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08/2013

For you and for me


    一天之於我,時間可以有數種不同流速.
  自從啟動在 Flying V 集資平台【守護小王子的撒哈拉】計畫之後,不管是在臉書還是部落格,我再不曾提舞的事,生命彷彿瞬間滑入截然不同的流,每回睡醒,常不清楚自己身在何方?才知夢裡又回沙漠故鄉.
  傍晚,特地前往住家附近服飾咖啡店,造訪曾說要協助我將沙漠計畫推出去的老闆娘.
  她一見我來,連忙要我進店裡喝咖啡,迫不及待跟我說,她原本想贊助我一頭駱駝,但她一位佛學師父勸她萬萬不可!說一旦她買了,駱駝便得辛苦工作,還怕駱駝被人類虐待!建議她以其他方式,讓款項直接給需要的人.
  我笑一笑,很仔細地跟她解釋:師父謹慎慈悲的態度是好的,這世間也確實有人類虐待駱駝的事情發生,但在沙漠,人類與駱駝同樣可以成為互助合作的友善夥伴,即使我們不買這頭駱駝,牠也只是在他人手中工作,駱駝確實為人類賺錢,但同樣從人類那兒獲得飲水與糧食,此時已幾乎沒有野生駱駝,更何況,我們向來以良好方式在照顧此時手上的三頭駱駝,所以我們家的駱駝帶去湖邊吃草,吃飽還會自己回家!
  她說:「我最關心的是兒童教育,希望可以把資源直接用在這部分.」
  我說:「此時是整體大環境對當地人極度箝制與束縛,不只是教育資源匱乏的問題而已.這些遊牧民族散居沙漠各地,我們不可能把孩子帶離父母身邊,硬是送他們上學.孩子與婦女往往是社會最弱勢、最容易受環境衝擊的一群,若不是經濟過於困頓,他們不至於要孩子到街上跟觀光客乞討、賣東西.即使妳熱心地將孩子教育費給父母,但若家庭過於貧困,父母仍會將教育費挪作他用啊!所以就長遠來看,依然是必須從父母與經濟方面著手.」
  她開始理解,點頭.
  我說:「所以我並不是要回沙漠做慈善救濟.」
  她詫異地說:「啊?妳不是要做慈善救濟?!」
  我明確果決地說:「嗯!遊牧民族需要的不是救濟,當地環繞著一種靜好『能量』,那同樣是『資源』,當地人有工作能力,但苦無工作機會.我正努力尋找的,是將當地資源與人力化作可以向外流動的能量,並讓更多物質資源回到沙漠來,形成一個良善循環.」
  見她不答,我說:「所有得到關注的,都會被放大力量.如果我們因為『同情憐憫』這些人的處境而來『救濟』他們,就只會讓他們更加依賴外來物資援助,削弱他們的力量.這是為什麼我要跟他們買化石、手工製品帶回來給贊助者,畢竟光是給他們錢而什麼都不拿取,便是把他們視為毫無行動力與生產力的『弱者』,如此一來,很容易讓人心的『匱乏』與『貪婪』逐漸擴大,我在那兒便已親身遇到數起將外國人與觀光客視為凱子,理所當然哄抬物價剝削的例子,這些都不是美善循環.我還不清楚未來該怎麼做才是最好的,但我心裡有些確切的價值判斷.」
  聊了好一會兒,她熱情地答應要協助我募款、將訊息不斷推出去!
 
 
  【守護小王子的撒哈拉】集資計畫一啟動,家教課神奇地變少了,讓我少了點鐘點費,卻更能專注在沙漠夢想計畫上.且我發現自己完全不因收入減少而焦慮擔憂,因我是那樣篤定撒哈拉會好好扶持我走在返回沙漠的路途上,那是大地母親的意願.每一日,我都很深地活在一股寧靜喜悅的流裡,我知我會得到所需資源,不多也不少.
  每天,我都會想想誰可能有意願協助我一同推動【守護小王子的撒哈拉】集資計畫?然後,我便主動寫信邀請她與他加入這個行列.多數時候,我總得到善意回應;若對方無回音,我便當作她/他的協助行動已默默進行.
  很喜歡Lynne Twist在【金錢的靈魂】裡的募款經驗分享:「募款終結飢荒,對我並非只是一件工作或一時流行或一份政治宣言,而是我靈魂承諾的一種表達,也因為如此,我做這件事的唯一方式,就是號召人們重新與自己的更高召喚或靈魂的呼喚產生連結,以成為他們心目中的自己,做出他們想要的貢獻,然後看看他們如何能用錢適切地表達.因此,對我而言,募款絕非向他人施壓,或為了獲得捐款而操弄捐款者的感情,它反而是讓我能創造出一個機會,讓人們都能付出自己最好的那一面.」(p.51
 

 
  這段話,讓我想起Michel Jackson 許久前的一首歌:《Heal The World
     There's a place in your heart
     And I know that it is love
     And this place could be
     Much brighter than tomorrow
     And if you really try
     You'll find there's no need to cry
     In this place you'll feel
     There's no hurt or sorrow ………..
 
  我堅信在每個靈魂深處,莫不藏著對神、愛與和平的渴望,若能夠喚醒這份渴望並成為行動與力量,世界自然得到整體提升.
  【金錢的靈魂】裡的這句,讓我能心平氣和地向他人募款:「當自己將錢視為一種表達心靈深處最深承諾的方式時,就能感受到一股釋放的能量泉湧而出.」
  募款,不是搖尾乞憐,更非貪圖他人錢財,而是邀請他人一同成就世間更高美善.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