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31/2013

初抵沙漠首日

  歷經八小時夜車,抵達沙漠時,已是清晨,這世界仍睡著,行經的沙漠小城空無一人.
  在車上,一首首聽過埃及古典音樂,才知司機是埃及音樂愛好者,我幾乎能說出每一首曲子的歌者與出處,不禁深深佩服起自己來,呵呵!還低聲跟貝都因男人說:「我有辦法跟著這首曲子跳舞哦!」他笑了起來,雖然他很難想像這意味著什麼.
  望著車窗外黑暗的北非大地,心裡一股難以言喻的悲傷淒涼,與很深的愛!我在心裡跟祂說:請讓我留下來吧!我一定可以找到為這裡的人與土地服務的方式!


  

  前往沙漠的夜車在一處聚落短暫休息,是時半夜兩點,一下車,隨即在呼吸裡感受到水的冰涼,我望著在黑夜寒風中,向行經旅客販賣蘋果橘子的小販,感受他的辛苦勤奮中的美與力量,我在心裡告訴自己:「若我對這裡的人與這塊土地了解不深,若我無法真實地走入在地生活,那麼便無法在此生根,更遑論是做任何事情了!」
  在台灣時,我很難跟他人解釋自己不是抱著做「慈善救濟」的意圖回來,因為這裡的人與土地充滿了力量,卻是在全球與在地資源分享及流通中,產生了傾斜,讓好些人受苦且難以翻身.
  我在心裡向祂祈求:「請給我勇氣、清明意識與學習機會,讓我慢慢找著可以為這塊土地做事的方式!」


  

  清晨抵達綠洲聚落,我們放下行李,先行休息.
  出發前,我拿出清單,跟貝都因男人一一描述我要帶回台灣的【守護小王子的撒哈拉】回饋物,兩人討論了好一會兒,我大致明白可以上哪兒找到這些東西.他說他認識一個專賣melfa的商販,有時會來部落兜售,若他沒來,也可去鄰近小城找他採買.
  上午,一睜開眼,他說他剛打電話聯絡這位商販,恰巧這位商販今天來部落,正在路上呢!呵,順理成章地,才剛回來第一天,我便購足了melfa,神真的很眷顧我!
  這些melfa來自更酷熱乾燥而遙遠的撒哈拉深處──茅利塔尼亞,經由遊牧民族間的運輸管道,來到西撒哈拉,這位商販開車數小時,前往遙遠的西撒哈拉買回來販售.商販說,摩洛哥也有人製造melfa,但品質遠不及茅利塔尼亞.也因他將我視為家族中人,所以給了我家人的價格
  不到十分鐘,我隨即挑好要帶回台灣的melfa,趁商販難得帶這麼多貨物來到家裡,我邀請家族裡的女人們前來挑禮物,我明白女人在此並無經濟獨立這回事,連想要一件新的melfa,都得跟收入不多的丈夫哀求許久,而我願自己小小的分享能讓女人間多些美好交流!
  待我挑選完melfa,家族所有人包括商販全驚呼我的眼光真的很了不起!所有最美的melfa全被我挑走了!而且我完全遵照傳統貝都因風格與品味!
  呵,我能說什麼呢?我對這世界的許多人事物非常無感,但對某些東西就是特別有感觸,只需一眼,就知道重點跟特色是啥!
  深深感謝所有【守護小王子的撒哈拉】贊助者,謝謝你們在我剛起步時,便給了我最重要的「信任」,讓我腦中夢想可以逐步落實在人間.不管我能在這裡待多久,確實履行我曾許下的承諾,將是我最關注的事!謝謝所有給予我最真實支持的人們,是你們的成全,讓我們有了這趟共同圓夢的旅程!感恩!
  

  

  沙漠生活自有韻律,讓人想快也快不起來!這兒雖有網路,可斷斷續續,讓我很難上傳照片與PO文,功虧一簣是常有,又得一切重頭.
  下午與貝都因男人前往鄰近小城尋找遊牧民族柏柏爾婦女日常穿戴的刺繡披肩,作為【守護小王子的撒哈拉】回饋物,很幸運地讓我依靠直覺找到一家!瞧這照片上的店舖,就知這不是一般觀光客會造訪的地方.
  老闆說,這傳統披肩來自沙漠深處的遊牧民族婦女,平時忙完家務,便在布料上刺繡,做成披肩,待家人到城裡採買日常生活用品,便將刺繡披肩一同帶來賣給店家,賺取些許家用.
  我請老闆讓我幫他跟刺繡披肩合照,這樣【守護小王子的撒哈拉】贊助者才知這東西是跟他買的.啊是說……,老闆你幹啥給我這臉色?我可是完全沒跟你議價,你說多少就多少哩!
  今天先跟老闆帶一條,之後再去其他地方找找有無更美麗精緻的刺繡圖案.我帶回去的刺繡披肩,每一條都是獨一無二的遊牧民族婦女手工製品,我很謝謝每一位【守護小王子的撒哈拉】贊助者,盡力執行計劃裡的每個細節,是我尊重自己決定、兌現承諾與回饋每一位支持並相信我的夢想的人的唯一方式!謝謝大家!


  

  如果這不是鐵皮屋,那什麼才是鐵皮屋?
  



  鐵皮門下的撒哈拉貓一隻.

  

  傍晚與貝都因男人在沙漠小城享受大餐:烤肉串新鮮沙拉阿拉伯甜茶與麵包,瞧這擺設,一看便知不是一般觀光客會造訪的豪華餐廳,來者多為在地人,可我就喜歡這等最自然純樸的日常美味!
  用餐時,我跟貝都因男人說:「我離開將近兩年,可你不覺得整個感覺好像我不曾離開這裡嗎?」
  他點點頭,說:「對呀,因為妳一直在我心裡!」
  啊諾……,這位先生!我的意思其實是想聽你跟我說,我很能適應沙漠生活,未來要在這裡定居,肯定沒問題這樣啦!

  


  上午的melfa 商販竟然到處替我的「正港傳統貝都因品味」宣傳,遇人就說我把他最好的貨色都掃光了!哈哈!但他很高興遇到像我這麼好的客戶,還說等我回台灣,若還需要,他可以寄給我!
  商販說,melfa上頭的圖案是由茅利塔尼亞遊牧民族婦女手工染製而成,在沙漠,手工之繁複與花紋之細膩,恐怕是未能親眼目睹的我們所難以想像的.
  我曾與茅利塔尼亞婦女有過短暫交談,只覺那是一群強悍堅毅且沉默團結的女性.此時聽商販說著這些melfa如何從撒哈拉深處流到我手上,腦中竟浮現阿拉伯駱駝商隊當年馳騁撒哈拉的繁榮光景.接著,這些melfa將被我帶回島嶼台灣,回饋【守護小王子的撒哈拉】贊助者,我想著「商品貿易」、「資源流通」與「碳足跡」,只覺自己活在一個從不同角度便看見不同風景的次元.
  隱隱約約地,在一條茅利塔尼亞遊牧民族婦女手染melfa的紋路、製作與流通中,我腦中慢慢浮現遊牧民族真真實實在撒哈拉踩踏出的生命流轉之路,那是存在千年的交易流通,或許更是最適應這塊土地的貿易方式.若我連這都理解不甚深,只恐粗暴且自以為是地在上頭加諸我個人認為更先進卻將導致失敗甚至造成傷害的方式,更不用說是為這塊土地與人做些什麼了.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