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06/2013

腦神經衰弱的起源


  媽媽與姊姊認真上課中,有點小無聊的小枝枝.

  

  上午跟一早從東勢特地跑來上課的同學連上三小時課程,徹底飽滿的練習之後,一起輕鬆地看了舞蹈影片,一同分享討論.
  看著她認真專注地不斷練習,試圖尋找更為適恰自然的身體律動方式,心裡對她頗為尊敬!對我來說,到了最後,練舞不盡然是在A技巧、B技巧與C技巧之間的事,而是回歸到身體與律動極為本質關鍵的種種,例如放鬆與如何使力,如何在音樂與律動中,將大腦中喋喋不休的聲音降低,讓身體自由地跟著音樂之流走,抑或就只是單純感受身體哪兒緊張、哪兒放鬆與哪兒較有力來著,面對鏡子裡的倒影,不做任何詮釋批判,就只是「觀」.
  
  課程快結束時,小枝枝跳到櫃子上,頗為無聊地看著我們,好像覺得媽媽跟阿姨上課上太久了,讓小貓咪有點無趣孤單.


  又:關於上圖,請忽略後頭混亂不堪的非重點置物櫃,謝謝!

  

  小枝枝真是靈貓!下午上課,基於莫名因素,當兩位同學在樓下一按門鈴,小枝枝馬上橫躺在地板上,也不知想幹啥.我把小枝枝放到床上,以免阻礙我們上課.
  課程才剛開始,小枝枝又從床上跳下來,啪地一聲把自己的身體柔軟放鬆地橫躺在同學的腳邊!
  想到下回與這兩位同學上課將是六月初的事了,我將今天課程內容安排為難度較高的動作,再搭配音樂.
  這一來,同學平時身體動作所有不順暢的地方,遇到這動作,簡直無所遁形!尤其是其中一位同學,今天雙腳小腿與腳板特別活潑、充滿創意,好像剛從桎梏已久的籠子裡被放出來,有好多話想說、還有好多想法渴望實踐!
 


  呵!小枝枝真是靈貓,敢情感應到同學雙腳「有事要發生」,馬上迫不及待地跑去躺在人家腳邊哪!

  

  傍晚筠霏來找我聊聊,一起吃晚餐,竟也順道留下來旁聽一會兒家教課程.這是我第一次在有人旁聽的情況下家教哩!既然同學不在意,那麼我也沒啥好掛心的.

  晚上家教同學本身是心理諮商師,此時在醫院實習,與我上家教課已有一段時日,我想著下週母親節她請假回南部陪媽媽,便決定今天課程要給她來點「更精采的」,好慶祝母親節!

  今晚新的練習動作其實是基礎動作的變化,之前她做這動作時,最大障礙在於無法信任地將身體重量交託給大地,以至於身體難以順暢行動,後退時的障礙更大!

  那時我告訴她:「妳就放鬆、信任地後退,同時做這動作,這樣就好了!」

  她馬上大叫:「不行!我無法信任!妳不覺得後退這件事很可怕嗎?」

  當下,我只是簡潔明確地給她一個嘴角抽蓄的表情作為回應.

  

  今晚,這個更為複雜的動作變化讓她手忙腳亂!我一再耳提面命:「記住!這個新動作是之前那個基礎動作的變化,所以人生關鍵在於『莫忘初衷』!無論妳往前走、往後退、往兩旁走,其實都要做同一個動作,那個基礎動作才是『初衷』!無論刮風下雨天崩地裂或者人生發生什麼事,都要把持住這個『初衷』!至於其他部分,就信任地讓妳的雙腳順著生命之流走吧!」

  她說:「好複雜!我這禮拜在醫院做檢查,醫生說我腦神經衰弱,現在我知道為什麼了!我是開始上妳的課之後,大腦一直要想身體跟動作跟音樂什麼的,才會腦神經衰弱!妳的課是我腦神經衰弱的起源!」

  我冷靜地看著她,心想,是不是該在她走出我家大門之前,殺她滅口?畢竟這話要是傳出去,我就不會有學生來找我家教了!

  此時,坐在最後頭的筠霏插話了:「有時候儀器無法精準地偵測到腦神經的所有細微變化,搞不好這不是腦神經『衰弱』,而是『重整』!」

  說得好!以後等我入主總統府,演講稿一定要找她來潤飾!

  


  

  
  享受筠霏姊姊咕嘰小下巴的小枝枝.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