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17/2013

文山社大第七週


  文山社大第七週課程,意外得知班代無法上完這學期課程,雖詫異無奈,也只能黯然接受,卻也因此而拖延出門時間,忘了帶打火機,以至於上課前無法事先為教室薰香.
  一上課,我很快徵詢哪位同學願意替代班代職務?上天很疼我,很快便有熱心同學舉手,我也徵詢另一位同學當副班代.課正進行著,同學很可愛地問:「老師,妳今天沒有薰香喔?」我說我帶了香,但沒打火機!她一聽,二話不說,馬上跑到辦公室借打火機,讓我們今晚課程依舊是在芳香嬝繞氛圍中,喜悅寧靜地進行著.這一來一往的,讓空間與人似乎有了質地上的不同,我心裡有一份細膩隱微的感動,彷彿上天在跟我說:有些個乍看令人不悅的小插曲,卻是激起美好漣漪的彩石.
  課程持續推進,複習之前動作也教了新動作,並在反覆練習裡,一再引入舞蹈新觀念,提醒同學在一個個練習中,細細感受自己的身體、聆聽音樂.今晚練習曲仍以安達魯西亞音樂為主,呼應自己此時狀態與這班特質:光亮、寧靜、淡淡的喜悅與不說的「自在安適」.下課前,選了黎巴嫩古典音樂做為最終的練習曲,給同學聽聽平時難得聽聞的阿拉伯雅樂,讓身體自在地跟著動,將所有學過的動作再度來個總複習!
  或許對同學來說,安達魯西亞音樂與黎巴嫩古典音樂來自陌生而遙遠國度,不過是另一個課堂上的練習曲.但對我來說,能夠聽著這些原本不是用來跳舞的阿拉伯雅樂跳舞,是一件很幸福的事情!
  最後帶同學律動時,我異常專注地聽著黎巴嫩古典音樂每個細緻轉圜,動作變化雖簡單,但我是那樣深刻感受音樂在我的身體裡流轉,滑過血液,輕撫每一根骨骼,在肌肉裡顫抖著,在帶同學跳舞的「即興舞蹈」中,我遠比之前都明確感知大腦思緒在樂舞中止息,取而代之的是流轉中的音樂能量與情感,那是來自人間卻是朝向神的.腦中快速閃過這陣子胡亂看著的電影,想起《金剛經》:「一切有為法,如夢幻泡影,如露亦如電,應作如是觀。」愈覺世間一切不過一場靈魂自行安排的「戲碼」,人間角色、身分與劇情皆可替換反轉,重要的是在這當中含藏的靈魂功課.然後,我似乎又更理解為何佛說:「不住於相.」
  經由重視肉身表現形式的舞蹈來理解「不住於相」這四個字.就為了這瞬間領悟,我感謝上天讓我遇見埃及樂舞!
  

  週三上午Lindy特地從桃園來我家,跟我一起上網訂摩洛哥旅館,一來辦簽證得出示住宿證明,二來也確定旅行前幾天的落腳處.當初這趟旅程的住宿雖傾向以民家為主,然而我摩洛哥朋友遲遲沒給我回音,上午我與Lindy討論了一會兒,決定直接住旅館!
  在網上瀏覽一張張旅館照片,有些確實好美!讓人覺自己根本是住在北非傳統精緻藝術裡!忘了誰曾告訴我,此時摩洛哥觀光幾乎是在吃祖宗老本,仰賴先人文化遺產在過活.就這回行程安排,一離開大城,往沙漠走,便開始住宿民家,去過「一般人的生活」.繞了一圈,到了 Marrakech,才會去住好一點的地方.我想這樣是好的,可以看看摩洛哥不同面向.
  得開始跑簽證了,團員觀光簽證容易解決,而我必須拿到兩個月簽證,只能「花大錢解決」,走另個管道,雖無奈、心疼(我的每一分錢都來得很不容易啊),但我這次真的沒有冒險的本錢.朋友安慰我:「錢可以解決的,都是小事!」
  下午去西門町,林醫生針一扎,我眼皮忽然好重,黏到睜不開,昏昏沉沉睡去,直到拔針了,我還想躺在病床上繼續睡!接著回七張找蔡師父推拿.或許是季節轉換吧,這兩天,我極度疲憊,蔡師父按那裡,我就痛哪裡!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