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16/2013

或許就回西螺吧!


  短租不好找,離出國前,只剩一個半月,不長不短,住朋友家嘛,很難不干擾對方作息;真的去住以天數為計算單位的台北民宿嘛,我又付不起!

  我審慎考慮在出國前這段時間,若真的找不到一個暫時落腳處,就乾脆帶著貓咪回西螺找我阿母吧!離開台北,陪伴我阿母,還可以照顧貓咪,而且我想我阿母應該願意賞我一口飯吃,搞不好她還很思念養我的日子咧,那我只好給她機會啦,呵呵!文山社大有課與十二月點燈最後頒獎活動,我再專程上台北,晚上大不了去我妹家打地鋪!雖說得南北來回奔波,就當是提早過著游牧生活吧,呵呵!

  唯一割捨不下的,竟是舞蹈家教!倒不是學費與收入問題,而是我與學生的情感及一份對課程的承諾.我就快出國了,這一去,就是兩個月!讓我很感動的是,有幾位家教學生想趁我出國前,好好再上幾堂課,我也積極地將課程推入更細緻的創作部分,若就此中斷,確實可惜!

  朋友要我學會割捨,一個半月不教舞也無妨,還有許多事等待我去做,寫計劃案確認摩洛哥之行種種細節,甚至是修改書稿.在我對舞蹈家教的不捨中,赫然發現自己的改變!是我與舞的關係的轉變,更是我對舞蹈教學態度上的巨大變革!三年前,當我第一次前往摩洛哥,同樣得搬離原先住所,將家當全部寄回西螺,與貓咪找個地方窩,直到出國.可那時的我,對在台教舞經驗可是充滿憤怒委屈及不滿,完全不是此時的割捨不下啊!看來沙漠與舞蹈家教確實徹底改變了我啊!呵呵!

  讓我超感動的是,今晚兩個家教學生明確跟我說,她們願意跟我上課直到我出國,願意等我從沙漠回來再繼續上課,若我真的逼不得已搬回西螺,她們要專程去西螺找我家教!

  我就一個人,說走就走,倒也輕省!然而大風跟金花還沒結紮,鄉下動物醫療資源遠不如台北,讓我掛心!希望在搬回西螺前,至少可以讓大風結紮啊!

  我想著我的小枝枝,好想好想她!這陣子,生活裡的變動好大,我突然覺得小枝枝好聰明,選擇在夏天時離開,不用陪我忍受這些動盪,不會因為擔心媽媽而不開心!我也不會因為牽掛小枝枝的不開心而更不開心!我的小枝枝真的好聰明,選擇在最好的時間離開!小枝枝,媽媽真的好愛好愛妳!妳永遠是我的最愛!

  然而發生這一切全都是好的,我該學著臣服於神的旨意.我心裡對這空間有著很深的感恩,允許小枝枝在這裡平靜往生,讓大風與牧牧的孩子們有了終止流浪街頭的可能,這份恩情,是我永遠無法忘記的!我唯一的懊惱,是我在過程中的努力還不夠,以致於造成他人困擾不悅!此時便只能盡力彌補了!

  天又快亮了,林醫生一定會跟我說:妳永遠不睡覺,我真的治不了妳!」可若我回西螺,是會連看診都放棄的!就當我不需要這樣的醫療吧!

  我該睡了,睡醒後,再來找房子吧!回首這一切,除了感恩,我真的沒有多餘感受,尤其我竟因此而發現我對中斷舞蹈家教的不捨,就是一份巨大的禮物了呀!

  生命如此美好…….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