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30/2013

為沙漠家人採買


  我早就迫不及待渴望回沙漠,深思熟慮之後,覺得那些自己完全無法掌控的事情就先擱著,還是趕快回沙漠要緊吧!與貝都因男人討論過後,決定搭周日夜車回沙漠,約可在週一清晨抵達.也因此,我們趁在Meknes最後一天,做些必要採買,給沙漠家人帶點禮物回去.
  買禮物真是一門大學問!家族食指浩繁,若是人人有禮,大概把我榨乾都還不夠!想了想,我們決定買些禮物給貝都因男人的父母,之外買些沙漠較少見的香料等,可以讓整個家族分享食用,如此一來,既不失禮,荷包也不至於過度失血.挑選香料的事,我全權交給他,只負責拍照.
  繼續在舊城區逛街採購時,他很不喜歡我買禮物時的出手大方,說:「我知道妳很慷慨善良,但妳買東西從來不殺價,看到啥都願意買給我家人,可妳在台灣教舞賺錢好辛苦,若一直這樣慷慨下去,等妳回台灣,就一毛都不剩了!」
  可我覺得錢回台灣還可以再賺,更何況我在台灣生活費一直不高.但我覺得這次回來,我不太跟小販議價的原因主要在於過去在台灣這兩年,我承受他人協助支持肯定與贊助太多了,以至於我沒有辦法不把我從他人身上得到的也給出去,我自己很飽足了,很自然不太想再留多餘金錢或物資在自己身上了,相反地,若我能藉由給予而讓一場流動得以形成,這會讓我更富足快樂!

  

  我很喜歡Meknes,甚於過度觀光化的Fes Marrakech,在Meknes舊城區巷弄裡,放鬆自在地遊走,只覺自己走在歷史的脈動與呼吸裡,一個個在古老巷弄行經的人們,不過時間大神的光影遊戲,如夢如幻,似真似假.
  人們隨著時光或逝去、或再來,街道依舊在,時間是虛幻的.

  


  Meknes盛產葡萄與橄欖,我們不方便攜帶醃漬橄欖回沙漠,便決定買瓶橄欖油回去.
  經過舊城區路邊小攤,我原本要買橄欖油,貝都因男人搖頭:「太不保險了!即使旁邊放著橄欖,妳也無從知道這油是否真的是橄欖搾的!還是跟店家買吧!」
  我在心裡冷笑:「台灣大統是很大的油品廠牌,不也…….」
  跟橄欖小販買橄欖油時,我開心地幫橄欖們拍照!好喜歡這樣的擺設方式,好美!


  

  買禮物給他家人時,往往都是我滿腔熱情想掏腰包可他不肯!有時我看到好玩的東西,提議帶回沙漠送人,總是他搖頭,說:「這是給有錢人家用的!」我不滿地在心裡嘀咕:「想要、需要就可以買,哪分啥有錢人跟沒錢人用的!」
  逛到一處賣生活雜物的小舖,他看上裝調味料用的小瓶子,發現是玻璃做的,考慮了一下,又放回去了.我問原因?他說:「玻璃易碎,還是塑膠的比較實用.」我在心裡碎念:「可是玻璃質感比較好啊!」
  不一會兒,我看到一個造型古樸可愛的雞毛撢子,興奮熱血地說:「買這個回去吧,可以打掃家裡,很實用!」他癟癟嘴,說「妳看不出來這是給城裡有錢人用的嗎?沙漠根本沒這麼多家具物件,若風沙吹進來,把毯子拿到戶外抖一抖,沙子掉了,就乾淨了!沙漠生活根本不需要雞毛撢子呀!」
  我這才慢慢明白,他口中「城裡有錢人用的」是啥意思,以及為啥他常說:「在沙漠生活好容易,一點點東西就飽足了.城裡生活複雜多了,需要好多錢、好多東西,才能過生活.」
  總覺我還有好多好多需要跟這裡的人與這塊土地學習,才有可能在這兒紮根,好好活下去,甚至有天讓沙漠也需要我!好些在我眼中或許奇怪不合我的常理的作為與規矩,卻往往是因應當地自然與人文條件發展而出的生存方式甚至是生活哲學.
  慢慢地,在每日生活裡,我努力專注向人與土地學習,不斷發現與反省著.願我有天終能將自己調整到可以在這塊讓我深愛的大地上生活的狀態,甚至找到我可以為這塊土地與人盡一份心力的方式!
  


  採買結束,我與貝都因男人在廣場上的咖啡廳休息,左邊的咖啡牛奶是他的,右邊的薄荷茶是我的.
  我喜歡Meknes,不那樣觀光,允許所有來者放鬆自在與古老皇城共生存.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