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1/2013

之為中美部落戰士那一世


  命運的安排果真巧妙!

  上週友人M問我,這週一下午有沒有課?她有事要來我家附近,可以順道過來看看小枝枝.可我恰巧與幫我畫henna的宛婷同學約好要上課,便婉拒了.今天早上,宛婷身體不適緊急請假,我便跟M說我時間空出來,就這麼地,今天下午,任任霹靂火之前世今生】再度推進一步!

  中午與M吃飯,我秀出手機裡宛婷幫我畫的henna,啥都還沒說,M 便感受到henna裡的混亂負面能量,當場身體略為不適(這時不禁暗自慶幸:好加在我不是這麼敏感的人,呵呵).

  我跟M說,宛婷略為提到「調和女性能量」一事,可當我閱讀相關書籍,不覺自己對所謂「女性能量」有啥特殊感應,反覺自己比多數男人還要man、更果決、有擔待!況且我連舞都跳成這樣了,是還有啥「女性能量」需要「調和」或「缺憾」的啊?或許當我們談到所謂「陰性VS陽性」或「男性VS女性」能量,必須跳脫既定性別框架,從更高層次來看待.

  吃過飯,M 到我家看小枝枝,順道拿起靈擺,幫我問了我之為henna畫出來的土著那一世的故事.

  在那古老洪荒年代,距今已數千年以上,約莫中美洲一帶,那一世的我,是個部落戰士,終其一生,虔誠信仰一位女性神祇,侍奉「神」是我最重要的事.極為年輕,我便因戰爭而喪命,在生命最後一刻,我匍匐在女神腳邊,抬頭仰望、祈求祂的垂憐,希望祂以慈悲、關愛撫慰我,所以我身體正面並未受傷,所有創傷全累積在背部,飽受刀、箭與石斧摧殘.然而即便我用盡一生來祀奉祂,祂並未以我渴望的方式來回應臨終前的我,嚥下最後一口氣時,我認為我為神所遺棄、我對神的忠誠被背叛了!這讓我極度憤怒、受傷,認為是自己做得不夠好,所以神才會冷漠待我.

  我嘆了口氣,說:「從我陸續聽到的幾個前世來看,我幾乎每一世都在重複相同劇碼、扮演同個角色!忠誠被背叛、為神所遺棄、憤怒、受傷、覺得自己永遠不夠好,這些全是我反覆處理的議題!這一世,我還是在演同個故事,就只是把『女神』換成『理想』罷了.」

  接著,我問:「如果之為土著戰士那一世被畫出來,就表示這當中的『業力』被釋放的時機到了嗎?」

  M想了想,說,與其說「業力」,不如說覺察當中的「信念」.或許我們會覺得暴風雨很可怕,然而天地同樣需要暴風雨的洗滌、清理,只是任誰都不希望自己成為被清理掉的那部分.那一世的我,認為神並未回應我、甚至遺棄了我,但或許我該去想想,那可能就只是「自我認知」那部分的慾望未得到滿足.

  我點點頭,知道「無法全然信任神的安排與神聖藍圖」是自己長期以來的毛病.

  她認為「女性能量」同樣意味著慈悲、理解、臣服、全然接受與喜悅,這對於我未來要回沙漠做的事,將有極大幫助!我回沙漠,同樣是希望在那兒創造更多喜悅,為人與土地.

  呵!若從這角度來看,「女性能量」這幾個字確實對我說起話來,然而同樣是舞,教著我何謂「臣服」、「全然接受」與「喜悅」,

  她說,我對土地能量一直很有感應.

  呵!說實話,我一直都知道自己內底有個「戰士」.

  我問:「所以中美土著戰士這一世,是所有問題的起源嗎?」

  她迅速搖頭,說:「不是!還有再更之前的!但現在只能處理到這裡.」

  蝦米?還有再更之前的?嗚嗚嗚,真是沒完沒了,萬般帶不去,唯有業隨身啊啊啊啊啊…….

  上天對我超好!總是以最迅速精準的方式,給我所有我所需要的成長訊息!或許我極度渴望「斷輪迴」,才會遇見願意給我各種訊息與協助的妳們吧!感恩!

  接下來,若有機會,我想以舞來跟我背上的傷與之為土著戰士那一世的憤怒對話一下下…….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