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26/2013

在Doha等轉機

  此時我人正在Doha機場等轉機,得等上好一會兒,這才有時間寫些東西.
  長程旅途自然讓人有些疲憊,但真的很開心!出國前最後這段時間,因為搬回西螺,無法照預期計畫準備回沙漠的事,每天忙著接各種變化球!小阿虎必須再度送養,同樣讓我難受、痛心!但我知道我必須將這些全部放下,專注經歷這場讓我整整準備了兩年才終於啟程的「探索」與「冒險」.隨著飛機載我離台灣愈來愈遠,好些事便也漸漸淡去,在飛機上,睡睡醒醒,一時之間,有點難以想像自己竟然就這樣「隨著夢想起飛」了!心裡有著強烈細緻的感動與「歸鄉喜悅」!這一路走來,有著眾人的支持與成全,我才能如此堅定瀟灑地奔向下個未知旅程!很謝謝大家!
  在西螺最後一夜,整理行李時,我抱了抱小枝枝的骨灰罈,眼淚又掉了下來.身邊好幾位朋友眼見我搬離七張後,所有在我生活裡發生的事,無不說:「變化好快、好大!」那時如果不是小枝枝臨終,我不確定自己真的會搬離七張,恐怕也不會有後續這些事.我竟覺過程雖然很折騰我,但這其實是小枝枝給我的禮物!她知道我有多想回沙漠,所以先行離開,不讓我為她掛心擔憂,甚至讓我經歷這些衝突巨變,要我將自己準備好,走入下階段的挑戰!
  回西螺前,M 曾跟我說,在前往沙漠為人與土地做事前,先回故鄉,親近土地,去感受「母親的角色」,對我是好的.準備出門搭車離開西螺,前往林口時,我看見我爸媽笑容滿面在大門口等著,我爸用摩托車分兩趟載我的行李前往車站,我突然覺得我爸媽好偉大,向來如天使般守著我!當我的夢想是自我實踐時,他們在背後默默支持著;當有天我決定將生命用在為他人做事時,他們竟也無怨無悔地把自己的女兒給「送出去」!尤其在我出發前一晚,我爸叫我一定要放下心裡對他人的埋怨,讓事情輕輕過去,才能輕盈專注走入下階段.我上車前,我爸對我的提醒是:「到了摩洛哥,若遇到需要的人,多給一點錢沒關係!」我想到蘇太帶著金猛、金勇來家裡玩時,我爸看到金猛瘋狂自由玩耍,是那樣肯定與開心!這彷彿讓我從另個角度看見我父母給我好大的自由,讓我即使跌跌撞撞滿身傷,都有空間去走自己的路,這同樣讓我在往後舞蹈教學中,非常堅持「舞的自由」!如果不是意外地回西螺住上一段時間,或許我真不會發現這件事!
  筆電裡,裝了許多從網路上下載的非洲相關議題的法國報導與紀錄片,雖說是為了帶團作準備,但完全不知有無時間做功課!呵呵!帶著強烈喜悅地,我搜尋著這些北非相關議題的文史資料,只覺自己真真切切走在該走的路途上,即便不知未來將走向何方.
  我對北非社會與文化議題的理解及關注恐怕遠多過觀光,旅遊手冊與古蹟導覽我老讀不下去,卻反倒找到好幾支讓我極度感興趣的法國紀錄片!議題包含非法移民、觀光產業、水資源爭奪與性觀光等等,可我這回是嘗試要「帶團」哩!總不能老跟團員說這些吧,呵呵!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