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21/2013

火速打包中!


  我想我真的是累壞了!週二晚上從文山社大回到家,洗個澡,吃完藥,倒頭就睡!清晨餓醒,吃個東西,繼續睡到被鬧鐘喚醒!接著起床準備週三跟點燈文化基金會去台中東勢演講的行程,赫然發現存有演講講綱與音樂的MP3竟然不在我身邊!本以為被我遺忘在文山社大,後來才想起昨天回家,經過小七,順道列印,應該是留在那兒了…….
  還好時間還算充裕,趕緊將演講講綱存到外接硬碟,帶在身上,待會兒去小七看看MP3還在不在.
  事情好多,全擠在一起,好爆炸!嗚嗚嗚…….
  不知為啥,昨天回文山社大上課,僅隔一周,我有很強烈的「恍如隔世」感,時間與空間都是模糊、錯亂的,眼前每個人看起來是那樣不真實,同學似乎也難以進入我想帶入的樂舞狀態.
  大花來把她借我的除濕機跟小冰箱帶回家,映君拿走貓籠,待點燈最後一場演講結束,我就要用力打包,搬回西螺了!「即將遠行」的感受極為強烈,不只是空間距離,卻是一個階段的結束與新階段的開展.打包時,我不知自己是為在西螺的那一個月打包,還是正在為沙漠那兩個月整理行囊,這一切全都好模糊、好錯亂啊…….
  

  點燈最後一場演講圓滿落幕,心裡一塊大石落下,好開心!
  上午匆忙出門,趕著到小七找我昨晚遺忘在那兒的MP3,順利找到後,攔了輛計程車,趕到火車站跟大家集合,快下車時,竟發現自己忘了帶錢包!太可怕了!我跟司機道歉,請他等我,下車衝向集合的地方,急叩小孟,跟她借了兩百塊,再衝出來找計程車司機,還他車資!我真的是累到一個極致,不斷出差錯,還好老天疼惜,讓我驚險過關!萬一我早上不是搭計程車而是搭捷運,走到捷運站才發現自己沒帶錢包,肯定來不及回家拿錢再出發!感謝老天爺!嗚嗚嗚!
  前往豐原的火車上,我睡著了!演講完,從東勢前往台中高鐵的計程車上,我又睡著了!回到台北,準備上回西螺前的最後一堂家教課,接著便可放鬆打包,明天宅急便會來拿我的電腦,週五就搬回西螺了!
  被極強的「遠行」感受所圍繞,雖然其實是「歸鄉」,先是回到原生家庭與我生長的故鄉西螺,爾後是靈魂原鄉撒哈拉.我想是極為重要的新階段即將開展,我的心知道接下來在前頭迎接我的,將是更為豐富多彩的階段.
  十二月廿五日,我即將搭機,再回撒哈拉,一趟我用了整整兩年準備的旅程,心裡有著極為強烈的歡喜與感恩!小孟說,我在點燈的演講將在下周播出,恰巧是我出發前一個月,我相信這是上天給我的鼓勵與祝福!很感恩,真的!也謝謝所有人這段時間以來的鼓勵與陪伴!
  

  此時正火速打包中!不無詫異地發現自己的家當愈搬愈少,除了教舞必須的鏡子、書櫃與兩盞彩繪玻璃燈,外加電腦與一堆書,我就沒剩多少東西了.接連幾位朋友來電,劈頭就說:「蛤?妳要搬回西螺?怎麼這麼突然?」接著便是「西螺相見」的邀約,看來我正要回去振興西螺地方經濟啊,哈哈!這週六,「淚的蒲公英少女」就會從高雄來西螺找我,週日極可能與一位鹿港前來的朋友進行我在西螺的第一堂舞蹈家教課,事情演變真是迅速!
  那天學生說,這一年來我變好多!我在七張時,生活相對平穩些,一搬來這裡,突發事件不斷發生,小枝枝往生及大風與牧牧的出現,貓咪送養再退養,讓我應接不暇!我真心感謝這空間,讓小枝枝在寧靜中離世,讓大風、牧牧與小小貓改變流浪街頭的命運!這幾個月的衝突、刺激與動盪雖讓我手忙腳亂,然而過程帶來的發現、感動與迅速蛻變,卻是金錢無法換得且是他人無法帶走的啊!我相信這些全是上天最美的安排,讓我鍛鍊心智、擴大格局,更有能力為沙漠與人做事.
  昨天點燈最後一場演講結束,我慢慢意識到,走過這過程,不經意地,被改變最深的仍是自己!原來藉由分享自身夢想與實踐經驗,竟可能點燃他人心中屬於他的夢.有時演講後,學生問我:「去沙漠會不會很辛苦?為什麼要為這些與妳毫無血緣關係的人做事?」藉由一再地誠懇回答,我發現自己竟是那樣堅定而無所懼,當我確定這是我渴望以後半生走上的路.
  變動與遷徙,取捨之間,讓我在生活中與生命裡留下的「罣礙」愈來愈少,就個「去蕪存菁」吧,原來好些事與物確實不甚重要,而自己的心堅持留下的,不曾是牽絆阻礙,卻能激起勇敢向前的力量!輕盈與自由,不停坦然面對衝擊與自身渴望的糾葛複雜過程中,被「磨」了出來,為自己所「掙」得.
  即將離開,是歸鄉,亦是遠行.每回睡醒睜開眼,常覺我不太認識睡前的那個自己.一場夢的終結,便是走過長長的一世.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