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01/2013

失而復得的駱駝


  適才在 Skype 上與貝都因男人談了好一會兒.
  幾個月前,他因照顧駱駝工作繁重且獲利不多,提議賣掉駱駝,讓我憤怒地數度發飆、痛罵!畢竟如果他因我而有了較其他遊牧民族稍微豐富的資源,卻無法善加運用,甚至寧願回到先前一無所有的生存模式,我又怎可能期望將來回沙漠,他會是我志業上的夥伴呢?!
  那兩頭駱駝來自亮亮與匿名夥伴的贊助,在徵得她們同意後,我讓他賣掉駱駝,因我感覺他已無心經營,可我對駱駝贊助者十分抱歉!雖然她們不曾見過自己贊助的駱駝,卻是早在沙漠夢想計畫才剛起步時,便已深深參與其中,賣駱駝讓她們很捨不得啊!更何況駱駝對她們各自有著特殊的個人意義!我對亮亮尤感愧疚,我知道她當初贊助駱駝時的內在狀況,也明白駱駝對她的意義,況且她是第一個加入這回沙漠之旅的人,因她想去沙漠見她的小百合!當她跟我說,她願意每月支付百合與她的朋友的伙食費,直到我們回沙漠,讓她見到百合為止,這話真的讓我聽了很心疼!
  我也因此對貝都因男人的能力大感失望,往後構思沙漠未來行動計劃時,幾乎將他排除在外,連帶對他態度愈來愈冷淡、不耐煩.然而 M 幫我做 SRT 時,卻又輕輕點出:「他理應是妳在沙漠最重要的支柱與夥伴啊!不要苛求他,他需要學習,先讓他做他擅長的事吧!」
  今晚,貝都因男人突然跟我說,他哥哥從遊牧民族那裏帶回幾頭訓練得很好的駱駝,問我他可不可以將之前賣掉駱駝的錢拿來買新駱駝?長談後,我發現此時他對待駱駝經營的態度比之前多了些沉穩慎重甚至是一份誠懇,似乎真可以有個新開始,所以我答應了.
  接著他提到他找到一處適合當露營區的土地,離部落不遠,他可以將先前我與亮亮贊助的那兩頂帳篷架在那兒,再挖口井,便可以慢慢經營露營區了!
  就這麼著,先前停滯的沙漠計畫忽然有了新的流動!
  將駱駝「買回來」的念頭讓我好開心!貨真價實就一份「失而復得」的喜悅與感動!尤其亮亮這回要跟我回沙漠,原本我很抱歉她看不到自己的駱駝,怎知就在行前兩個月,上天給出一個新希望,要讓駱駝回來了!
  我只能說,沙漠之路確實不好走,當「此路看似不通」,當下我肯定爆炸!然而後續著力點永遠在於尋找新出路與更好的可能性!也因此讓我琢磨出數個備案與可能性方案!有時波折之於成長,確實是必要的養分哪!
  嗯!雖然一切才剛起步,可我好真實地感受到上天穩穩扶持著我走向沙漠!
  

  

  書寫對我來說,非常吃力!我不是天生文采好的人,其實是跳舞讓我有了「說」的渴望,這才開始動筆,且我常苦於寫不完全我所感受到的與我看到的意象.

  再不到兩個月,我就要回沙漠了!近來開始整理相關資料,試著寫點東西.或許是對沙漠情感太深太豐厚,讓我不知該如何下筆?加上這回同時是嘗試新的書寫形式,讓我關在家裡熬了許久,依然一個字都擠不出來!

  然而若不試著現在動工,明年勢必累積過多待辦項目,我最怕的是無法如期完成國藝會的案子,這樣就真的死定了…….

  在電腦前枯坐許久,沙漠場景在腦中一個個跑著,依然不知如何下筆,乾脆跑去清洗廚房流理臺,順道連冰箱都洗了!心裡稍舒坦些,也想了個可能性起頭,希望臨睡前能擠出幾個字啊!

  我是個極度享受也需要獨處的人,而且我很笨!需要極多的時間去撐開一個連我自己都說不上來的內在空間,才真能做點什麼.有些學生會覺得我很厲害,一個人做了很多事,可我真心覺得自己很蠢,總要熬很久,才能擠出一點點什麼.

  在此時試圖自我突破的苦悶焦灼時期,尤其感謝身邊貓咪的陪伴啊!
 
 

  

 
  曾經前來家教的學員想必對這畫面不陌生!每回門鈴一響,金大風的反應永遠是迅速衝出去,熱切地在玻璃門前迎接賓客!待門一打開,他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衝到來者身邊,拱起身子在人家身上磨蹭、撒嬌,熱情地在腳邊繞來繞去,讓人「舉步維艱」哪!好不容易學員終於進門,都還來不及放下包包,金大風熱情如火地趴在人家腿上,要跟人家玩!每回只要有任何人來家裡,這戲碼肯定要上演好一會兒!

  今天中午,快遞先生送郵件來,大風照例衝出門,抱著快遞先生的小腿不放,還整個身子躺在地上,歡樂地扭來扭去,仰起圓圓的臉,熱切純真地看著快遞先生,好像在說:「快來玩啊,你還在等什麼?!」

  啊諾……,我想金大風應該是「大犬星人」來投胎吧,長相、性格與舉止反應又像外星人又像狗!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