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03/2013

這次SRT


  昨兒個,Ingrid 特地來家裡幫我做SRT,雖說原本預定是「舞蹈家教」與「SRT服務」之間的一場交換,然而她到了我家,聊聊天,開始做SRT,結束後,一同享用她帶來的南瓜粥,再休息一下,時間便晚了,舞蹈家教只好靜待下次了,呵呵!

  SRT進行時,金大風活似一團毛茸茸黃金小圓球,乖乖窩在一旁陪著.Ingrid 先幫我進行整體能量清理與空間清理,一開頭就說,高我要幫助我進入新階段,進行「意識上的提升」.

  這回,我諮詢的主要議題自然全與沙漠夢想計畫有關.

  高我說,未來沙漠之路將充滿不少崎嶇坎坷與挫折,祂要我記得在這過程中「分享自己的光」且「Just Sing」.回沙漠後,先不要帶著「有任務在身」、「幫助遊牧民族」或「做公益」的心態,而是先求自己在當地的生存.有些此時看似立意良好的計畫,例如幫助當地人在當地謀生,就長期來說,對土地與人卻未必是好.例如過去台灣山區為了改善地方經濟而砍伐山林,改種檳榔樹等,幾十年過後,卻成土石流與破壞水土保持的來源.最重要的是沙漠讓我快樂,我在沙漠很快樂!我反而是必須將我在沙漠的快樂及遊牧民族的樂天知命,與「現代社會裡的人們」分享,而不是抱著重大使命要回沙漠做事.

  我說,沙漠與遊牧民族給我很大的滋養與衝擊,早在一開始,我就覺得是現代文明人必須重新審視資本主義的生產模式與現代社會的消費行徑,而不是富裕社會裡的人要去救濟貧窮地區的人們.然而當我剛開始募款集資,若鮮明地說出這樣的想法,是很難引起共鳴的!願意針對習以為常且舒適方便的現代生活模式進行反省與思考的,是社會極少數人,這也是為什麼我會以「公益旅行」來包裝這次的集資計畫.

  理想熱情是讓我個人生命活出本然樣貌的基本要件,若我可以單純滿足於求個人生存富裕與榮耀地活著,打從一開始,我的人生就不會走上如此崎嶇未知的路!無論舞蹈創作舞蹈教學抑或未來將在沙漠執行的夢想計畫,這些無不是「更高理念的具體實踐」,在這些實踐行為背後,莫不有著美好理想與對理想的堅持在支撐!之於我,在沙漠的「個人生存」與「理想的實踐」是綁在一起的,我不可能唯有其一地活出我本然樣貌,我不會快樂,這更不是我的靈魂選擇來地球走這一遭的目的!

  高我說,目前先協助我提昇意識,此時我設想出的沙漠夢想計畫執行方案或許有ABC三個選項且全都看似不夠完善,待我意識提升,或許第四個方案將自然而然浮現腦海,我會突然發現回沙漠做事遠不如想像中艱難!

  我點點頭,認同地說:「離開沙漠之後,我不斷找資料、與人討論、思索,甚至已經小規模地開始嘗試執行計畫,我同樣覺得必須把握住的是在這個計畫背後的起心動念與靈性訴求,至於確切執行方案,那都是可以再討論與商榷的.我一直還沒有找到最適合的起始點與方式,目前都還可以再討論!」

  

  高我要告訴我,即便此時收入極度不穩,資金累積緩慢,仍要我相信沙漠夢想計畫已然開展且持續進行著,要我感謝所有發生的事與參與其中的所有人!

  嗯,是的,【守護小王子的撒哈拉】集資計畫在 Flying V 平台開展後,讓我募得些許善款,然最重要的意義在於我大聲而公開地向宇宙與所有人正式宣告我渴望回沙漠做的事以及為什麼!我相信這份聲明與宣告能量將持續在天地間運轉,好些事已然改變並開展,並不因集資結束而告終.

  

  爾後說到許多讓我憤怒力不從心且是關乎現實基本生存的好些事,高我說我是個很固執很堅持也很有毅力的一個人,且「幾千年來,都是這副死樣子」!不屈不撓的毅力與堅強意志力是我的舊有模式,然而所有性格都可以同時是優點與缺點,一旦長久不變且發生傾斜,不再平衡,之於靈魂的成長便不是件好事,若要打破舊有模式,我便必須學習「彈性」、「柔軟」與「放下身段」,對某些事情與方式不再那樣堅持.

  我頗為激動地說,在「保持彈性」與「不忘初衷」之間的平衡,才是這當中最需要智慧與思考的部分吧!有些原則、基本價值與方式的堅持是必須保有的,否則若為了能讓事情短時間之內就能運轉妥當,而做了某些妥協,或許能讓表面運作看似「成功」,但到了最後,人還記得自己是誰嗎?還能回憶起自己當初懷抱著什麼樣的夢想以及為什麼要做這件事嗎?

  對我來說,「堅持核基本心價值」與「小小戒可捨」之間,才是最深奧的難題!

  

  接著說到我的舞蹈教學發展,高我說,我有一定知名度與累積,啊唔歌,會想上我的課且是尋找不一樣舞蹈課程的人,不是那些夠有錢的人,自然影響我的收入.

  啊!真是一語中的啊!

  終於,我問了:「那我今生為啥跳舞啊?」

  答案竟然是:「排毒!」

  蛤?蝦米?就只是排毒?

  啊諾……,啊也是啦!如果沒有先把自己內在毒素與垃圾藉由音樂舞蹈清空,又該如何裝新的東西呢?呵呵呵……(苦中作樂地傻笑中).

  

  高我說,即使收入不豐,都得花點錢在自己身上,讓自己開心!而不是逕自儲蓄守財,就為攢錢回沙漠,這不利於能量流通.

  我說,此時的我,在滿足基本生存所需之後,幾乎沒啥多餘慾望需要滿足.

  Ingrid 認為是我長期忽略各種享受與慾望,以至於再無此類需求.

  終究,衝著高我這個建議,當晚本人默默衝向超市,打了一壺酒…….

  

  反覆交談討論中,我一再與自己的「魔羯性格」打照面:固執、堅持、毅力與目的取向,此時我篤定要回沙漠開創新階段人生,在此時日常生活所有事的發生,若有助於我回沙漠,再怎麼辛苦,我都可以忍受!若否,我便不滿、不耐、憤怒!

  然而人生不可能全盤照著剛毅的魔羯意志走啊!

  這幾天,高我會幫助我釐清我對「金錢」與「豐盛」的信念,就再看看接下來會有啥發展了吧!

  

  另個長期無解且相當棘手的問題在於,在現代社會,推動計畫與理念,需要一定程度的「包裝」與「市場行銷」,偏偏我的天賦專長與偏好全不在此!2008年回台灣以來,我一直因為欠缺這方面能力而吃癟!我最怕人家跟我說:「老師!妳需要經紀人!妳需要包裝跟行銷!」哇咧……,廢話!我自己當然知道啊!出一張嘴最簡單,若只是一再說著我需要行銷、包裝與經紀人,對我又能起多少幫助?!

  帶著因現況而起的怒意與不耐煩,我問Ingrid 「這世界該不會有那種明明天份跟偏好非常鮮明且渴望完成志業的靈魂,偏偏因為缺乏某些不在自己能力範圍內的協助,因而無法完成靈魂藍圖的吧?」

  她搖搖頭,說:「不至於!尤其像妳這種很清楚知道自己要什麼也很堅持的靈魂,通常都會走上自己的路,完成夢想!」

  依舊帶著怒氣地,我說:「我要的真的不多,就只是想好好完成我想做的事,反正我就這副德行,難道我就不能明白並接受自己的『能』與『不能』,專注發揮所長,將自己不擅長的事物交由他人處理嗎?」

  她點點頭,說要一起想辦法.

  

  最後,談到我那份關於蔡家雙鷹的書寫與出版計畫.

  小枝枝往生後,我照顧起金大風與牧牧一家,讓我回憶起我與雙鷹們的故事,鼓起勇氣,想重新整理那時的文字記錄,進行出版.

  高我說,我在書寫方面的突破目前尚不是時機,還得再過一段時間,才有可能發生.在雙鷹的故事方面,祂要我再做整理並尋求協助,無論是文字整理編輯與尋找出版社各方便.至於沙漠的部分,祂要我先做過去資料累積的整理,正式書寫的部分,可以等我完成明年一二月的田野調查之後,再正式開始.

  

  高我大抵提醒我要能學著享受生命中的所有過程,無論在小我的分別心判斷中,此事為好或壞,還要我將堅持固執毅力放在「讓自己自由」這件事上,至於其他種種,皆可拋!

  這事,我一定要牢牢記住啊!

  

  做完這次SRT,我內心依舊有著諸多負面情緒!管他累世多少業力,我勢必要往前走!將沙漠夢想計畫向前推動!就為了這,我的肩,可以扛!

  我知道很多人覺得我很摩羯座,活得很摩羯式的目的取向,不知變通不懂生活樂趣且固執己見.但,我同樣不懂,若我是那樣確知己心渴望前往的方向,為什麼不能坦白直接而大膽地說出內心最深處的渴望,卻必須遮遮掩掩地活著,就只為了能讓社會接受我啊?

  如果我能夠坦然接受我自己,他人接受我與否,干我啥事啊?

  我不懂,真的!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