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30/2013

持續走著


(圖:金大風與白海豚,最初與最美的愛!)

  在伊斯蘭吟唱的寧靜喜悅氛圍中,竟也默默完成沙漠夢想計畫草稿,一整天,雖只更動些許段落,增加幾百字,略為列出預算,卻花了我好大的力氣與好多時間撐開內在空間才終於完成的啊!

  迅速將草稿寄給一位我非常倚重的家教學生,這傢伙用字與批評都相當犀利精準,不時讓我面上無光,卻不得不承認她言之有理!待進一步修改,會再請幾位我非常信任的朋友幫我看看,準備年底提案.

  寫計劃書申請經費是需要一點技巧的,好歹得擬個在自己執行能力範圍內可以完成,離目標不至於太遠且經費還夠用的計畫書.到頭來,無論能否順利拿到經費,總讓我更清楚下階段自己能做與該做的事,以及待辦事項的輕重緩急.

  那天鳳英來上課,說她覺得我很厲害,明明「一人工作室」,回台灣不到兩年,竟也讓龐大的沙漠夢想計畫有了個起頭.我笑一笑,說:「在我背後,妳看不到的地方,有個『隱形團隊』穩穩扶持著,很多力量在幫我,有些在天上,更有許多是來自他人的善意與各種協助.」

  鳳英向來認為我明明發展出很好的舞蹈教學方式,卻未善用並加以發揚光大.我聳聳肩,說:「我愛的是舞蹈與創作,而非教學,加上我不夠愛錢與名聲,我這人太任性,不夠想要的,我就裝死!現在我很知道自己要朝沙漠走,那是更能讓我在生命中開創新格局的方向,就更沒有慾望去想舞蹈與教學的事了.當我對舞蹈與教學沒有任何期望,活得更開心,當我的學生也更快樂啊!所有跟舞蹈相關的事,全交給上天去安排,我只管專注在讓我更喜悅的沙漠夢想計畫!」

  給貓咪放飯時,一個念頭閃過:依隨心的聲音走,或許看似坎坷且充滿未知,但那才是最迅速便捷的道路吧!也才能慢慢看見靈魂每個選擇背後真正的渴望與原因.

  

  

  
批ㄟ思:

  
  話說那位讓我非常倚重、言語犀利且是唯一一個收到我的夢想計畫初稿的家教學生,適才突然回我媚兒:「就說有這樣的事讓我不得不相信這世界上有非語言的連結,也不得不讓我沈醉於靈性相關的事物。……這兩天我一直想起妳,我記得妳的圓夢計畫在十二月後就要啟動,也好奇妳的新緣分,想要找個有空的時間去拜訪。今天,我拿出妳借我的書來看,睡前打開信箱就看到妳寄來的消息!雞皮疙瘩都起來了…….」

  迅速看完她這一大篇落落長的真情告白,我簡潔地回她:「啥靈性啦?我只在乎肉體!快去睡覺,明天好幫忙看我的計畫書!去去去!」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