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13/2013

點燈演講在彰化少年輔育院


  今天是我在點燈文化基金會的第四場演講,地點是彰化縣田中鎮的彰化少年輔育院.上午自台北出發,近中午抵達田中鎮,用過午餐,準備下午演講.前往少輔院途中,滿是數十年老樹,一條我不曾想過的台灣綠蔭小徑.
  彰化少輔院氛圍自然較一般學校嚴肅些,過了由一道道鐵門築起的關卡,進了校內,與一般國中無任何不同,環境甚至更為整潔乾淨.演講場地在大禮堂,聽講者為校內五百多位學生,女孩兒坐前排,男孩兒在後.接待我們的校方十分客氣,讓我深深感受到台灣鄉間的純樸和善氣息.
  是日演講內容仍是埃及樂舞與沙漠,再次地,我盡量縮短舞蹈的部分,因著眼前是國中生,我很真心地說了自己在中學時代是個愛讀書但學校考試吊車尾的小孩,功課、體育與音樂成績無不糟糕透頂!但這並不妨礙我後來到法國拿博士學位甚至學會極為重視音樂聆聽的埃及舞蹈.
  埃及樂舞對這群孩子來說,畢竟過度陌生遙遠,我自然是以現場即興來展現適才所說的舞之種種.彰化少輔院大禮堂很適合演講且音樂播放毫無問題,讓人很開心!思及這首曲子由幽婉細緻的人聲吟唱開始,我選擇在講台上跳舞,好讓孩子們可以看見細緻多變的舞蹈動作,待鼓聲響起,才慢慢走入同學間起舞,最後仍是在台上結束這支舞.仔細想想,這似乎是參加點燈「讓生命亮起來」系列演講中,我唯一一次跳完整首曲子呢!
  匆匆結束舞蹈的部分,緊接便是沙漠的呈現.時間永遠都不夠,我讓主軸緊扣水資源,迅速鋪陳,今天倒記得用在當地發生的真實故事來呈現沙漠困境,希望可以更觸動聽者.
  開放提問時,同學舉手踴躍的程度讓我頗為訝異!多數同學問題仍與沙漠有關,第一位同學問我,是否考慮以向眾人廣收發票的方式,為遊牧民族募款?我仔細解釋台灣法律不允許以個人名義做慈善募款,且游牧子民需要的不是「慈善救濟」而是「工作機會」,所以我未來工作項目之一便是試圖為他們建立沙漠在地產品的網路銷售平台,在同學看來,這似乎沒什麼,然而這些自幼因貧困而失學的遊牧子民無法閱讀書寫,便與網路資源失了連結,這是在台灣生長的我們所難以想像的困境,也是為什麼我希望自己可以在這方面提供他們一些協助.
  有同學問:在沙漠旅行,有沒有什麼困難跟辛苦的地方?
  我快速描述摩洛哥商人見著外國觀光客,往往哄抬物價,讓我憤怒不已!卻也能理解他們因著生存困難而來的壞心眼.此外便是我被線民密告,以至於警察找我一事,讓我不得不隔天倉促拔營,離開沙漠,抵達Marrakech,當天那兒古老市集便發生爆炸案!
  陸續有同學問我:在沙漠會不會很辛苦?為什麼我願意為這些與我毫無血緣的人們犧牲奉獻做這些事?
  我很誠懇地說,我自己是在傷痕累累的狀態下前往沙漠,當我走入撒哈拉,生平第一次有了「歸鄉」的感覺,那時只覺撒哈拉全然吸收我落在沙丘上的悲傷淚水,所有在台教舞的挫折悲痛便也如數為撒哈拉所埋藏,徹底更新我內在能量,給了我新的勇氣走入下個階段.沙漠看似什麼都沒有,但其實什麼都有了,人在那裏,只覺寧靜喜悅,無過多慾望.所以我是先愛上沙漠,才想著有無可能在此停留?爾後更清楚游牧子民生存困境,我無法接受這世上竟有人活在赤貧邊緣,默默受苦而無人知曉,天生熱血且理想性極高的我,只願站在最貧困弟兄身旁一同奮鬥!人為一己享樂與財富累積而活,是一種快樂,然而當人可以為他人福祉而努力奮鬥,那份喜悅是更內在、堅毅而豐沛的!我不覺自己是為他們犧牲奉獻,卻是這個過程讓我充滿力量且十分快樂!
  末了,我不忘真心地跟同學提出邀請:他們都還很年輕,不會知道有什麼在未來等著?但他們都將擁有自己的人生與專長,沙漠這條路遠比他人想像都要難行,但我不會放棄也知道自己一定可以實踐夢想!未來若他們想起我或這場演講,也願意為沙漠做些事,歡迎他們來找我!
  這是我在點燈第四場演講了,結束後,這才慢慢明白藉由這一系列活動,自己究竟可以他人做些什麼:點燃心中的夢想並起而實踐之,此外便是之為世界公民在「珍惜地球資源」的自我警惕了.
  彰化少輔院的孩子全都好年輕!若不說,真覺他們與一般國中生並無二致,一張張單純潔淨而聰慧敏捷的臉,躲在看似叛逆神情後頭的,卻是敏感而自我防禦的心,當我說起情感的苦痛與豐沛,與夢想的實踐,我看見好幾雙澄澈年輕的眼,因而亮了起來!我不知他們過往人生發生了什麼?只願這些孩子順利走上更光明燦爛的未來,擁有自己渴望的幸福,逐一實踐所有天賦與夢想!
  謝謝點燈文化基金會的邀請,也謝謝彰化少輔院,讓這場演講得以被成就!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