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19/2013

暗袋


  我每周南北來回奔波,忙到沒時間款行李,出國在即,讓我阿母粉緊張!我帶回西螺的衣物極少,腳上只有一雙破鞋,背包還壞掉了!我阿母無法想像我帶這些就想出國,前兩周,拿了幾張大鈔,叫我回台北添購衣物、鞋子與包包,我買了背包這個必需品,其餘全歸為沙漠夢想起步金,讓我阿母十分不滿,擅自作主地幫我添購許多衣物,我說長途旅行讓我必須行李簡單輕省,根本帶不了這麼多,但她堅持這樣她才安心!
  其中一件外套的口袋設計不良,讓放進去的東西很容易掉出來,我阿母特地幫我做了個暗袋,而且還是個巨大的暗袋!大到連整個銀河系都裝得下!拍照時,特地請小金花來當比例尺,才知這暗袋究竟有多麼巨大!
  我阿母好像一直重複類似的模式:明明希望我不要再跳舞,眼見阻止不了我,便親手幫我縫製舞衣;明明不希望我一再出去流浪,眼見改變不了,便幫我添購保暖衣裳甚至還親手縫暗袋.
  為了衣服鞋子這等「身外之物」,我阿母對我很不滿!她喜歡女兒打扮得漂漂亮亮,偏偏我愈活愈邋遢!我確實生活節儉,可倒也不是買不起衣服鞋子,而是我深深認為每一個日常生活中的「物品」在製造與運送過程中,往往要土地與勞工付出高昂代價卻不為我們所知,我無法完全沒有這些物資地生活,但至少我可以「物盡其用」,只要「還堪用」,我便不讓這東西成為汙染土地的「垃圾」.況且我對衣著外貌絲毫不感興趣,我是真的沒有任何相關的「匱乏」與「需求」.搞到後來,周遭人可能覺得我邋遢隨性,但我真的活得很富足快樂!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