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06/2013

起步・前進


  不到一周,【守護小王子的撒哈拉】集資金額超過二十萬,五位「共遊夥伴」也迅雷不及掩耳地前來報到,讓我很震驚!這五個連問都不問,甚至沒事先通知我就報名的人,全都是我認識許久的好友,敢情這回將是「溫情姊妹共遊北非親友團」?

  前四名「共遊夥伴」暢快俐落完成報名手續,我全是藉由網站名單才知她們報了名!等待最後一位出現時,我心情很忐忑!不知會是什麼樣的人前來參與!一整個下午,接連收到數封詢問北非旅遊的訊息,有些我回了,有些根本還來不及回,就發現最後一個「共遊夥伴」名額已經被搶下了!

  點開網頁一看,天哪!竟然是M !我好訝異!

  然後,我開始緊張…….

  

  我不知藉由網頁介紹,是否能看出這是一趟實驗性頗強且充滿未知的旅程?無論如何,事實就是:這是一趟充滿未知與驚奇的冒險旅程!這是我喜歡的風格與路徑,但不是每個人都能樂在其中,我自然有些緊張.

  五位「共遊夥伴」名單一出來,我緊張興奮到一直在房間裡繞圈圈!接著又迫不及待地希望明天就包袱款一款,帶大夥兒搭機回沙漠去!午夜過後,才平靜些.

  

  與 M 之間有些對談,是我在整體計畫起步時,想為自己牢牢記下的訊息.

  M 傳達來自祂的訊息,要我知道:「這只是開始,甚至只是踏出第一步。踏穩每一步,眼光卻要多看一步。先是一年的計畫,然後是三年。種植一棵樹時,要有森林的遠見。但這不是妳一個人的事,也不是妳一個人的理想和夢想,那是那片土地的意願。必須學會更多的尊重,不是只用妳的方式,而是那片土地時空及人們整體的方式。」

  我不解:「意思是要去尊重自然與整體與歷史人文條件地做事?」

  M 說:「任何時候都不需生氣。」

  我,被打中要害,哀號:「唉唷……,啊我就容易氣到爆炸啊!這不是『需要』,是自然反應!是義憤填膺!」

  M 說:「因為妳只是洪荒中的過客,所有的人也都是。」

  我,咬牙切齒地:「也……是……啦……!」

  M 說:「意義在於植下一顆樹,讓其他人也都能有意願植下一棵樹,那才是真正的森林。」

  我說:「所以土地願意我回去為她做事?真的嗎?我好高興!我有意識到自己只是回去種下第一棵樹的人,而且我不需要看到成果才能肯定我做的事。」

  M 說:「土地接納妳,如最當初接納第一個到達那片土地的人。她一直都以愛在等待每一個接近她的人。」

  我說:「我知道!我真的有感受到!那片土地有很強烈的愛,即使水跟生命都不在了,愛一直都在!我後來不斷反覆思考妳說的:『需要療癒的是人心,如妳說,通常是大地/自然在療癒人們。而人們只要不破壞、不干預復原,大地有其再生能力。地球的靈性意識其實高於人類。』或許給土地時間,就會自癒.我其實知道是人跟制度出問題,但人都是受困的,才會一直傷害土地.」

  M 說:「當妳再度回到那土地,感謝她給予的一切,將妳獲得的一切奉獻給她,她接納妳的方式,只是純然全然.」

  我問:「那我要怎麼看待在那塊土地上生活的『人』?」

  M 說:「那是她的一部份,正如整個自然也有妳不喜接近的生物和地勢,也有妳不喜歡的氣候,整體不能分割,只能轉化,等待蛻變.」

  我嘆氣了.

  M 說:「等待,也是一種行動.」

  我說:「真是正中我的要害!我這人擅長的是爆炸!」

  M 說:「記住這句話,妳會需要.」

  我說:「好…….」

  M 說:「還有最後一句:『不要覺得自己很特別,但記著,每個人都想要自己很特別。』這個想法在某些時候,會提醒並保護妳。」

  我,爽朗地:「好!我會記住!雖然『朕』某些症頭總會不時發作!」

  

  M 一開始就提醒我:這只是起步,莫忘初衷.

  看著來自四方的善款在一周內湧入,五位「共遊夥伴」也瞬間到齊,詫異震驚感動之餘,我同樣暗自惶恐,不知自己是否能妥善適恰帶完這兩周旅程?未來是否能善用所有要回饋給沙漠的善款?!

  我問自己:所以,引動這一切最最初起的那份『悸動』,究竟是什麼?

  我只清楚記得,走在沙漠裡,我無時無刻不感受到自己走在神的愛與光中,我是那樣深深愛著那塊土地,是撒哈拉牢固穩健地扶持著我,帶走所有憤恨悲痛,還我一顆澄澈潔淨如初的心.我渴望與全世界分享在那天藍得有明透層次之地,大靈與樹群細密守護大地上所有生命,一切無不籠罩在神的愛與光裡.

  

  看著贊助金額持續上升,只想記下《金錢的靈魂》裡的一句:「金錢攜帶著我們的意圖.如果我們以誠正之心使用它,它就會帶著這一份心前進.」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