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02/2013

舞蹈家教在西螺老家


  這週六文山社大課程結束,鳳英與我一起搭國光號回西螺,在我家過一夜,隔天回台北,她想趁我人還沒回沙漠之前,趕緊跟我多上幾堂課!這個周末,我們連上三堂,徹徹底底地從動作到音樂再到舞碼練習,上得很開心!
  這趟旅程讓她超開心!我媽媽幾乎把她當自己小孩般疼愛,她很喜歡鄉間寧靜緩慢的生活步調,很喜歡跟我爸媽聊天,晚上睡覺還有自己的房間,我們可以東南西北聊很久,對她來說,這次來西螺,是度假,也是上課!
  臨走前,她說:「妳從沙漠回來之後,乾脆住西螺好了,讓學生專程來西螺找妳上課!這樣還可以製造『大師的課不是想上就可以上』的形象!學費可以收高一點,妳也有更多時間可以寫作!」我大笑:「學生上課沒這麼勤快,這種事偶一為之,無法長期啦!」她說:「那妳可以辦『民宿度假舞蹈工作坊』,包食宿加舞蹈課,學費收很高!台灣東部有間瑜珈民宿,老闆娘會帶旅客去戶外做瑜珈,一堂課要四、五千!」哈哈!這年輕女孩兒真有生意頭腦!
  這是我第一次在自己的故鄉西螺授課,地點竟然就是在自家客廳!我們把桌椅搬開,雖然沒有大鏡子,但就個別家教來說,空間很夠!神奇的是,鳳英的爸爸還是西螺人呢!所以對鳳英來說,她不僅是陪我回家,也是某種形式的「歸鄉」呀!
  與鳳英在西螺連上三堂家教課,只覺命運的安排好神奇!從台北回西螺僅十天,生活便已發生諸多巨大改變,好些事似乎也無形中推進不少,搬回西螺說是「不得以的意外」,卻又如此自然美麗地宛若上天的禮物!

  


  我跟鳳英的家教課預計上到四點半,好讓她搭五點的國光號回台北。三點半時,我阿母跑來打斷課程,叫鳳英去吃水餃,不然上車在高速公路上會肚子餓,我說課一定要上完,水餃可以車上吃。我阿母將水餃跟飯後水果打包好後,跑到前面花圃繼續忙碌,邊種花,邊跟鄰居阿姨聊天,鄉下阿桑的一天真是充實而忙碌啊!
  是說……鄉下阿桑們好愛穿大紅毛線衣啊大家有志一同都穿一樣哩!

  

  餐桌上,我阿母:「我下輩子還要嫁你!」

  我阿爸:「我不要!」

  我阿母:「我不管!我就是還要嫁你!反正我會先死,然後我會在那邊等,你一上來,就會被我逮到了!然後我要賴著你不走!」

  我阿爸:「……」

  我阿母話鋒一轉,突然跟我說:「其實妳阿爸也有很多缺點,但就是要把缺點當優點看,所以我們兩個才能吃這麼老,感情還這麼好!」

  這下換我無言了…….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