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29/2013

回Rabat一趟

  照片上,左側是貝都因男人,右側是Fatima.今天與貝都因男人特地搭火車回Rabat一趟,來回將近六小時車程,就只為了將禮物送到Fatima手中,與她詳談一月六日團員抵達當天的晚餐,並聊聊她的近況.
  我不確定自己真的可以待到最後,所以幾乎是以「交代身後事」的方式在跟貝都因男人及Fatima詳談團員的旅程,即使只是處理團員當晚在Fatima家的晚餐,我都寧願特地跑這一趟!
  Fatima一切都好,即便經濟重擔依舊往肩上押,她仍試著在生活裡尋找樂趣與力量.談到團員抵達當日的晚餐,我原本計畫讓團員自行在市集採買有趣食材,交給Fatima烹調,可如此一來,時間很難掌控,我便直接決定當晚菜單:一種由雞肉醬汁與撕碎的薄餅做成的摩洛哥傳統節慶菜餚.這道菜非常費工,美彰化在醬汁裡的薄餅,全是手工一張張做出來的,且是在外面餐廳吃不到的,我想讓團員嚐嚐這樣的美味!
  我跟Fatima說,團員會支付晚餐費用,我知道她經濟壓力很大,唯一可以做的,是幫她製造些許掙點家用錢的機會,對團員來說,這樣的晚餐同樣有趣!畢竟觀光客花點錢就可以在餐廳吃到tajinecouscous,然而像這樣家常道地且是特地為我們烹調的一道傳統節慶菜餚,卻是無價的呀!
  只是團員該為這樣的晚餐支付多少?老實說,我一點概念都沒有,哈哈(尷尬地傻笑中).
  



  與Fatima聊完近況確定團員晚餐後,我與貝都因男人前往medina一家我很喜歡的鞋店,買我要穿的babouches.這家鞋店小小的,選擇不是最多,可我每每一踏進去,三分鐘內就會找到我喜歡的鞋鞋!待團員抵達Rabat,我會帶她們來我最愛的鞋店買鞋!老闆很專業又誠實,這是讓我信任的店家!
  今天我一走進鞋店,跟老闆打過招呼,開始看鞋,一眼就看上這雙很有聖誕風韻的babouches,我連摸都不用摸,光看就知道是純手工!可試穿時,覺得有點緊.老闆說這雙是純羊皮做的,且只剩這雙,沒有更大的了.我一聽,便決定買這雙給自己當聖誕節禮物!我個子小腳小,一雙我穿了都還有點小的鞋子,別人更不可能穿啦!更何況,純羊皮的鞋面會愈穿愈軟,此時緊一點也無妨.但我應該會捨不得穿,太可愛了這雙鞋!哈哈!
  貝都因男人說,我在裡面看鞋時,他跟老闆說,我可是特地回他的小店買鞋,沿途經過數家鞋店,我連看都不看,堅持要跟他買,叫他一定要算我便宜一點!
  呵,難怪我一跟老闆問價格,他給我的價碼就是給摩洛哥當地人,而不是給觀光客的!所以才說等團員來,我要帶她們來我最喜歡最信任的這家小鞋店買鞋啊!
  


  我對Rabat還算熟,辦完事,回Meknes之前,特地跟貝都因男人在medina品嚐闊別已久的摩洛哥香料蝸牛湯!
  這湯很特別,是用郊外野生蝸牛加上許多香料烹調而成,每家風味因各家特殊香料而有所不同,但味道都很濃烈.我第一次吃時,確實需要鼓起勇氣,但Fatima說,這湯很滋補,冬天一個禮拜喝一碗,就完全不會受風寒!我一聽,決定三兩天就來一碗,搞不好可以調理我的過敏氣喘!
  每回想吃蝸牛湯,我總習慣去medina 裡的某一攤,經過我多方品嚐,就這家最美味滋補!待團員來Rabat,我再來問她們要不要也鼓起勇氣品嚐一下摩洛哥特有的蝸牛湯好了,呵呵!
  老實說,我也不知道自己這樣到底算不算「導遊」?我覺得我好像只是很熱情開心地想跟團員分享我覺得摩洛哥在地生活好玩的地方,腦中其實不太有觀光旅遊」的概念與想像,哈哈!
  



  待我們從Rabat回到Meknes,都已晚上九點過後,一進家門,Sonia的嬸嬸很快就把晚餐給端上桌了!這道雞肉清爽美味且做法相當簡單:將雞肉、醃漬檸檬跟兩種我沒聽懂的摩洛哥香料一同放入tajine鍋烹煮,之後再撒上鹽,這樣就可以了!呵呵,家常菜的美味天然真的跟外面餐廳不一樣,這也是為啥我總傾向帶團員到家庭裡用餐哪!
  用過餐,貝都因男人累到倒頭一睡不醒,我則幫Sonia媽媽算塔羅牌.老實說,我根本不會算牌啊!我只是就著一張張牌,拿著小本子,逐一把牌意翻譯給她聽,是她自己在牌當中看出自己的故事,然後我再靠瞎掰,順水推舟地鼓勵她往前進,給她信心理解希望與安慰而已,哈哈!
  可她超愛聽我瞎掰!中午我跟貝都因男人出門前,我在電腦前忙著,她竟當著我的面,跟電話裡的弟弟說:「適任來我家,我很高興啊!可是她一天到晚黏在電腦前,我們沒啥機會說話!」我轉頭看她一眼,說:「好啦好啦,妳如果要,我晚上再幫妳算塔羅啦!」
  今晚,她問的問題跟前天一樣!我說:「妳兩天前問過一模一樣的問題了!」她像任性的小女孩一樣堅持:「我還要再算一次!這兩天,事情已經有新的進展了!」我也只好再幫她算一次,覺得自己好像替長年不在家的Sonia陪伴媽媽一樣.
  



  今日兩地奔波,我其實也累,同時又有一股堅定力量,從土地往內在轉.再回Rabat,一切仍是那樣熟悉,與Fatima雖只確認了團員六日晚餐,隨後跑了趟鞋店,卻讓我對帶團感到自信喜悅!我覺得自己將是帶著團員來認識這塊我還算有點認識的土地,卻非單純「旅遊觀光」
  對於自己要不要賭一把地留兩個月,我尚未決定.我知道我的心渴望留下,我想與團員走完當初預定旅遊計畫,我想與團員一同體驗創造全新經驗,但我仍恐懼若簽證真有問題,我不知能否承擔可能性後果.
  MeknesRabat皆雨著,不怎冷,很舒服的天氣,無須撐傘,帽子就夠.在火車裡,望著窗外疾駛而過的北非大地,反芻M跟我說的話,我在心裡告訴祂:「請讓我留下來吧!我需要『時間』做更多體驗並將經驗走得更深更廣,我真的需要時間來做更深的確認,甚至去發現如何才可以讓沙漠也需要我!請給我足夠的時間與機會,讓我鍛鍊出足夠的勇氣與力量可以在這塊土地上扎根!」
  人生真的很有趣!當我愈想為土地與人付出,卻只是愈發現土地如何乘載著所有人的生存,而自己又是如何蒙受他人的照護.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