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03/2013

「心」的選擇


  生命之流將一個個獨特人兒朝我課堂上輕輕推來,課多課少不似潮汐規律,可我也樂於享受順著生命之流走的日子.

  我不太為自己的課程宣傳,也任由學生自由決定啥時要來上課以及想上什麼,總覺大家都是可以自己作主的成人了,又何須我多說?上課時,我會很認真地把我能教的給出去,不上課時,便是彼此關心的朋友,關係自在真誠.

  四月份,課較少些,可近來不知怎地,又有些新同學出現,恰巧幾位上了一段時間的同學在五月份必須請假,倒也自然將時段讓出來給新同學.

  家教課讓我認識了一個又一個的「人」,雖然我收的是一個半小時鐘點費,但花的時間從來不只,且在一堂課上,彼此間的交流從不只是埃及樂舞.

  不久前,一位新來的家教學生說:「老師,妳一定不夠重視錢,而且很有自己的堅持,不然妳不會這樣上課.在妳之前,我也試過好幾個家教老師,大部分都急著上課、一直排課、要賺錢,但妳完全不是這樣,妳都會願意聽我說.」

  我笑一笑,沒說啥.

  我很清楚這才是更貼近我的心想要的方式:我深深相信每一場相遇都是靈魂來到世間之前的彼此約定,為著交換對靈魂成長重要的訊息,媒介可以是樂舞或其他,我更重視的是在彼此尚有緣分聚首時,是否如實交換約定中要給彼此的訊息.這同樣是為什麼我選擇家教作為教學主力──當我能撐起一個自由真誠的空間,讓寧靜喜悅能量包圍彼此,我才有把握更接近妳的靈魂底層裡的一些什麼.

  其餘,全次要不過.

  

  這位家教同學還問我:「老師,妳不會想自己開舞蹈教室嗎?」

  我聳聳肩,不置可否.

  此時我除了沒有一個條件俱足的正式舞蹈空間,也不再開新的團體課,平時不把自己打扮得像「一個舞蹈老師該有的樣子」,不組舞團、不接商演,除此之外,我認真懇切做著的「教學」,與若我擁有舞蹈教室所能做的,其實是一樣的啊!

  正因我沒有正式舞蹈教室,無須支付場地費、裝潢與種種開銷,所以我訂的家教學費可以這麼親民友善,每個來上課的同學就只需支付我的鐘點費,再無其他費用,不也輕省?

  我當然知道台灣主流市場要的是什麼、該如何操作才會「賺錢」,但我愈來愈覺好多世俗性擁有全非那樣必要,況且,無止境地製造、消費、拋棄的模式,重度耗損著地球資源.我們活在一個符號與象徵的世界,消費者購買一樣物品不盡然是為著實用性質,而是物品的符號與象徵,例如青春、快樂、魅力或權力,而人最終要的,不過就一份「愛」與「自由」罷了,然而種種消費行為真能帶我們上那兒去?

  一旦我的心無法認同某些標準與行為模式,便不可能去走看似更能讓我賺大錢的「捷徑」.或許我的心讓我選擇走了一條人煙稀少的小徑,孤寂寒愴中,踽踽獨行,卻讓這條路卻成了最佳「篩選機制」,讓我自然遇著頻率契合的人,讓這一路發生最能淬鍊我的事兒,讓我更清楚自己的心究竟渴望著些什麼,而又是什麼才是更接近生命本質的創造性事物.而當我愈來愈能「打從靈魂裡快樂起來」,我才真有能力接受自己本然樣貌,也去看見他人身上獨特美好.

  終究,「心」的選擇才是最能讓靈魂達成此生目的的「捷徑」啊.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