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07/2013

亂亂皂


  Uta 特地來我家教我做的「老祖母純橄皂」已經在模子裡放兩個禮拜了,昨天決定把橄欖皂從模子裡拿出來,繼續讓他皂化.模具與手工皂一從紙箱裡拿出來,小枝枝馬上鑽進紙箱,我叫她跟我的人生第一批手工皂合照,她愛理不理,還勞動我把她的小臉抬起來,她依然裝傻地懶得看鏡頭,這孩子實在是…….
  還要等上兩個月的皂化期,才知成效如何,等待真是漫長呀!

  

  命運的安排真是巧妙!
  收到在網上訂的手工皂油品那天上午,突然接到一通電話,當天下午家教學生牙疼,必須請假,我便也「順著生命之流走」地將下午時間用來進行我的第二場手工皂實驗!
 
 


 
  這是我第一次自己做手工皂,沒有老師在旁邊指導,難免有點緊張!
  打完皂,把皂液放入回收的紙杯中,就等兩個月後打開使用了!
  今天做的是「希望咖啡手工皂」,為啥如此命名呢?
  喔,因為我個人非常「希望」這批肥皂可以順利成為沐浴皂,不是家事皂,哈哈!製作時,我豪邁地放了不少咖啡渣,想必做成後,一定可以去角質又潤膚!真是不惜成本哪!(其實只是連泡過咖啡的殘渣都捨不得丟的大嬸心態)
  


  素滴!這正是我那加了正港咖啡渣的「希望咖啡手工皂」!
  看起來怎摸樣?
  有「希望」成為正港的「咖啡渣手工皂」嗎?
  或許目前他看起來很不稱頭,歪七扭八的,但搞不好經過兩個月的皂化,洗起來很猛!可以洗去任何人生汙點(握~)!

  


 
  素滴!雖然前兩批手工皂成果尚不明朗,但我依舊樂觀積極迅速熱血地做了第三批!此款花名為:「朦朧玫瑰鹽手工皂」.
  何以此名?
  喔,因為玫瑰鹽混在裏頭,看不太出來,加上這批手工皂前途未卜,不確定可以順利成皂,故名「朦朧」.

  

  Uta 教我做皂時,聊到如果在手工皂裡加上薄荷腦,洗澡時,會有涼涼的效果.她還說,快夏天時,她會做平安皂,送給朋友家人在農曆七月時使用.
  迅速地不經思考了一下,我打算下一批要來做平安皂,加上薄荷腦來增加夏天洗澡時的舒爽感,名字就叫:「盛夏裡的初雪之七月平安皂」,洗了保證瞬間從七月降溫到十二月!感覺粉不錯吧?呵呵!

  


 
  從星象來看,也不知是哪顆星走哪個宮又跟哪顆星形成既衝突又對立又微妙的平衡而且還卡在哪個宮,總之,近來本人月亮牡羊熱血因子瘋狂發作中!

  想著要到傳統市場的中藥行買薄荷腦來做我個人研發中的「盛夏裡的初雪之平安手工皂」,熱血地提早拎著便當盒去吃自助餐!

  進了中藥行,我問老闆:「請問有沒有薄荷腦?」

  老闆一臉錯愕,搖頭.

  我腦中閃過在網上爬過的文,靈機一動再問:「那有冰片嗎?」

  老闆點頭,我問:「怎麼賣?」

  老闆:「一兩一百.」

  我冷靜地問:「請問一兩幾克?」

  老闆:「38.5克.」

  我二話不說,爽快地掏出一張百元鈔票,往櫃檯上一放,說:「那麼就先來個一兩吧!」

  好奇地看著老闆把冰片裝進小袋子裡,我問:「老闆,請問冰片是用來幹啥的啊?」

  老闆竟然朝我苦笑,讓我很不好意思地說:「我是想買來做手工皂的,所以我也不知道冰片到底是啥.」

  老闆說:「冰片是人家用來做痱子粉之類的材料,通常是外用,會涼涼的.」

  開心地拿著冰片,我還「灰熊腳勤」地跑到家樂福,芥花油與葡萄籽油各買一罐!雖然我這省錢大嬸心態只會挑最便宜的油品回家,可這「葡萄籽油」也是有那麼樣一點點珍貴哪!

  今天晚上沒課,那麼就繼續熱血地來做手工皂吧!加了珍貴「葡萄籽油」,洗起來一定更動人!那麼冰品是要加到洗起來會嘰嘰叫的程度嗎?

  先前要是沒課,時間總是用來認真看書,近來全拿來玩手工皂.

  是說……,各位同學還是趕緊來找我家教吧!否則再不久,我家恐怕就要被「皂化中的手工皂們」給淹沒了啊!

  

  正在胡思亂想……

  如果以後我回撒哈拉,研發一款添加撒哈拉細沙與冰片(或薄荷腦)的手工皂,前者宣稱可以去角質,還可以讓身體在沙子細緻按摩中,吸收沙漠能量,後者讓使用者洗涼涼,這樣在沙漠會不會賣到嚇嚇叫?

  

  我其實……非常懷疑自己做出來的皂到底能不能用?
  做皂好像單純只是胡搞瞎搞亂玩一通而已.
  今天打皂打得手好酸,要捧著書上床休息了,呼~!
  (一副事業做很大的大忙人調調)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