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25/2013

文山社大第四周課程


  文山社大第四周課程很順利地結束了!除了持續動作教學與音樂練習,下半堂還一起看了舞蹈影片,讓同學對舞蹈的不同展現形式與發展有了較明確清晰的概念.

  課間休息時,與同學不小心聊到這次我要帶團走訪摩洛哥與沙漠的事,同學對我的行程安排極感興趣!包括住宿民家的多重意義等,讓同學一個問題接著一個問題地問,還說如果我辦下個梯次,她也想參加!呵呵,事實上,我手上已經有一大串名單在排隊等我辦下一梯了!

  或許真只能說,上天用各種方式在呼應我的渴求,讓我的生命走向愈來愈朝沙漠走而且是在神的祝福之中.

  

  很快讀過張翠容【行過烽火大地】,主要是因我在網路上查了一下何謂「報導文學」,有篇資料說報導文學是「新聞報導的延續,史傳文學的基礎。」便也就順理成章地訂了「唯一的女戰地記者」的著作來閱讀.

  我承認自己沒有很走進這本書裡,總覺是隔著距離在觀看她筆下的世間紛擾戰亂,或許是因書中資料諸多來自她在當地以記者身分進行的一手訪談,讀來竟讓我覺資料紊亂,從這兒突然跳到那兒,讓我愈讀愈分神.

  書中提及數個戰亂地區,包括阿富汗、巴爾幹、東帝汶、印尼、藏族與柬埔寨等,閱畢,幾乎沒哪個地方讓我印象深刻,且我回想不起來這些地區的差別在哪?這當中,我最熟悉的議題或許是阿富汗,然而這本書的閱讀讓我腦中不斷浮現我在法國看過的一部部阿富汗紀錄片與報導,讀完後,我對阿富汗的理解依然以法國紀錄片為主,對這本書描述的阿富汗反而毫無印象!難道真的是因為影像渲染力遠大過文字嗎?

  有趣的是,張翠容字裡行間不時可見她對「記者」身分的省思,以及她個人情感何在,這與一般所謂力求中立客觀的新聞報導似乎有些不同.也因著這本書是針對一些已然發生的新聞事件的深入報導,自然具有更多的史料意義.

  匆匆閱畢,我問自己:為啥這麼樣無法進入書中狀態?但前幾本書倒讓我讀得津津有味!嗯,或許「新聞報導」與「好聽的故事」對讀者所能起的影響與激盪確實十分不同吧!而我真心渴望的,是能為沙漠寫出一本能觸及更多讀者且能打動人的「好聽的故事」!

  每一天,我都為即將回沙漠的事情做著準備與努力!有時也會覺得壓力大跟很煩,畢竟一旦轉入新的路途,須重頭學起的事情是那樣多!然而我是那樣確定這是未來幾年我渴望將生命放諸其上的方向,便也就認命地繼續埋首努力了!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