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02/2013

肆無忌憚向前衝!


  昨晚午夜突然收到朋友轉來訊息,有個補助計畫正進行中,我可以試著擬成與沙漠相關的計畫書,投案申請經費.正構思並在網上搜尋資料,突然得知我極可能必須搬家!這讓我焦慮地輾轉到天亮,終於得知搬家最後期限時,有點尷尬!因那時間剛好在我即將前往摩洛哥前,真不知此時該不該認真找房子?與數位朋友討論後,大夥兒勸我回來再找,畢竟我將整整兩個月不在台灣,且匆忙找得房子通常不會太好.
  搬家到出國之間,鳳英願意讓我去她家打地鋪,直到我上飛機;回來後的落腳處目前還不知在何方,至於我的家當,或寄回西螺、或分散放朋友家、或寄倉儲,這倒不難處理.
  真正艱難的是,我必須一再面對「未來的不確定性」.當我問自己要找什麼樣的房子時,同樣是問:接下來,我的人生要怎麼過?要把生命拿來做什麼?若我持續舞蹈家教,那麼就得找個能教舞的空間,若否,我隨便住哪兒都行,卻也得想清楚該怎麼謀生、如何持續推動沙漠計畫?我是否真能坦然接受自己與舞蹈緣盡於此?
  珦如不贊成我現在就找明年要住的房子,她說:「我覺得妳去沙漠正是一個思考自己未來的可能性的時候,很多決定可能回來後都不一樣了,所以妳都回來再說吧?」聽她這樣說,我突然很想掉眼淚!
  當我考慮不再舞蹈家教,隨便找個棲身之地,一位我很重視的朋友兼學生說:「妳不教舞很可惜,因為妳很有教舞天分.」聽到這話,我又很想哭!畢竟在我個人感受與記憶中,舞蹈教學留下的挫折沮喪仍比教學成就感多了那麼一些,我只知道我認真教舞,但我從不確定自己是個良好的教學者.
  原本以為只是出國兩個月,怎知一夕之間,突然變成回來後得面對全新局面!
  或許是一夜無眠,今天整個人都空空的,突然一個念頭閃過:既然如此,那就破釜沉舟向前衝,沒啥好顧忌的!突然得搬家好像是老天爺在踢我屁股,要我更專注地朝沙漠走去,義無反顧且無所畏懼!
  傍晚,腦袋空空浮浮的,花了幾個小時,我擬好了新的經費申請計畫,試圖跟國藝會以及另個即將寄出的計畫扣連,近乎是用各種不同方式向不同組織申請資源地完成我的沙漠夢想.此時這份新計劃就只剩預算還沒寫,我甚至已經跟摩洛哥那邊的人談好我要造訪的地點、時間與探索議題了!
  呵,我有點小得意自己擬出來的這份全新計畫書,美麗靈活且充滿人文氣息!因為我真的很愛沙漠,不停朝她走去,持續累積,才可能在短時間內擬好計畫啊!下週,我會把計畫書給我的智囊團之一過目,修改後,就會寄出.我不管案子能不能過關,但我絕不會放棄任何一絲希望!況且,這些無不是沙漠行前功課,所有我寫下的計畫全是我有能力執行的,只要有經費!
  就這麼短短廿四小時,只覺自己翻了好幾大圈,回沙漠的意念更堅定了!
  每個知道我得再搬家的朋友無不瞠目結舌地說:「蛤?妳不是才剛搬嗎?怎麼又要搬?妳好漂泊喔!」呵,但我依舊樂觀地願意相信所有事情無不是在最完美適恰的時候開始與結束,是謂因緣聚散,緣起緣滅呀!謝謝所有讓我住進這空間的因緣,謝謝美麗善心女子與我慷慨分享這空間,讓小枝枝可以在寧靜美好之地往生,讓新生命在此開展.這份恩情,我永銘在心!
  或許真像Eva 說的,這是一個絕佳機會,待我自沙漠歸來,就是迎向全新與未知吧!
  所以,就這麼肆無忌憚地向前衝了吧!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