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20/2013

土地的力量


  為了文山社大周二晚上課程,當天上午,我特地再度搭國光號回台北,南北來回長達六小時以上車程,要我不碎念,這是不可能的事情啦!但既然我都是專程回去上課,當然更要把課給上好,多給些我覺得更有意義的教學內容,才不枉費我這南北來回舟車勞頓哪!

  最後這幾堂課的練習與上半學期有了很不同的方向與進展!我將課程尤其鎖定在肢體律動中的文化美感,帶著學員一步步練習如何尋找阿拉伯女子在行動中,那若有似無、慵懶放鬆卻又千嬌百媚的姿態!對我來說,這才真的是充滿文化情趣與女性肢體自然美感且是非常值得分享的部分!

  最近新教的埃及舞蹈動作,不少來自突尼西亞的影響,這禮拜,我特地找了幾支突尼西亞傳統舞蹈影片,讓同學看看我們上課學的埃及舞蹈動作,在突尼西亞傳統舞蹈中,那原汁原味的美感與肢體中的土地能量為何!呵,通常有堅持到期末的學員,到了這時候,對舞蹈的賞析能力絕對有進步!也比較能夠理解我上課碎念的那些需要琢磨與追尋的「身體力量」、「優雅美感」與「舞的韻味」指的又是什麼.

  突尼西亞傳統舞者從頭包到腳的打扮,只有露出臉龐與雙手,披戴在身上的布料極多且細緻華麗,即便身軀與女性線條被遮蔽,依然舞出身體力量與優雅嫵媚姿態,讓同學看了,紛紛讚嘆不已!呵,就像我不斷強調的呀:只要身體基礎功打得夠紮實,跳舞時,即使穿著寬鬆長袍,都能讓觀者感受到來自身體本然的能量與力道!跳舞靠的是身體,而不是珠珠、亮片或舞衣!在巴黎時,舞中女子那歡愉酣暢與隨著身體能量而優雅擺動的裙襬衣袍,遠比啥身材姣好或華麗舞衣,更是讓我震撼感動哪!回台灣以來,我不斷試圖分享的,真的是那份女子身體本然具足的歡愉能量!

  每回上台北,我都會特地跑龍山寺一趟,這週二恰巧是農曆十五日,龍山寺滿是虔誠誦經中的信徒,在眾人佛唱中,我遠遠見到菩薩慈悲面容,淚水隨即滑落,我知道自己可以一路走到現在,有著菩薩慈悲護持與眾人成全,再不久,我隨即上飛機,開啟下階段的冒險旅程!甚至要帶著五位信任我的夥伴,嘗試在摩洛哥進行公益旅遊的經驗,我心裡除了感恩並希望這趟旅行能圓滿達到當初預期目的之外,再無他想!

  謝謝菩薩!謝謝大家!
 

  

  如果說非得把衣服穿得夠保暖,是我媽才願意讓我出門,那麼對我爸來說,到廟裡拜拜、求平安,則是首要之務了!

  傍晚,我爸載我去廟裡拜拜,跟金母娘娘報告一下這趟摩洛哥之旅,請金母娘娘保佑我跟團員一切平安順心!還要能在沙漠逐一完成所有預定工作!

  出門前,我在我爸摩托車上看到巨大的根莖植物,問:「那是啥?」他說是山藥,剛收成,打算帶去廟裡送人.哇!這真是我生平所見過,最為巨大的山藥了!拍照時,特地放一個五十元硬幣在旁邊當比例尺,這樣大家才知道有多巨大!

  我爸說,這是他今年三月時種的,就丟在寺廟園子旁,沒施肥也沒灑農藥,連澆水都很少,所以算是「野生」的.

  我心想,哼,這樣也算「野生」?那要不要乾脆說是「樸門」好了!
 

  


  適才稍微整理了一下行李,裝了幾件衣物,加上行李箱,全部重量不過六、七公斤,我就覺得差不多了,夠用兩個月了!剩下的空間,可以用來裝送人的禮物!

  朋友帶我去農村拜訪她家人時,我拍了好多照片,事後她曾跟我要照片檔案,想洗成照片給村人作紀念,我滿口說好,卻一直拖延沒給人家,因在給她之前,我得先大刀闊斧地整理那幾天在農村拍的照片,挑出她要的人物照給她!

  數度提醒後,她沒多堅持,這事不了了之,我人也離開了摩洛哥.

  但這事一直擱在我心頭,因我對她做了「承諾」,且我來自一個用手機隨口口拍照的社會,那兒卻是難得出現一台可供拍照的相機!我可以理解這些我在當地隨手拍下的照片對她與他們來說,多麼珍貴難得!

  晚上,我找出那時的照片檔案,一一篩選,準備拿去相館沖洗,作為送她的見面禮!台灣沖洗照片的品質肯定比摩洛哥好,沖洗照片的費用之於我,遠不像對她來說那樣沉重,更何況我的行李箱一定有空間裝得下這份記憶的禮物!

  回顧這些照片時,我深感自己從他們身上得到的,遠比我給出去的要來得多上太多!那蹲在陽光與樹下,對著鏡頭微笑著的孩子,以及看到小主人出現,歡樂地跳起舞的狗狗.生命是那樣美好…….
 

  

 
  在摩洛哥時,有一位肩上扛著經濟重擔但永遠堅強勇敢面對人生,且相當慷慨善待我的女子,曾帶我去摩洛哥農村拜訪她的家人,那兒相當偏僻荒涼,是我第一次造訪一座離都市不算太遠,但整個村子竟無人擁有自來水的地方!即便那兒水質苦澀帶鹹,土裡鹽分極高.那時我才知,打開水龍頭就有乾淨自來水可用,是多麼的「奢華而不尋常」!

  村裡每口井裡的水,都是鹹的,苦的,澀的!村人告訴我,切莫飲用未煮開的井水,會有健康疑慮!然而這卻是他們在這兒生活數代所使用的唯一水源!我在那兒僅過了兩夜,洗完澡後,身上黏滋滋的鹽分讓我回到都市之後,連續清洗數天,才終於洗去那種感覺!

  然而他們卻是那樣熱情單純地接待我,把我當家人一般對待!我朋友的媽媽年紀很大了,晚上睡覺時,她判斷夜裡寒風會從破掉的玻璃窗吹進來,我一定會感冒!二話不說,手腳靈敏地起身,拿地墊與毛毯塞住破洞,這才放心地去睡覺,轉過身來時,還給了我一個含意深遠的眼神與表情…….

  


  阿任私密大公開!

  雖曾數度往來沙漠,但我從沒騎過駱駝!依據游牧民族傳統,駱駝泰半是用來載物而非載人,此時駱駝載的是觀光客,極少是當地人,而我自詡為「旅者」而非「觀光客」,所以…….

  但我可是騎過更酷的!也就是……驢子……在拜訪摩洛哥農村的時候…….
  啊這才是正港ㄟ「在地精神」啦!(很堅持)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