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09/2013


  清晨,將摩洛哥旅遊計畫上傳到社團給五位同行的夥伴,一個小小的動作,花我好多時間與力氣.旅遊計畫的雛型早在一開始就定了,但當中的「模糊地帶」卻花我不少時間琢磨,反覆跟貝都因男人確認交通的事,在十四天行程中,放入什麼與刪去什麼,每個大小「取捨」與「決定」無不讓我一再問著這背後的「價值觀」何在?我自己想讓夥伴們走過那部分的摩洛哥?什麼樣的旅程對夥伴來說,是更值得經歷的?到頭來,依舊是得再問自己辦這趟旅行的起心動念,與「莫忘初衷」.
  這樣的習性讓我總需要漫長時間來沉澱、反芻甚至放空,才能更清明地進行下一步.
  或許是摩洛哥簽證讓我頗為焦慮,這兩天,我還真討厭這樣的自己,某種形式的囉嗦、龜毛與「缺乏效率」.

  

  摩洛哥簽證與未來居留讓我傷透腦筋!感謝這幾天所有提供意見、資訊並耐心與我討論的朋友們!好些個說也說不清的沙漠難題,讓我心情怎也振奮不起來,不斷責怪自己為啥要把生命藍圖安排得如此坎坷難解?明明拿了一手爛牌,卻還要義無反顧地玩下去!

  每回我問靈療師:「我為什麼要把人生搞成這樣?」不同靈療師在不同階段都給我相同答案:「這是妳靈魂的渴望!」這話有時真的讓我很想一頭撞死算了!

  帶著焦慮鬱悶心情,前往文山社大上課,今天是第幾堂課了呢?忘了,就只知進度得持續下去,每堂都要有新東西.今晚我破例使用摩洛哥安達魯西亞古樂做為練習曲,稍稍解釋安達魯西亞音樂的文化背景,便開始音樂與動作練習,難得地與社大學員分享如此優雅精緻的古樂.

  使用來自地中海與北非大地的安達魯西亞古樂做課堂練習,算是我個人私心與「暗度陳倉」吧!我不確定自己真可安然踏上讓我朝思暮想的北非大地?但我知當人夠專注、渴望夠強烈時,意念召喚力尤強,也讓自己的心於古典雅樂中沉靜,我要讓祂知道來自我靈魂深處的「返鄉」渴望有多麼誠摯熱切!

  在安達魯西亞古樂中,讓人愛極的羊皮鼓聲,彷彿落在心上的雨,清脆細瑣,我在音樂中看見大海藍藍波浪與風的流轉,是地中海陽光在聲線中發亮,我讓音樂與舞形構祭壇,於當中祈求,祈求祂讓我安然返回那方.

  我是個脾氣差又容易爆炸的人!但我不輕言放棄,而且我一次只想做好一件事也只能專心做一件事.家教與收入減少,但我一點推課程的意願都無,或許我的現實感與生存焦慮都不足以壓過我任性妄為的天性吧,我壓根就只想一頭往沙漠的事裡鑽,帶著罪惡感地.

  這幾天,心情很悶!但我好像真的無法坐以待斃,很快地,一股衝動與生命力隨即從內而起,準備進入下一場行動!我太習慣堅持與付諸行動,所以有時我也不知道上天會不會恰恰要我學習坐以待斃裡的深奧智慧」,呵呵!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