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27/2013

奔波


  西螺台北超過六小時車程,就為了上文山社大兩個半小時的課!雖才離開台北幾天,卻已覺恍如隔世!下車第一件事竟是前往龍山寺拜拜,請菩薩保佑年底這趟讓我準備了整整兩年的沙漠之旅平安順利!菩薩籤上說,今年申請計畫補助不易遇到「知音」,但我還是會全力以赴,一如面對所有我在生命中的決定.

  晚上七點的課,六點便已抵達文山社大,幸運的是,清潔人員已開門在教室裡打掃,待他離開,我在教室裡放了埃及音樂,稍事休息,準備晚上的課.雖然拎了杯咖啡進來,但永遠是埃及音樂最能刺激我的腎上腺素,在諾大空間裡,由埃及音樂填滿時間,源源不絕的精力體力便自然湧現,我整個人也開始進入另種狀態.細細聆聽中,我在音樂裡看見空間,如流動中的曼陀羅般不停變化,每一聲重重的鼓音都是自己的肋骨打在心臟上的聲音,是神在土地上種下巨木的聲響,我在埃及蘇非音樂中,冥想我所愛的沙漠景致,讓老蘇非蒼茫嗓音成為自己的呼吸,老蘇菲以念珠敲打玻璃杯的清脆聲響,如清澈水滴,喚醒蒙塵的靈魂,我想起北非大地告訴我的秘密:這世界如何在神的愛當中被創生.

  這禮拜文山社大教了個難度高的新動作,順道教完一分鐘左右的舞碼,就當好玩!教舞碼很容易,讓人有所遵循的「一套動作」也較符合台灣習慣的學習方式,但很早以前我就因舞碼不是最能直指人心的自由之路而極度缺乏興趣.

  今天中午搭車回西螺時,國光號馳騁在高速公路上,我聽著金剛經,想著鳳英昨晚跟我說:眼前明明有好幾條路可以走,妳總是選擇最崎嶇困難那條!

  呵,或許真的是吧!小時讀了鹿橋人子,給我很大的影響!讓我深信人身難得,每逢人生抉擇,我的知道哪一條才是靈魂回家的路」,也堅持走我的心要我走的路,便有了這一路的動盪波折.

  再不到一個月,我便要回到讓我朝思暮想的撒哈拉了!這趟旅程,我準備了將近兩年!此時卻完全不覺自己已經準備好了…….

  

 
  歷經三小時國光號回到西螺,一進家門,映入眼簾的第一個畫面竟然是我阿母在庭院洗石頭!

  對!洗頭!而且是拿菜瓜布泡肥皂水地一顆顆清洗!

  我問我阿母:幹啥洗石頭?

  我阿母說,這些白石子是用來裝飾盆栽用的,久了會髒,所以要洗一下.

  哇咧……,原來鄉下阿桑的忙碌是這樣來的!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