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0/2013

啟動「自我療癒」機制

  今天出現一位新的家教學生.
  她一走進來,我聞到她身上的精油,便知這是個頻率對的人
  初次見面,聊了些事,為她燒了祕魯聖木與聖沉香,很高興她很喜歡!我笑著看她,彷彿我們早已相識,明白這場相遇是靈魂間的彼此約定,為著交換成長所需的訊息.忽地想起早上翻開來的《與狼同奔的女人》,心裡模模糊糊地想著,在這混亂末世,人心千瘡百孔,天地萬物飽受汙染殘害,人、土地與生靈莫不傷痕累累,我們究竟相約在這時代一同修習著什麼?
  她問:「老師,妳也會幫人做『療癒』嗎?」
  我搖頭,聳聳肩,手一攤,直白地說:「我從來就只會跳舞、教舞跟創作,其餘我啥都不會!」心裡不說的那句是:凡人皆有「自我療癒」機制,或許這樣的課程可以讓妳「啟動」只有妳的靈魂才知的「那個什麼」.
  她很可愛!直說我是她尋找已久的老師,希望我能收她當「入門弟子」,還怕我不收她.
  呵!我已不想再開團體課,文山社大就夠我玩的了.然而當一個人願意特地前來找我家教,就表示這人夠有心想跟我學舞,無論她會在我的課堂上待多久,我都願意在每一堂課上與她一同努力!
  很謝謝每一個願意特地前來找我家教的人兒們!謝謝妳們,讓我更確定自己前往沙漠流浪之前,對舞蹈理念的堅持是正確的決定,先前的教學挫折因妳們的出現而翻轉意義,成為一場最美的淬鍊,之於靈魂格局與教學能力!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