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20/2013

給M的SRT回饋


  上週M來家裡,除了幫我跟牧牧做動物溝通,同時也替我做了一場SRT

  M 被我視為「最後一張王牌」,不到關鍵時刻,絕不輕易使用!所以我也不知此時請她幫我做SRT,會不會太早?時機是否正確?然而事情都已經這樣自然發展了,況且再不到四個月,我就要回到沙漠,行前有好多準備工作需要慢慢進行,我想要更釐清方向、抓重點!

  前一晚,我一一列下想藉由SRT釐清的問題,無一不與沙漠相關,那天雖只一個小時,但 M 幫我將關鍵問題挖得夠深,有些訊息需要時間消化釐清,當場根本來不及記下,只能在SRT結束後,憑記憶以自己的語言紀錄,希望不會偏離原意太多.

  SRT一開始,M先幫我清理能量,釐清信念,高我要我找出兩個能夠讓我尋回堅定力量的正向信念,M幫我找出其中一個:「愛是一切的力量.」我找到的另一個是:「世界是在神的愛當中被創生.」接下來,不管我遇到啥事、做啥決定,都必須拿這兩個信念來提醒自己!

  高我說,我必須學習「愛」,明白「愛」是什麼並實踐之,有一說法:「神就是愛.」然而我跟「神」的關係以及我對「神」的信念是模糊的,我仍有疑慮且無法全然交託.生命有著自己的流動,在生命之流順遂時,相信神是容易的,然而世間一切無不是神,我並沒有意識到所有事情都必須服侍於「神」,才可能被成就且我才會快樂.這回歸到那時宛婷幫我畫henna而得出的南美戰士那一世,我為了信奉的女神、理想與信念而死,懷抱「為神所背叛」的憤怒而終,所以我必須再度釐清「神」與「愛」是什麼?有時「情緒」甚至是「理想」,不過是「小我」作祟罷了.

  我既然發願回沙漠做事,出發點就必須是我對那片土地的「愛」,這才能為我帶來全然支持的力量,若能以「愛」為出發點,我便能盡力做事而不期望結果完全如我意,我必須能夠接受即便我認為自己為沙漠與當地人真心付出,但很可能當地人的回應或者成效並不如我預期.若我真的愛那片土地,便也應該愛土地上的「人」,因為那是土地的一部份,相反地,如果我站上沙丘,高喊:「我愛沙漠!」卻看不見土地上的「人」甚至想將「人」給剃除,那麼首先我也將剔除了自己.

  高我要我學習的第二個課題是「和平」,接下來無論我遇到什麼人、發生什麼樣的狀況、遭受哪些衝擊,都必須先尋回心裡的「和平」.意即,「愛」與「和平」是我接下來必須謹記在心的兩個提點.

  

  M 忽然主動說:「我們現在來看看為什麼妳的靈魂到現在都還沒達到妳渴望的狀態?」

  我一聽,猛點頭,說:「對對對!這問題困擾我很久了!我一直覺得自己不應該只是如此而已,卻似乎不斷在原地打轉!」當下覺得好神奇!我啥都沒說,這問題甚至並未浮現我腦中,M怎麼會知道我時常有這困惑呢?

  好一會兒,M說:「妳的能量卡在『貪婪』,關於沙漠該做的事情非常多,妳太想迅速地同時把所有事情都做完,這就是一種『貪婪』.然而所有事情都需要時間去走一個『過程』,如果妳急迫地想同時完成許多事,便無法細細從『過程』中領悟.這世界上有趣的事情很多,妳也會一直給自己找事情做,理想一個接一個,不斷地熱血追逐,到後來,卻是重複相同模式,妳也不會得到妳想要的『幸福』.」

  SRT進行到此,我啞口無言,畢竟我這一路確實如她所說地發展著呀!猴急、沒耐性想做的事情太多與不斷追逐理想,這幾個詞不就足以將我的一生給說完了嗎?哼哼!

  

  我問:「為了能為沙漠寫好書,我特地回去做田野調查,高我有沒有要我特別注意什麼?我這次的書寫主軸可以放哪裡?我不想寫人類學學術研究,只想說一個讓每個人都會感興趣的好聽故事!」

  M 說:「現在硬要叫妳寫學術論文,妳也寫不出來了!所以就是照妳自己說的,去寫一個好聽的故事!高我的提點都是一樣的:回歸到『愛』與『和平』,書寫時,將妳對沙漠的愛放心裡,即使面對一個很糟糕的狀況或是看似沒有愛的人,都要能夠在愛缺席的地方看見愛,去知道人的貪婪狡詐背後的原因與愛在哪裡?即使一個地方受到汙染也去說汙染,但同樣去看到這整個事件的愛在那裏,而不只是批判.即便愛看似不在,都要能寫出讓人產生希望、愛與力量的文字!黑暗只因光不在,開燈便是.」

  

  我問:「那我為什麼跳舞?」

  M 說:「我不想談前世的故事!」

  我激動地揮手,說:「拜託!誰在乎前世啊!就只是因為我從人類學轉到舞蹈,現在又要轉向沙漠,人生不斷轉彎、從零開始,我覺得很累!人類學跟沙漠還有點關係,跳舞真的是天外飛來一筆啊!但我竟然花了這麼多時間在上頭!」

  M 堅定地說:「因為妳的靈魂想要!」

  我詫異地說:「蛤?因為我的靈魂想要?!就這樣?!」

  M 點頭:「對!妳就問自己,妳之前對舞蹈是不是很『渴望』?是不是非常『享受』?無論什麼事情,只要妳自己非常渴望也樂在其中,這樣就夠了,不需要所有『付出』都必須達到世俗認為的『最高報酬率』.更何況,這社會上不斷轉換跑道的人很多.」

  我說:「可是跳舞跟人類學以及沙漠絲毫不相干,我覺得我一直在『重新來過』!我常覺自己是不是做錯了什麼?」

  M 說:「即使目前看似派不上用場,都不會白費,就像妳之前唸的人類學,後來在妳書寫、觀察、學舞與跳舞,肯定都有影響.妳可以想像成跳舞就像晚禮服,即使平時不常穿,但就放衣櫥,誰都不知何時會在沙漠派上用場!而且妳曾經花很多時間跟力氣努力練舞、學舞,針對妳的『性急』跟『貪婪』,是很好的經驗跟磨練!」
 



  我說:「雖然人類學、舞蹈與沙漠看似無關,但我很希望有天能夠把這些全部整合起來,做更有力的事.」


  M 說:「妳會的,妳很擅長整合,妳之前時常這麼做.」


  我遲疑地問:「我是不是把自己的靈魂藍圖做很大的規劃啊?」


  M 說:「每個靈魂都帶著規模很大的靈魂藍圖前來,妳就只是比較『渴望』.」


  我問:「意思是,因為我的靈魂夠『渴望』,所以才走到今天這個境地?」


  她點頭.

  SRT進行至此,高我訊息全關乎「愛」與「和平」,想了想,我不禁遲疑地問:「那麼金錢同樣是我的功課嗎?」

  M 說:「應該是說,在物質世界,所有人多少都在做金錢功課,並不是有錢人就可以倖免.但妳的目標不是權謀遊戲或財富累積,這不是妳要的,妳做不到也玩不來,在當中不會快樂.所以這次回沙漠,妳其實是要重新確認妳跟那塊『土地』以及『愛人』的關係.」

  我大吃一驚:「蛤?那萬一『確認』之後,發現我又不想回沙漠定居了,這樣人生不就又要天崩地裂?」

  她聳聳肩:「這也沒什麼不好.所有行為都要出自於『愛』,包括妳這次回去要不要結婚,起因都應該是基於『愛』,而不是其他現實因素,否則結果都不會太好.妳不能因為自己認定事情要這樣做,對沙漠才是最好,就要大家全服從妳這套,而且貝都因男人應該是妳沙漠志業最重要的幫手…….」

  唉,我懂她在說什麼,啊唔歌…….

  
  

  我說:「因為呼吸過敏,講話時,我容易喉嚨癢、咳嗽,連帶也讓我發現自己與人的溝通不是那麼適恰.但我覺得自己可能會愈來愈常需要傳遞自己的理念,改善與人的溝通品質.」

  M 說:「回到剛剛說的『愛』,所有溝通要以『愛』為主,只有『愛』才是可以打動人的力量,無論妳將來如何傳遞沙漠的訊息,都必須回歸到『愛』.」

  

  我問了關於小鷹文字出版的事,M說小鷹的故事非常有被出版的可能,但因我現在已開始跟某家出版社洽談,對方可能也需要開會討論,才能確定要不要出一本書,在等待對方音訊的同時,若我還想找其他出版社試試看,必須先告知對方,給予尊重.

  

  關於回沙漠打根基的起始點,我列出幾個選項,高我認為我從事觀光旅遊業是可行的,帶團旅遊是個可以嘗試的發展,民宿、吉普車與其他,可待以後開始進行.且正如我自己感知:在我人尚未於沙漠定居之前,不需要先匯錢回沙漠,一切等我人在那兒定居再說!

  

  我問:「不知道為什麼,進入六月以來,家教課少很多.」

  M 說:「因為妳都沒有在推課程啊!」

  我詫異地問:「啥?還需要『推』喔?可是我教舞很認真哩!這樣不夠喔?」

  M搖頭:「推課程跟教舞認真是兩件事,如果妳喜歡教舞,如果舞蹈是妳的興趣而且教舞可以讓妳有收入,妳可以多朝這方向發展.能夠藉由興趣謀生,是一件很幸福的事情!」




  最後談到這回帶團遊沙漠該注意的事情.

  M 說:「這次團員都是妳認識的人,又是妳第一次帶團,難免緊張!但妳只需要確保旅途的交通、住宿與伙食這些很基本的需求都沒有問題,這樣就夠了.都市人生活步調很忙碌,妳帶大家到摩洛哥,不需要安排緊湊旅程,不需要急著分享所有妳覺得大家該看的,反而應該放慢速度,步調輕鬆,會更好.在細部行程安排方面,也可以考慮開放給團員討論,聽聽大家的意見.」

  呵,這話還真打中我的要害!原本我就打算安排一場慢遊,與團員細細品味北非緩慢生活步調裡的摩洛哥風情,領悟不同文化裡的生活美學,然而一般旅行社提供的北非旅遊行程無不把活動塞得滿滿的,短時間內得造訪數個景點外加參觀各式各樣表演活動,讓我心裡不免緊張!深怕團員覺得千里迢迢跟我去一趟摩洛哥,看到的景點太少、「體驗」太少!然而如果我想要推出跟主流市場不同的旅遊行程,不正應該堅持走自己的路嗎?即便是在舞蹈上,我同樣做著與他人不同的舞蹈教學,走著「非主流」路線,仍是面對類似挑戰啊!

  經M這一提點,我在安排旅程時,確實較放心自在,甚至能夠更堅定地去走出一條屬於自己的獨特道路!


  




  進入此階段,我感受到自己內底需要重新整理我與舞蹈的關係,便又再問了M一次相關問題,M 回我:「舞蹈是妳的一部分,是對內、對外溝通表達探索的界面與形式。形式是為內容服務。形式與技巧相關,內容為意識、精神。在妳的提問與思考過程,妳已回答了自己的問題。從『舞蹈』表現,至允許『自我』(Self),超越心智與身體的慣性,作出生命核心真實的動作表達。那是比文化更深的,屬於內在的共同語言。現在妳所提供的,是一個方法、一種角度、一種渴望,以及探索的啟發。那也是因為妳內在的轉變。然走過的,就成為妳的一部分,只是看妳如何看待與使用。」


  我將 M 的話放心底,接著上高雄工作坊台大性別與肢體開發與文山社大課程時,持續在心中咀嚼體悟並試著實踐.在高雄工作坊時,確確實實發現:與其說我試圖藉由工作坊要訓練這些學員些許舞蹈技巧,不如說是傳遞不同主流市場販售的舞蹈觀念,甚至是生命經驗的分享.


  上完台大性別與肢體開發,想起:先前曾遺憾自己未能教出啥可獨當一面的入門弟子,人生便即將轉入另個方向,似乎有些枉費我在舞蹈上的累積與耕耘.但與舞在台灣共同走過的這些年,藉由書的出版、媒體報導、一場場演講與工作坊,讓我發現我所能給出且是最有力的,反而不是單純舞蹈技藝的傳遞,而是不同身體舞動觀念與另個舞蹈傳統文化的分享,甚至是勇敢坦蕩去走自己的路的人生姿態,這反而讓我觸及更多人與更多面向──心中懷有理想與熱情者,在人生旅途跌跌撞撞自我追尋並逐夢者,並非僅只我且更非只有舞蹈這一路,然而面對未來時的自我懷疑,對理想的熱情盼望,以及遭逢險阻時的憤怒悲傷與需要鼓勵,卻是之為的共通處啊!

  尤其這禮拜文山社大課前課後的自我練習,我再度於宛若自己「靈魂之歌」的一首蘇菲音樂裡,在蘇菲吟唱「對神的愛」以及「神是愛」中,聽見「靈魂對神的愛裡的寧靜狂喜」,且:早在一開始,埃及樂舞便是我向內走並向外探索的媒介,這讓我很快到了某個臨界點,對表演不再感興趣,用來跳舞的音樂不時「跨界」,即使是身體自發律動也愈來愈常脫離埃及舞蹈的範疇,愈來愈是全身整體能量的震動.那時我就知我必須放手讓一切發生,樂舞才有可能帶我走向靈魂渴望的那方.昨晚課前於教室裡隨意舞動時,我聽見一個字:』,將這個字放心裡,不多做詮釋,就這麼多了.下課後,關上燈,摘下眼鏡,偌大空間裡,只有我與鏡子,容許我自在地隨著蘇菲音樂舞了一段,感受到音樂是身體裡的呼吸、是血液的流動,感受到自己的心打在鼓聲上而鼓聲打在我的肚子上,感受到自己是行走大地的巨人又是在土地上匍匐前進的獵豹,感受笛聲與蘇菲吟唱是輕撫靈魂身軀的風,環繞天地,感受念珠敲在玻璃上的清脆聲音是水滴在土地,將生命喚醒.那是來自大地野的不馴,卻又是靈魂渴望朝天去.

  我向來困惑自己為何跳舞?直到此時,才漸領悟:好些更接近靈魂深處與生命本質的體悟,勢必得在跳脫原有框臼、習性與恐懼之後,才有可能發生.忽然,我很高興自己向來任性地依隨心的聲音走,用全部生命擁抱舞並全然放下,才漸漸知道這段過程之於我的生命,究竟意味著什麼.

  M 給我關於舞的回饋,遠比任何說詞都更接近舞與我的靈魂之間的「共鳴共振」.藉由M的語言,描繪在靈魂深處難以言說的「呢喃低吟,不過讓思緒更精準地聚焦於能讓靈魂向上提升的指引,於內在撐開一個空間,讓清明領悟自然示現,同時讓我較清楚如何與舞走著沙漠歸鄉路.
 




  前幾天,一位陌生網友特地跑來我臉書私密訓斥我,責怪我讓小枝枝生前顛沛流離、「被丟來丟去」,她不知我此時短暫當貓中途,誤以為我在小枝枝往生後,馬上養了一堆貓,義正嚴詞地要我放過貓咪們!

  初看到這些留言,當下確實有些難過!並非因自己被誤解而難過,而是我真的很愛很愛小枝枝,她是我心頭最柔軟且充滿愛的一塊,雖知這位陌生者口中描述的小枝枝生前遭遇並非為真,仍讓我心頭揪緊!我馬上問自己:是不是內在還有著什麼樣的糾葛,以至於招引來這樣的人與『訓斥』?」心裡對小枝枝的愧疚隨即浮現,卻也想起那時M為臨終的小枝枝做靈性療癒時,曾針對我對小枝枝的愧疚談了好一會兒,她問:在那個我以為做了不同決定,就可以改變小枝枝生病、死亡命運的關鍵時刻,我真的有其他選擇嗎?當我為小枝枝做每個決定時,心裡有「愛」嗎?若「愛」不曾缺席,便也就夠.

  我忽然明白,正因我無法不讓自己的生命終止顛沛流離且我跟小枝枝真的很想在一起,所以小枝枝因我的不肯放而顛沛流離.反之,若我將她永遠交託他人,她便有了穩定不變生活的可能.因我決心履行對小枝枝「不離不棄」的承諾,才會有這麼多衝突糾葛,也更凸顯我跟小枝枝彼此深深相愛!好些人都說,雖然小枝枝想要穩定生活卻不得不一再跟著我四處搬家,然而小枝枝真的好喜歡跟媽媽在一起,只要能在媽媽身邊,看著媽媽,小枝枝就安心開心!也因此,「愛」與「幸福」二字並非只有一種標準書寫方式哪!「無分別心」同樣適用於此.

  我不在台灣期間,小枝枝曾交託不同人照顧,我可以因小枝枝的「四處流浪」而心疼自責,卻同樣可以因曾有那麼多善良人兒替我好好照顧小枝枝,而感動感恩!自始至終,小枝枝一直蒙受多人的愛與照顧,這同樣是小枝枝的幸福!

  人生好些波折動盪,若能拉長距離、拉高格局並將時間放遠,才能領悟當中更細緻的意義.
  


  這週二自文山社大下課,回到家,忽然想起先前擬了一份投給國藝會的北非報導文學創作計畫,此時差不多也該公佈獲得藝文補助名單了,上網一查,好驚訝也好開心看到自己的名字!

  獲得國藝會文學創作補助,對我意義重大!

  搬家前,M 曾說,新家不會讓我增加收入,但可以讓我安心寫作.六月份以來,生活動盪極大,家教課減少,曾讓我頗為焦慮!沒想到,老天爺就這麼樣地讓我獲得國藝會補助,讓我可以在這兒安心寫作!

  嚴格說來,我不是做文學創作的人,這回就只是遇見好題目,才獲得評審青睞.我真心地覺得是上天要成全我,回應我對於回歸沙漠進行更大格局創造的渴求!忽地,我很深很真地感謝起上天讓我讀人類學讓我跳舞,還讓我可以使用文字!人類學背景自然讓我有了不同看舞學舞與跳舞的方式,我的書寫出現在舞之後,是音樂先在我身體裡引動自發情感與對舞的渴求,是舞讓我有話想對這世界說,文字隨後而來.若非在法國對舞的愛夠深夠炙熱,若非回台教舞一路跌跌撞撞,我不會放下一切遠走他鄉,更不會在舊有認知四分五裂且內在極度耗竭的狀態下,讓沙漠能量更換出新的內在自我.

  這也才從更高一層來理解「金錢功課」:正因經濟並不寬裕卻仍堅持朝夢想走,不斷於過程中自我淬鍊與釐清,更確定這是否真是靈魂最深處的渴望.尋找資源的過程中,只要有一絲希望,便不放棄!一再嘗試各種可能性!挫敗時有,卻也激發出新的潛力與發展方向,與不同的人有所激盪交流,生命豐富度因而開展!

  所有發生的事,都是有意義的,無不成就著生命諸等美好,回應靈魂最深處的渴求.若蝴蝶抗拒破繭而出必經的掙扎苦痛,勢必無法獲得翩翩起舞的一生.

  千帆過盡,此時重整回顧,終得以從更高格局理解過往發生的種種悲傷挫折與愛恨糾葛,更大的釋放與更深的理解這才發生,甚至是對自己與他人種種行為的「寬恕原諒」,帶來一場不在預期內卻極度溫柔的「釋懷」,便也讓過往經驗化作豐富自身生命的肥沃土壤.然後我知,多年來我所渴望的「整合」與「更大格局的創造」將在後續階段慢慢開展.

  謝謝M特地為我做這場SRT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