖畔遇見一對販售化石的父子,由於大湖消失,觀光客不來,爸爸只得前往他方,與其他販賣化石者競爭.
  我問貝都因男人:「湖不見了,水鳥上哪兒去了?」
  貝都因男人說:「往阿爾及利亞的方向飛去了,偶爾我曾見鳥兒飛回來,發現湖仍不在,便又走了.」
  啊,因沙漠旱化而流離失所的,不僅是遊牧民族啊!這時,忽見小孩兒騎著腳踏車穿越本該是大湖的龜裂大地,心裡一陣荒謬與悲悽交雜而起!
  


  從消失的大湖返回部落途中,行經一棵好美的樹,昂然挺立在愈形枯竭的荒地上,我要貝都因男人停車,讓我下來拍照.我在心裡不斷告訴這棵樹她有多麼美好!即便此處除了碎石再無其他,即便日日承受高度陽光曝曬,她依舊扎根生長展葉開花結果乃至凋落,堅韌歡愉活出沙漠本然生命樣貌!
  


  離去前,我倒了點水給她,這並非灌溉澆花,就只是如朋友一般地在路途偶遇,分享些許來自土地的資源,滋潤彼此生命.貝都因男人說:這棵樹肯定很開心!雨不來,大地與植物都渴極了.
  我在心裡跟這棵樹說:「謝謝妳的存在,謝謝妳如此美好,謝謝妳依舊在此守護著.」
  


  今日順利購得【守護小王子的撒哈拉】回饋物之沙漠玫瑰!
  沙漠玫瑰是最多贊助者選擇的回饋物,原本讓我有些傷腦筋,不知該上哪兒購得足夠數量,幸好我找到一位貨品還算齊全的遊牧民族商販,解決了這問題!這些沙漠玫瑰來自撒哈拉深處,由遊牧民族開採而來,輾轉流通到這兒.這位商販原本也是遊牧民族,在沙漠出生,過著逐水草而居的生活,直到十幾歲,因沙漠旱化,羊隻駱駝尋不著水草,才與家人定居部落,近幾年才開了這間商鋪,藉此養活一大家族.
  我跟他挑了不少東西,付款時,沒上過學的他把我該付的款項算得亂七八糟!原比我該付得少!我搖搖頭,說他算錯,他滿心歡喜地拿出手機,按出電子計算機選項,一副很有經驗地算了半天,依然是錯!是我該付價格的將近三倍之多!
  過往,當我不清楚這兒情況,若遇一位遊牧民族商販給的價格變化不定,肯定認為他在呼攏我,想騙我錢!可此時我驚覺他可以約略看得懂數字,但加減乘除對他來說有些困難,很難想像他如何做生意!
  我拿出紙筆,一一算給他看,他以敬佩的眼神看著我,付款時,我請他不用找我零錢,留著買茶喝,他像孩子一般開心地從盤子裡多拿了兩顆沙漠玫瑰給我!


  


  昨天在遊牧民族柏柏爾婦女 Zara 那兒拿的傳統手工頭巾不過數條,作為【守護小王子的撒哈拉】回饋物數量剛好足夠,我決定多帶幾條回台灣,以備不時之需.畢竟這些頭巾雖然是柏柏爾婦女在節慶跳舞時綁在頭上的飾品,但若拿來圍在腰臀上跳舞,也是頗為美麗!
  柏柏爾傳統頭巾上每個綴飾,都是遊牧民族婦女在忙完繁重家務,利用僅有一點閒暇時間,以手工細細製成,每個無不是傳統技藝女性巧思且獨一無二的作品.我曾想過將她們的手工製品帶回台灣販售,可那時學生說,在台灣使用這麼具有民族特色頭巾的機會太少,市場很小,最好能開發較適合現代生活的樣式,交給當地婦女製作,可對我來說,作品當中的柏柏爾民族美感是一體成形的,一旦做任何「改良」,很難不破壞這當中的傳統風韻!
  我說:「但這傳統頭巾上的每個綴飾都是純手工,而且現在只有柏柏爾老婦人保留這種手工製法,這難道不珍貴嗎?」
  學生理性地說:「老師,機器做的東西,又快又好又便宜,而且每個都一樣,多數消費者會選擇機器做的,在現代,手工根本不值錢,只有像妳這種知道頭巾背後故事的人,才會花錢買手工製品!」
  這話聽得我好傷心!遊牧民族婦女就這樣一針一線縫製了這些作品,將傳統技藝保存下來向外流通出去,希望可以稍稍添補家用,難道這樣的作品不比那些工廠製造的制式商品更值得購買嗎?更何況這些手工頭巾有著機器大量製作的廉價商品所缺乏的人的溫度啊!
  這已經不是「價格」問題,而是當我們消費一個商品時,這行為促進了什麼樣的「流通」,完成什麼樣的「意義」!
  



  傍晚,我要貝都因男人帶我去鄰近小城,找一位手工師傅,幫我的鞋鞋加工.這雙鞋是純羊皮製成,雖然商販說外出可以穿,但我還是想加個鞋底來保護鞋子,先前就知沙漠有個可愛風俗:善用廢棄輪胎來做鞋底,一來方便在沙漠行走,二來也是珍惜物資,善加利用.
  這位師傅除了補鞋,還將一些橡膠布與輪胎做成水桶與洗衣桶等販售,這一身手藝傳承自他父親,一直在這小城角落縫補著.師傅見了我的鞋,提議用橡膠布做底,若用輪胎做鞋底,鞋子會很重,不好穿.可我堅持要用輪胎,因當我想像自己腳下踩著輪胎橫行人間,感覺真的很酷!
  師傅尊重我的狂想,特地跑去找了一塊較輕的輪胎,以免我的鞋變得太重,他先在鞋底跟輪胎上膠,接著黏合,將輪胎裁成鞋底的形狀,接著以小釘子讓鞋子與輪胎緊密結合在一起.不到半小時,就大功告成了!
  付款時,我有點詫異價格之低,笑著請師傅留下零錢買茶喝.師傅點點頭,笑了笑,淡然地接受了.
  我跟貝都因男人說:「師傅工作好辛苦,才賺這麼一點!」
  貝都因男人說:「因為我們不貪,一點一點的賺,生活需要不多,就很滿足,很快樂了!我們的心是富足的!相對地,有些人的心很餓很渴,即使擁有很多,就只是想要更多!」
  我再度思索起何謂「貧窮」?何謂「富足」?試想,一個已擁有許多財富卻只想繼續在財富上累積財富的人,不過是時時刻刻活在由內在匱乏督促他追求財富的饑渴中.然而或許這位補鞋師傅與諸多尚在沙漠生活的遊牧民族,他們物質擁有不多,卻因口中一點食物而飽足,安適地在自己的位置上,做好自己的工作,有朋友有家人有笑容地活.所以究竟誰才是「貧困者」
  甚至,若我們能甘於「一點點就夠」的滿足喜悅中,不再盲目追逐流行,不再無限制地掠取地球資源並製造無數垃圾,我們是不是就能開始一個不一樣的世界?
  離去前,我在心底誠懇地謝謝這位師傅,讓輪胎重獲新生命,謝謝他以自己的工作與技藝,減少地球垃圾!他是我心目中,在街角默默工作的「大地守護者」之一!
  


  呵!謝謝師傅的改造!輪胎做底的鞋鞋,絕對獨一無二,真的好酷!將來等我統治地球,啊是一定要穿這雙鞋鞋登基的啦!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