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24/2013

台大性別與肢體開發第二堂課

  台大性別與肢體開發第二堂課很愉快地結束囉!鑑於上周本人誤判捷運到教室之間的距離,遲到許久,今天特地提早出門,遵照珦如同學的指示,到某地搭某號公車前往台大側門,下車後,小短腿走沒多久,嘻,還真的就這樣順利抵達教室且還有時間買杯咖啡,真是開心!
  一進教室,馬上被一張張鋪在地上的佛朗明哥墊子給嚇到!還好我今天提早整整半小時抵達,在同學協助下,先是跪在地上將墊子一一捲起,堆到教室旁邊,再跟同學用掃叟將整間教室掃過,熱得汗水直滴!待教室恢復乾淨,我都「暖身」好了,實在是…….
  本周課程延續上周(廢話!),持續基礎動作教學與音樂練習,慢慢讓同學用身體與耳朵領悟動作與音樂之間的關係,課堂最後一個練習永遠扣音樂扣得最緊,我用一首使用數個埃及節奏的傳統曲調,讓同學自己練習如何將動作放到音樂裡面來,算是為「即興舞蹈」或說「自己跳舞」鋪路,同學們很快進入狀況,發現要自己聽音樂跳舞,確實是輕而易舉哪!
  進行動作教學時,我倒特別用心於個別指導,除了今天教的動作若姿勢不夠正確,容易讓身體累積傷害之外,更因為我很清楚六周課程不可能將舞蹈知識、理論與實踐帶得夠深夠遠,但我相信若每位同學多少可以得到一些較貼近個人的關注時,這份「凝視」與「關心」反而更有可能在同學身上持續發生作用.
  這是這半年多來,我從一堂堂家教課得來的體悟:很多時候倒也未必是舞蹈課程本身帶給學習者多大的突破與啟發,卻是在教學互動中,甚至是來自教學者的個別關心與回饋,帶給學習者的支持尤大,而這樣的「關注」不過是希望能化作鼓勵同學去走自己的路的力量罷了.
  
  竟然就這樣默默讀完許久前鄭女士推薦的【草盛園】,很好看的一本漫畫書!書裡用了五個例子,訴說植物特性與園藝治療的故事,文字與畫風雖簡樸,但在某些個段落,卻也讓我感動得熱淚盈眶!閱讀時,數回聯想到一部日本漫畫【家栽之人】,說得同樣是植物與人的故事.
  【草盛園】讓我對「園藝治療」有個初淺但清楚的概念,讚嘆於大自然具有的強大療癒力量,以及藉由植物與園藝,如何對人起著療癒作用,讓我愈來愈有興趣回沙漠好好跟游牧耆老學習傳統藥用植物的知識,書裡例子同樣讓我覺得起著療癒作用的其實是大自然與人的自我療癒機制,就像作者黃盛璘在書裡寫著:「雖然我號稱『園藝治療師』,真正進行治療的其實是『植物』!而我這個園藝治療師扮演的角色,不過就是搭起人與植物之間的橋樑,透過這個橋梁,將植物帶進需要者的生活領域裡,創造人和植物兩個生命體交流與溝通的機會.在這樣的過程裡,植物自然會發揮出療癒力量.」(p.51
  「園藝治療師」宛若具有專業知識的「媒介」,是個「引子」,好些人一走進草盛園,除了讓大自然撫慰疲憊身心,更是在與治療師聊天對話中,得到支持力量,是而有了所謂的宣洩及療癒.那麼所謂的「藝術治療」,是否也是相同的道理呢?
  此外,我還聯想到一個問題:大自然對人類能起神奇的療癒力量,本身同樣具有強大有效的自我療癒機制,在【垂直農場】中,提出藉由農地長期休耕來讓土地修復生命機能.但在像沙漠這樣的地方,乾旱化與全球暖化脫離不了關係,雨不來,水不再,遊牧民族只得放棄故鄉,遠走他方.這一大片不再有人居住活動的土地雖已「休養」許久,然而若全球整體生態難獲平衡,雨仍不來,土地仍焦渴,原先生命循環機能依然難以再見哪!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