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17/2013

我學習


  如此濕重的天,讓小貓咪除了舒舒服服睡著,再無事可做.

  

  今天我與從加拿大回來的學生的課程已進入倒數第二堂課,我們稍微練了紗,讓她知道如何用紗跳舞,放了舞紗常用的節奏讓她練習,也稍微練了一點她較不熟練卻是舞紗常見的幾個動作.

  最後,一起看我挑的幾段舞紗影片.

  家教的特質就是「量身打造」,為了能讓她從既有基底繼續精進、擴充已知,我得花時間、精力,為她一人額外備課,可我心甘情願!難得遇見理念這麼契合且學舞這麼認真的學生,我也想為她多做一些,祝福她未來的路愈形寬廣自由.

  很謝謝上天將這位學生送到我跟前!每回上課,無不將我內底關於舞藝術人文與自身經驗種種累積再度挖出重整反芻,化作較有條理的課程,以細微的方式回饋出去.

  我們談到中東舞蹈傳入台灣後的演變,說到走出台灣島嶼,許多舞者壓根不在乎「舞碼」這事,兩人數度默默嘆氣,說了些走出這個空間之後,我不會對外人說的「感慨」.我照見自己內心對埃及樂舞的熱情眷戀不捨,對台灣大環境的無奈遺憾,甚至是對過去在台教舞連番挫折而來的憤怒沮喪!也再度想起埃及樂舞雖是我的摯愛卻無法全然滿足我,我的內底強烈堅決渴望格局更為寬廣自由的創造!

  我試著讓這一切複雜情緒與過往記憶如浮雲打從湖面飄過,就只是「觀」,腦中一個聲音說著:「不住於心,不住色生心.」隱約記得印加巫士似乎說過:若一個人可以為這世界做一件美好事物且不需要他人知道是自己做的,那麼這個人可以完成任何事且改變世界.

  或許我還做不到「不動於心」,但我願意再往經驗裡走得深刻些,並向上拔高經驗的格局.因我知,這一世帶著肉身於這紛紛擾擾娑婆世界諸等幻象中翻旋纏繞,不過為著尋回那份「清醒覺悟」,找到靈魂回家的路.

  

  濕氣頗重的午後,半夢半醒躺在床上,望著窗櫺天光沉思的小枝枝.

  

  結束上午課程,用過餐休息了好一會兒,先以祕魯聖木潔淨空間,點燃藏香,開始誦讀《金剛經》.不一會兒,小枝枝從床上跳下,蹲在我身邊,兩隻小小的前腳還很可愛地踩在我的拖鞋上,我抱起她,放在腿上,一塊兒讀經,讓小枝枝開心地用尾巴跟著打起拍子呢!

  誦讀《金剛經》給我不小幫助,在每日生活裡,時時提醒自己觀照意念變化飄動與種種,在某些片刻,總能讓我再稍稍更理解佛經裡的無上甚深微妙意.
 


  想著朋友在我背上以 henna 畫出的華美盛裝土著,想著筠霏罔顧我對「忠臣受到誣陷」劇本的偏愛,堅稱那土著手上明顯提著人頭,還說我那一世在南美一定是個位高權重、且以錯誤決策讓人民水深火熱的「惡巫師」!所以這一世發願贖罪,要重建沙漠.意即,henna 裡,在盛裝華美土著下方區塊,那些看似不怎美好的圖案,應是我那一世所造罪愆.

  無論這前世故事版本是否為真?我仍虔誠將今日讀經功德迴向給這些(或許)曾飽受我前世癡愚、傲慢、自大與無明荼毒的生靈.此念一生,我感覺到右側膏肓穴最為疼痛的區塊慢慢有股微熱能量在流動,直至我整隻右手臂.

  接著,依照慣例地迴向給我的沙漠計畫、給小枝枝、家人與所有今生曾與我相遇的人們,還有有情眾生.

  小枝枝肚子上軟泡泡的腫瘤開始變小,在我將讀誦《金剛經》的功德固定迴向給她之後,雖然她乳頭上的硬腫瘤依然以極為緩慢的速度增長中.

  

  我一定是時間太多而且很無聊!

 上課時,我常碎念:「舞碼不是重點!把動作學起來,把技巧練好,學著聽音樂,舞碼可以自己編!自己跳即興比背別人編的舞碼更快樂!」

  但我時常默默地用上課教過的動作編要給學生跳的舞碼,之後再將編好的教學舞碼默默撕掉,一支舞碼都沒教.

  這樣的事,已經發生好幾次了:不時有個衝動想編舞讓同學練,而那個衝動總是在舞碼編好之後,深感練舞碼讓人生超無趣而默默放下.

  所以說,我一定是時間太多而且很無聊…….

  

  睡前,意念懸在背上 henna 那團無明混亂能量,即便不可能確認自己在之為「遠古南美土著」的某一世是否真仗著權勢、地位與才能而讓生靈塗炭?我仍再度誦念《金剛經》,為著迴向給這些有可能曾飽受我荼毒的「眾生」.

  誦唸時與誦唸後,我的整隻右手臂痠疼無力,可以感覺手臂裡的細微震動,在皮膚上,似乎有著幾隻隱形的小螞蟻四處爬著.將誦經功德迴向之後,右手臂仍持續痠疼著…….

  《療癒密碼》我買一段時間了,直到手上提著人頭的「遠古南美土著」以及那一大團混亂能量被henna畫出來,這本書才開始跟我說起話來…….

  

  

  

  

  

  

  

  

  

沒有留言: