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07/2013

古老生命印記・無價


  每一份贊助之於我,都是一份責任與承諾,我願盡我所能,將計畫以最完善美好的方式推動並完成.

  【守護小王子的撒哈拉】回饋物之一是撒哈拉古老化石,我承諾贊助者,會直接向辛苦開採化石並以此為生的遊牧民族購買,帶回台灣給贊助者,便會努力這樣做,就因一份「承諾」.

  為撒哈拉化石設定贊助額度時,我問自己:「一顆撒哈拉化石該定價多少?」心裡答案是:「無價!因那是撒哈拉的過往與記憶,那是沙漠曾是大海的證明,那是已然消失的生命曾在此繁衍興盛的遺留.而古老生命的印記,無價.」

  終究設定1500台幣為最低額度,雖然不知這數字究竟代表什麼.

  

  將化石列入回饋物時,也曾矛盾困惑:化石已愈開採愈少,那是撒哈拉的血與肉,是否還要將古老生命印記帶離沙漠?

  令人無奈的現實是,此時前往遙遠蠻荒之地開採化石並販售給觀光客,已是當地遊牧民族少數可以換取些許現金的謀生方式.一個聲音在耳邊說著:「就這麼做吧!撒哈拉母親願意見骨見肉地餵養沙漠子民.」

  這張照片上,是兩位頭頂大太陽蹲在地上尋找化石的遊牧民族,就為了一口飯.看看他們開採化石的地方,多麼荒蕪!多麼淒涼!當水不再,再無生命,撒哈拉便只能以血以肉掏出過往生命印記地餵養游牧子民.
 
 

  




 
  這張照片是裸露在外的化石礦脈,上頭依稀可見藏在裏頭的化石痕跡,當遊牧民族找到類似礦脈,隨即以鋤頭等簡單原始工具開採,敲成較小塊礦石,帶下山,到小城尋找師父打磨刨光.

  我摸過那礦脈,極為堅硬!遊牧民族開採化石的艱勞辛酸,若不曾身處當地,實無法想.也因此,每回我看到觀光用品店家如何向開採化石的遊牧民族壓低價格、殺價採購,總容易怒火攻心!
 

  




 
  田野調查時,我曾遇著一對遊牧民族母子,那孩子錯過早療機會,智能發展受阻,逕自以單純天真的笑待我.

  那天,父親上山開採化石,母親拿出一袋處理過的化石,害羞靦腆地詢問購買意願?我搖頭,因我真的帶不走.她絲毫不堅持,默默將化石一一收回照片右下角那個黑色塑膠袋裡,仍是和善可親地請我入內喝茶.

  完成訪談也拍了照,我坐上導遊的摩托車,轉身離開,卻將黑色塑膠袋裡的化石攜帶在生命裡.

  那時,我無力幫妳與你,所以我暫時回台灣,我養精蓄銳,我尋找方法,我不放棄任何機會與任何希望!我要讓世界知道你們的故事,知道撒哈拉如何以血以肉、以過往生命印記地餵養著在生存邊緣努力活著的妳與你!

  我願喚醒他人心中對平等美善仍有想望的那塊柔軟地,並將慈悲理解化作資源,帶回來給妳與你,願讓化石從遠山礦脈流動到贊助者手裡,讓這一切成為激發更多美善的一場「行動」,滋養並療癒深受內在匱乏所苦的人心.

  這同樣是【守護小王子的撒哈拉】集資計畫的目的之一.

  

  我想用《金錢的靈魂》裡的一句來提醒自己:「當你利用既有的一切帶來改變,它會不斷擴大.」

  我無法靠一己之力改變世界,但我願意從此時此刻起,戮力進行可以讓世界改變的事.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