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26/2013

想通


  九月課少收入少,難免緊張焦慮!每天,我都會跟「蔡阿任的金錢焦慮」說:「好啦!我知道妳有金錢焦慮!」然後繼續為了沙漠志業埋頭苦幹!

  很快地讀完焦桐【在世界的邊緣】,書裡寫的是作者於1994年隨著台灣世界展望會前往非洲薩伊參訪的見聞,焦桐文字雋永簡潔,行文優雅內斂,當我知道書中內容來自他在薩伊短短四天的經歷,不得不佩服他強大的寫作功力!

  但或許真的只有四天吧,我可以看到作者見著當地苦難的細緻感受甚至是個人自省,但他筆下描述的「非洲人」卻似一個個淡薄受苦的影,讓我覺自己與他筆下描述的人物有些距離,甚至因媒體不時放送非洲慘劇,而讓人不知不覺已對「非洲苦難意象」習以為常.我期望聽見更多當地人的聲音,在得知作者對當地觀感之後.可我想,或許這正是短短四天造訪薩伊兩省與長期在一地駐紮的不同吧!若有機會以更長時間在當地進行田野調查與訪談,才更有可能讓文字與筆成為當地人向世界發聲的工具吧!如果作者對於他所描述的人的真實生命經驗、當地狀況與歷史能多些理解與描述,或許筆下人物之於讀者來說,將更栩栩如生,見著他人悲慘困頓,也將更能感同身受,我想.

  這讓我想到先前朋友曾提醒我:非洲飢荒困頓對台灣人來說並不是新聞,加上「非洲離台灣太遠了」,若缺乏一番鋪陳,拉近台灣與非洲之間的距離,我想訴說的沙漠的故事恐怕難以引起台灣讀者興趣與注意,也較難吸引更多人加入我渴望回沙漠進行的夢想計畫.

  倉促記下這些讀後感,並不是啥書評之類,而是自己在出發前往沙漠之前的準備工作小筆記罷了.

  最後一點是,當我閱讀這本書時,腦中依舊持續浮現先前看過的盧安達相關影音報導與電影,彷彿視覺聲音與「故事」給人的印象與衝擊依然比文字大?!

  

  從樸門開始讀起,這幾天無意間牽扯到園藝治療,還順道想起許久前鄭女士好心借我的一些精油、花精跟藥用植物等相關書籍,我都還沒時間詳細閱讀,各種植物功效與種植方式,全非我熟悉的領域,深感植物知識浩瀚如海,駑鈍如我者,茫然失措,尋不著出路啊!更何況沙漠特有植物必有其特殊療效與使用方式,這些物種未必出現在書籍裡,我又該如何學習呢?可這一切的起心動念不過就只是「渴望朝沙漠回歸」罷了啊!

  傍晚回七張推拿,跟師父閒扯到沙漠的事情,突然想到年底回摩洛哥,可以跟師父拿一些痠痛貼布回去送人.遊牧民族婦女多習於勞動極重的工作,或農務,或家務,身體損傷極多,年長女性長年苦於筋骨痠痛,讓我心生不忍!那時只能把自己手邊的酸痛貼布送給她們,便無法做更多,心裡一直很遺憾!並非想治療他人或拿走她的身體病痛,但至少希望可以稍微減輕她的身體不適,給她一點愛與支持.

  師父聽我這一說,回我:「當地一定有些植物可以幫忙減輕痠痛,以前老人家很愛自製薑布,可以敷在酸痛的地方,又例如薄荷也很好用.」我聊到在沙漠見聞的游牧民族傳統草藥的特殊用法,當地有一種野生小瓜,加熱後,可切半貼在腳踝,會讓人腹瀉,之後就百病全消!師父說某條經絡通到腳踝,讓我愣了一下,師父說:「所以他們可能知道植物用法,但不知道原理.」

  推拿後,我去吃飯,突然想通:這次回沙漠,我應該痛定思痛地將當地常見與特有植物做一個整理與紀錄,上網查每種植物的療效,例如薄荷與辣椒等,是各地常見物種,功效應該大同小異,再跟當地游牧耆老請教,這樣才能事半功倍,不至於淹沒於浩瀚書海當中!

  吼!我真是天才!竟然隨隨便便就這樣領悟這麼簡單的大道理!看來我離沙漠夢想又更近一步步了!哇哈哈哈!快!快來乾杯!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