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13/2013

端午節這一天


  今天端午,上午我仍默默為兩位新同學上了一堂家教課.小枝枝飯飯仍吃很少,幾乎只有貓肉條能吸引她吃幾口餅乾,每天疲憊虛弱地猛睡,呼吸有些不順.

  小枝枝知道媽媽很愛她,但是媽媽要回沙漠且不會帶她一起走,小枝枝不想成為媽媽的負擔,也知道唯有靈魂放下肉身這個軀殼,才能前往自由光亮的彼方,所以當媽媽正式啟動所有準備前往沙漠創造的計畫,小枝枝就讓自己的身體愈來愈虛弱.

  說不上來小枝枝哪裡生病病了?上周帶她去看醫生,除了身上腫瘤,醫生說她驗血報告指數接近完美.然而小枝枝飯飯愈吃愈少,生命力隨著時間逐漸流逝,我告訴自己:「小枝枝用自己的生命與身體教我接受『生老病死』這個過程,會心疼她的衰老是人之常情,但無常恰恰是生命的本質,便也就接受了吧!」我的心想讓小枝枝在平安寧靜且自然的狀態下,走完生命最後一段,不多做任何侵入性醫療行為,但我不曾確定自己的決定是否正確?我知道小枝枝很愛我,我也很愛小枝枝,而且小枝枝很愛每一個人,但我感受不到小枝枝有很強烈的「活下去」的意願,好像對她來說,目前這樣就夠了.每天,我都跟小枝枝說:「媽媽最愛小枝枝,如果有天小枝枝離開貓咪這個身體,記得要去佛菩薩身邊等媽媽去跟妳集合,不要再來娑婆世界了唷!」

  小枝枝似乎是來陪我與舞走一段的.把小枝枝帶回家那年,正是在巴黎開始學舞時,當我穿著佛朗明哥舞鞋在木板上踩來踩去,小枝枝還是一隻小小貓.將近十三年過去了,我從習舞、教舞,再到放下一切地準備走向沙漠,小枝枝也跟著我歷經不同生命階段的起伏.我相信動物有自己的決定,一切都是最好的安排,我願意學著並尊重小枝枝的決定,且不責怪自己.

  上午家教學生之一是合一助教,她為小枝枝做了Deeksha,這不會影響小枝枝的決定,而是讓她帶著更多的愛與祝福.
 

  


 
  端午節,為兩位新同學帶了一堂舞蹈家教課.她們兩位是讀了我的第一本著作【管他的博士學位,跳舞吧】而來找我上課.

  每堂課,我都很認真!今天上課講到些事,我動怒了.那樣的怒氣並非針對學生,而是長期以來我對台灣現狀的不滿,尤其是對埃及樂舞不求甚解情況下的舞蹈教學操弄,抑或表面淺層的七拼八湊,因這不僅錯失讓埃及樂舞文化豐富自身的機會,更是對他人民族文化的欠缺尊重!我承認這是我的「地雷」,我有我有道德上的潔癖!

  課上著上著,竟談到「莫忘初衷」.在台灣的舞蹈教學不斷挑戰著我,面對主流市場壓力與他人誤解,能否堅持當初埃及樂舞給我的最初最美感動?一路走來,或許我暴躁易怒、衝動不成熟,但我一直誠實面對自己內在不斷翻攪的愛恨情仇與我所愛的舞,且我願意為高於自身的價值而學習.此時,我決意回沙漠做事,同樣考驗著我能否「莫忘初衷」地走下去?

  我知道我在舞蹈教學上的「成就」將不是教出多麼偉大的舞者、組個舞團或是辦了幾場盛大成功演出,而是將更接近埃及文化底蘊與自身生命本質的舞蹈概念給傳遞出去,激發他人去走自己的路,且學生若因我的課而在生命裡多了些什麼,那是她自身收穫,無須歸功於我.為此,我感謝上天,讓我既能舞,又能使用文字,讓文字替我傳述諸多我來不及以舞訴說的那些,也讓我能安心地釋放未來生命於沙漠創造中.

  今天端午,同學特地帶了茶具與特殊的茶來請我,入口溫潤香醇且層次豐富,很少見呢!

  


 
  或許果真願有多大,力就有多大」!【守護小王子的撒哈拉】集資計畫一啟動,身邊許多人紛紛動了起來,或贊助,或分享訊息,讓美善能量在人際間迅速流動著!感謝文吉兄不僅慷慨贊助,還在臉書上分享訊息,讓花仙子看見,也讓我多了個上電台為這個計畫宣傳的機會!

  下午,依約前往中和「真心之音」電台錄音,談了撒哈拉現狀、未來沙漠夢想計畫與此時正在進行中的【守護小王子的撒哈拉】集資行動,當然也談了舞與種種.

  我上的節目是【綠野仙蹤】,將於六月23日與30日晚間八點,分上下兩集播出,歡迎收聽!主持人桃樂絲細心體貼地讓我有機會為【守護小王子的撒哈拉】集資計畫與我的埃及樂舞教學打個廣告,讓我很感恩!一旦決定要回沙漠創造,我就是為自己的決定負責,不放棄任何機會與希望,日日為此努力!我不預期每次行動都能立即帶來實質的什麼,但重點是我必須讓自己時時刻刻處在行動中!

  與主持人桃樂絲談到沙漠給我最深的觸動:讓我以心、以靈魂明白世界如何在神的愛中被創造,將我內底憂傷悲痛能量盡換去,還我一顆潔淨如初的心,讓我能以更溫潤寬厚的能量及信念,回台灣面對當初無法走過的挑戰.

  舞蹈是我生命不可分割的一部份,但我對表演藝術與舞台毫無眷戀,因那不是最能讓我打從靈魂裡快樂起來的創造天地.舞蹈帶給我最深切的力量,是讓我知道我竟有能力以舞、以身體進行藝術創作,與舞走過的路,讓我明白「不忘初衷且誠實面對自己與生命」在一個人身上造成的淬鍊,可以換來多麼堅定無懼的內在力量,當我的自信與自我價值不建立於他人肯定之上,我可以自信得自在而自由.這段歷程讓此時的我,可以帶著這份自在自信與堅定力量,召喚我的夥伴,與我一同走向沙漠,創造.

  回首這一路,我感謝上天讓我在法國唸人類學,這讓我一開始學習埃及樂舞,便從阿拉伯傳統文化切入,才能逐漸觸碰在舞蹈底層跳動中的那顆文化之心.而當我的習舞與教舞無不緊扣讓舞蹈藝術得以長出的傳統文化土壤且極度堅持!我才能在埃及樂舞實踐過程中,逐漸與人及土地取得更深刻自然的連結.而當那份連結終於發生且堅定不過,在當中與我有所連結的,不僅是埃及樂舞,而是土地,與人,以及更為關乎生命與活著本質的那些.埃及樂舞實踐之於我的生命,宛若在土地逐漸紮根的過程,一如我即將回沙漠做的事.

  感謝神的安排,謝謝文吉兄與花仙子,也願這一切將帶著所有人走向更高至善的方向!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